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吴作栋提供宝贵意见

陈川仁接受早报政谈“政好到你”视频节目的访问,分享他为何用鸡饭来形容自己。(叶振忠摄)

2015年9月08日 星期二

叶伟强 报道 yapwq@sph.com.sg

大选2015

战报

陈川仁说,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一向秉持整个团队互相合作的精神,对任何事务都有商有量,也会彼此分享最佳做法,并非“一人说了算”,而担任所谓的“领军部长”,不过是协调各队友的一个责任。

有坐镇马林百列集选区40年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留守,首次领军的陈川仁不认为那是负担,反而能让整个团队从他多年经验中获取宝贵意见。

46岁的陈川仁在2011年初入政坛,当选为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后,一直备受看好是行动党第四代核心领导人选之一,先后担任人力部长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

本届大选,第十次出征的吴作栋退居次位,由陈川仁首次执掌帅印。团队里有这名重量级的前总理,有些人觉得这会让陈川仁难有独当一面的发挥,但这名陆军训练及军事准则处前司令接受本报专访时并不认同,强调吴作栋“不是负担”。

他说,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一向秉持整个团队互相合作的精神,对任何事务都有商有量,也会彼此分享最佳做法,并非“一人说了算”,而担任所谓的“领军部长”,不过是协调各队友的一个责任。

能营造舒适合作气氛

“吴资政多年来经历了很多,他会和我们分享一些基本原则,让我们在面对类似情况时也能秉持同一原则,更好地应对。他从不是气势凌人的人,反而能营造一个舒适的合作气氛,所以就算和这名前总理合作,你也不会感到不自在。”

虽然74岁的吴作栋有时发言会使用较强烈的措辞,但陈川仁并不担心这会带来反弹。“我们大家都各有己见,也会表达出来。当然有了社交媒体,我们选择的措辞会更小心一点。但我想,若有人要故意曲解你的意思,你说的话必然会被曲解。我们不能一直活在这样的恐惧之下,而是尊重每个人的发言空间,以及表达观点的方法。”

这个忠于自己的理念,陈川仁从初入政坛到现在一直坚守不变。四年前,他在首次参选时接受本报专访,坦言最担心迷失自己。如今,喜欢在面簿分享想法的他,即使一些言辞引起反弹,也不会因此却步。不改变作风,只因他认为有必要分享对一些课题的想法,才能鼓励人们多思考这些课题。

这就包括今年7月,他在面簿上分享老人拾纸皮的一则贴文。

当时他写说:“有一群年轻国人展开了计划,亲自访问一些拾纸皮的老年人,了解他们的生活点滴。他们花了两个月得到的结果令他们非常惊讶。他们与我分享说,大家普遍认定这些老人是因为经济拮据才需要拾纸皮,但其实不然。虽然有些老人的确是为了赚一点钱才去拾纸皮,但也有一些是因为不想赋闲在家,而去拾纸皮,可以多赚一点钱,也能当成是一种运动。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持自己独立的生活,维持尊严,不必向家人求助。”

不会担心网上攻击

结果,他的这则帖文在网上引起很多人的挞伐,断章取义地指他说“拾纸皮只为运动”,完全不知人间疾苦。“老人拾纸皮”言论也进而在这段竞选期不断被反对党重提,揶揄抨击。

尽管感到无奈,但陈川仁强调:“有些课题是我非常关注的,我希望能鼓励人们多思考,有可能的话也尽量伸出援手,参与其中,若以我现在在社会上扮演的角色,能推动或激励社会大众往某个方向前进,我会继续这么做。我不会一直担心网上的攻击,因为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写或做这些东西。”

事实上,三年前的武吉布朗坟山事件,已让他深刻体会到沟通的不容易。当时,政府公布穿过武吉布朗的新道路详情后,时任国家发展部兼人力部政务部长的陈川仁与七个民间团体举行闭门会议。它们过后发表联合声明指会议令人失望,并呼吁停止所有相关的发展计划。陈川仁之后重申,会议是要向团体代表们说明当局有哪些考虑、达致当前决定的背景,并非个别团体所期待的对话会,也不是要探讨是否要建路,因为计划已宣布。

陈川仁有感只是“单纯想加强沟通”,让受影响的人了解情况,没想到却遭到抨击。然而,深信增进沟通的必要,坚持忠于自己的他还是坚定地说:“这不会阻止我继续接触不同的人,与他们沟通。”

服务居民 始终如一

本届大选,马林百列集选区将面对工人党新生力军的挑战,陈川仁不愿评估对手,强调服务居民是他始终如一的关注点。

他说:“我向来都花时间和居民接触,我能做的就是尽力把自己该做的做好,这是在我可控制的范围内,我不会去操心不在控制范围内的事。选民有责任作出选择,而我们会尊重他们的选择。”

马林百列集选区在上届大选迎来时隔三届全国选举的首个选战,行动党团队获得56.65%的得票率,比1988年和1991年超过70%的得票率低,而且是当时行动党取胜的选区中得票率倒数第二。

陈川仁不讳言得票率若减少,心情必然会较低落,但他不愿揣测首次领军的成绩。

“就如我担任新加坡奥林匹克理事会主席时,每次有人问我新加坡健儿预计会拿下几枚奖牌时,我都不愿回答,因为这没有意义。我们是这区的议员,只要把份内事做到最好,下来就看居民是否愿意支持。”

那么对于本届大选他最大的恐惧又是什么?

陈川仁深思了近半分钟后才神情凝重地回答,他担心选民被一时的情绪牵着走,而忽略了大局和现实情况。

“任何东西放大都可影响很多事。你可能看到一个失业者,或卖纸巾大叔的故事,觉得故事富有感染力,就大事渲染,说政府没有照顾人民,但是一个人的故事,不能证明我们整个体制是失败的。”

陈川仁也说,千万不能把新加坡过去取得的成功视为理所当然。

“新加坡永远会面对存亡问题,我们一向来通过提供就业机会、教育和医药保健等去应对,但我们需要继续维持下去,继续有表现、有增长,才能有足够的资源分配到不同的领域,好好照顾人民。若我们以为这一切都会自然地发生,环境不会有任何改变,那最后很可能会失去原本有用的一套做法。”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