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玲‘就是放不下’ 牵挂大选与孩子

2015年9月06日 星期日

“就是放不下。”

生产两周后就得展开竞选活动,人民行动党候选人陈佩玲,无论面对大选或孩子,内心都纠结着这样一份牵挂。

和陈佩玲的专访,约在8月28日进行,她当晚从会议赶来,迟了15分钟,访谈后又赶往下一场中元节晚宴。

看她全程精神奕奕,很容易忘了,她三周前刚产下男婴,原本应该还呆在家坐月子。

为何这么拼?她用五个字概括心情:“就是放不下。”

本届大选代表行动党捍卫麦波申单选区的陈佩玲,面对工人党新面孔陈家喜和国民团结党老将蒋才正的挑战。虽然三角战是在提名日才明朗化,但陈佩玲说,她一开始就以迎接三角战的心态备战。

“放不下”到什么程度?陈佩玲说,自己8月5日生产,隔天还躺在医院病床,就“忍不住”拿起手机联系基层,跟进大选消息,部署工作。

休息两周就“出山”,也是她个人的决定。

“上面叫我休息,但大选关心到国家未来,我不能只坐着,什么也不做啊。”

“放不下”的不仅是大选。

距离投票日越来越近,她的备战步伐越来越快,和家人共度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问她每天花多少时间陪儿子,她的脸色一沉,犹豫了一阵子,轻轻地感叹说:“一两个小时吧。”

一两个小时能做些什么?她说,一有空在家,就会抓紧时间喂奶、唱歌、念唐诗给他听。

但毕竟时间太短,陈佩玲坦言,在外头走访、拉票时,心中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内疚感。

“小孩子样貌每天都在变,五官一天比一天清晰。有时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这些珍贵的时刻。”

对于年幼孩子的这份牵挂,正是她的团结党对手蒋才正日前评价她时所指的“弱点”。他说,陈佩玲身为年轻妈妈,可能为了照顾孩子而忽略选民,应该“回家休息”。

但陈佩玲不愿相信事业与家庭是“零和游戏”。

有了切身当妈妈的经验,陈佩玲还有一个小目标:鼓励社会给予在职妈妈多一份支持,多一点力量,减轻妈妈“放不下”的包袱。

担心传达错误讯息给在职妈妈

放两周产假就回去工作,陈佩玲担心给在职妈妈传达错误讯息。

陈佩玲8月21日正式复工,过去三周来,每天都到组屋单位走访,一座平均花两三个小时。

她笑说:“有时都忘记自己刚生小孩,反而是居民记得,提醒我要休息。”

如此马不停蹄,陈佩玲没有埋怨,内心倒是有些纠结。除了因为没时间看孩子,她的另一层顾虑是:放两周产假就回去工作,是否给在职妈妈传达错误讯息?

“我矛盾的是,一方面放不下心,觉得可以出来了;另一方面也意识到,产假对妈妈很重要,是和孩子建立关情的关键时期。”

付出与牺牲是必然,陈佩玲如今的愿望很简单:“希望过去几年我们在麦波申做的事,表现的诚意,居民能看得到。”

考获工商管理硕士文凭 
第二次戴方帽子

今年3月,陈佩玲考获工商管理硕士文凭,生平第二次戴上方帽子,升级为“硕士妈妈”。

为何选择修读工商管理?她解释说:“我相信终身学习,而且修读工商管理(MBA),知识和技能可以应用在市镇管理方面,比如为市镇会或基层账目进行分析等。”

陈佩玲是在2013年报读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本地分校的工商管理课程,今年3月刚毕业。

两年来,她每个月拨出五天上课,作业也争取当天完成。她强调,读书是“业余活动”,求学期间仍全职执行选区工作。

但硕士归硕士,陈佩玲深知,如果无法帮助居民解决问题,赢取他们的信任,再高的学历也没有用。

她强调:“居民在意的,是我能不能诚心诚意照顾他们,这个我理解。我觉得,提升自己后,能更好地照顾他们。”

2011年大选,陈佩玲被许多网民批评太年轻、太幼稚。时隔四年,网上评价似乎已“大逆转”,眼前形势看来对她相当有利。加上麦波申点燃三角战,坊间普遍认为,反对党选票将被瓜分,陈佩玲连任概率相当高。

尽管如此,无论记者怎么问她如何看待自己的胜算,她的答案始终如一:“不可以轻敌。无论谁来挑战,都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无论是新手或旧手,我都会认真看待。”

宣布是麦波申候选人时
没部长助阵只有4义工

8月21日,陈佩玲在党支部召开记者会,宣布自己是麦波申行动党候选人。当时,她身旁没有部长助阵,而是坐着四个行动党义工。

以这样的形式办候选人记者会,所有议员中,只有她一人。她告诉记者,这是她的主意。

“他们有提出,可以让部长陪我一起宣布,但我想,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已经在面簿宣布由我出征麦波申了,不必再劳烦他们。”

对她而言,与其找“重量级人物”助阵,不如把焦点放在平日和她一起奋斗的义工身上。

竞选海报只有她一个人的面孔,但她再三强调:“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做……即使再怎么有心,也要有团结的队伍,才能做得更好。”


来源:联合晚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