不是詹时中‘分身’ 罗文丽: 这是我的战役

2015年9月08日 星期二

“我不是家庭主妇,我要延续丈夫在波东巴西的精神,这次大选,是我罗文丽自己的战役。”

新加坡人民党主席罗文丽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针对一些人对她的印象做出的表态。

罗文丽在上届大选代夫出战,在波东巴西单选区对垒行动党的司徒宇斌,结果以114张选票之差落败,输掉詹时中曾镇守27年的堡垒。

时隔四年,“波东巴西”这个地方仍与“詹时中”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罗文丽再次披甲上阵,难免又会让选民把她当做是詹时中的“分身”,以太太的身份代表他上阵。

谈及她这次参选的身份,罗文丽说:“我不需要当任何人的影子,我就是我自己。”

出来参选,罗文丽表示她并非为名为利,她要的只是为波东巴西的居民服务,延续丈夫这些年来在这里的努力与精神。

詹时中的身体状况欠佳,虽然他仍是党秘书长,但实际上他已经把党内大小职务交由罗文丽打理。

罗文丽说:“我想选民是看得到我的努力,看到我在选区里走访,在国会里发言……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在做的事,并不是詹时中在背后指使。”

出来参选,罗文丽表示她并非为名为利,她要的只是为波东巴西的居民服务,延续丈夫这些年来在这里的努力与精神。长期被众人视为是詹时中“替身”的罗文丽,在这次大选中要走出他的影子,独树一帜面对选民。

“我尊重詹时中,但我是我自己。我要以罗文丽,不是‘詹嫂’的身份,在政治界立足,而这次选举,将是我自己的战役。”

在谈到波东巴西居民在这次选举态度上是否有转变时,罗文丽表示,比起四年前,选民现在更能自在地与她交谈,且觉得隔阂没有当年那么深。

“大家以前可能对我不太了解,以为我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或者是詹时中幕后的助手,所以才没把票投给我,我也不怪他们。”

罗文丽相信,她四年来在区内的走访,以及在国会的提问,足于证明她的实力与努力。

“过去四年,几乎每一场国会的会议我都出席了,如果不是因为家人去世,我缺席了两次,我的出席率其实是100%的。”

对于这次选举的结果,罗文丽保持乐观,但也不敢轻敌:“我已经尽我所能,我对自己有信心。但这一切不是我说了算,最终还得靠选民的选票来决定。”

詹时中当年为“实现真正的民主”而离开波东巴西区,转战碧山—大巴窑集选区,罗文丽认为或许有居民,“爱之深,责之切”,一时不能接受詹时中的出走,在气头上投票给行动党当反对票。

如同刘程强在上一届大选走出后港,詹时中当时也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离开堡垒波东巴西区,率军攻打碧山—大巴窑集选区。

当时已年届75岁的詹时中表示,挑战集选区绝不是为了留下政治遗产,而是要实现真正的民主,矫正国会当时的“失衡状态”,但他最终以43.07%的选票败给前副总理黄根成领军的行动党团队,结束了他27年的议员生涯。

詹时中的出走,也意味着波东巴西选民失去了服务他们多年的议员。罗文丽表示,或许有些选民因为不舍詹时中出走,觉得自己被“遗弃”,在气头上才投下反对票。

如今詹时中已宣布不参选,以顾问的身份支援人民党团队。至于这是否会对竞选有帮助,罗文丽依然是那句“这一切必须由选民来决定”。

脚酸仍坚持走下去

罗文丽今年66岁,是所有单选区的候选人当中,年龄最高的。政治这条路,她还能走多久,走多远呢?

“即使走到脚酸,需一拐一拐走路,还是要坚持走下去。”

在与罗文丽做专访前,记者跟着她和团队,在波东巴西区走访选民和派发传单。据其中一名义工向记者透露,罗文丽从早上7点就开始在区内走访,走了近七个小时,直到下午两点才回去休息片刻,但不到傍晚她又出来进行竞选活动了。

记者半途从傍晚6点半一直随她在地铁站外分发传单到8点半,她才有空歇下来,接受记者访问。据义工说,他们会继续活动到晚上10点过后才结束。

到后来,罗文丽走动时,行动有些不自然,记者观察到她不时跛着脚走路,于是问她是不是风湿病发作。

“不是,我只是脚酸罢了。”

但她依然驻守在地铁站外,一直到两个小时后才坐下休息。

罗文丽并不觉得自己的高龄有什么不妥,岁数只是一个数据。

“如果我还健康,智力没衰退,我还是可以继续走下去,不会觉得自己是无能的。”

承认波东巴西区内硬件
在上届大选后变更亮眼

罗文丽承认波东巴西区内的硬件在上届大选后变得更亮眼,更摩登,但也质疑这些设施的实用性,以及当中是否有意要抹煞詹时中在波东巴西留下的痕迹。

波东巴西区有不少发展项目正在进行中,而其中已完工的项目包括社区花园,和今年刚开幕的ABC水源公园等。

罗文丽认可了这一区外观上的提升,但也不忘提到执政党议员司徒宇斌是因为获得了500多万元的“邻区更新计划”款项,才能做到这些。

罗文丽表示,一些设施的重建和市镇的美化是多余的。

她说:“尤其是那些詹时中之前留下来的设施,如互动公园,即便它在视觉上没那么漂亮,但都能发挥功能,我觉得没这个必要拆掉重建。”

她认为,更新计划最重要是能满足居民实际的需求。“如果是为了美化而美化,或者刻意要抹煞居民对詹时中的记忆,那不如把资金放在有更多需要的地方,帮助更多人。”


来源:联合晚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