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莲:就市镇会课题 行动党试图用显微镜做文章

2015年9月03日 星期四

大选2015

战报

叶伟强 黄伟曼 沈越 吴汉钧 林子恒 报道 zblocal@sph.com.sg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也说,工人党已做好接手另一个市镇会的准备,因为该党已吸取经验,也有七名原议员有直接管理市镇会的经验,且了解可能出现的问题。

工人党市镇理事会主席林瑞莲指人民行动党有如“用显微镜检视”,试图在市镇会管理课题上大做文章,目的是要打击选民对工人党的信心。

林瑞莲也说,工人党已做好接手另一个市镇会的准备,因为该党已吸取经验,也有七名原议员有直接管理市镇会的经验,且了解可能出现的问题。

工人党昨天在后港区举办首场群众大会。四名原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和方荣发先后针对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简称AHPETC)发言。

党主席林瑞莲把13分钟的演讲全用在一一澄清公众对AHPETC的误解。

她说,合同通过公开竞标的方式颁发,市镇会无法“保留合同给朋友”。唯一没有公开竞标的合同是在行动党原管理代理不愿续约,加上市镇会的管理软件也被临时终止后,工人党在急迫的情况下,才把合同直接颁给刚成立的FMSS公司。这没有违反市镇会财务条规。

对于“市镇会超额付款给管理代理”的指责,林瑞莲说,根据2012年的数据,就连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都有不同的代理费。若工人党多付费的说法成立,那行动党管理的义顺和三巴旺市镇会也支付过高的代理费。

她也对“FMSS向市镇会赚取不正常暴利”之说反问:“多少利润算‘不正常’?我们也不知道行动党的管理代理,利润有多少。”

林瑞莲还直斥“市镇会人员随意签发支票给自己”的说法是“一派胡言”。她重申,工人党2011年接手市镇会就决定,无论金额多少,任何付款给管理代理的支票都须另外由市镇会主席,或副主席毕丹星或方荣发的其中一人签发。她称自己曾拒绝签发一些支票。

针对“AHPETC陷入财务危机,无法维持运作”的质疑,林瑞莲解释,接手市镇会的前几年,因一些新工程项目,的确有较大的支出,但随着市镇会成功降低行政成本和电费,并增加收入后,财务状况已大有改善。

她也重申,市镇会2014/2015财政年出现亏损是因为尚未收到国家发展部720万元的杂费津贴。若纳入津贴,市镇会将“转亏为盈”。

毕丹星则指,其实所有市镇会在收到津贴前都处在亏损的情况。

林瑞莲最后说:“行动党和国家发展部为什么会花这么多时间在AHPETC上?我想,这是因为工人党接手阿裕尼后,居民的生活如常,而市镇会管理报告也显示,AHPETC在各方面的表现都不错,但财务管理方面出现了小问题,结果就被行动党用显微镜检视。行动党这么做就是要打击你们对工人党的信心。”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以潮州话发言时也炮轰行动党:“这四年来诸多为难,连洗巴刹、居民没钱拖欠杂费、市镇会账目问题,到现在别人的公司赚钱,它都要怪我们。”

他认为,大选原本应谈论国家大事,但行动党却用市镇会事件“抹黑工人党”。

几名工人党员也都把账目问题归结于与市镇会交接有关。刘程强说:“我们接手时,电脑全被搬走,资料都在里面。”

不过,他强调,最重要的是政府查账并没有找到任何非法的事,也没有发现市镇会职员贪污。”

毕丹星则指,市镇会框架成为行动党的政治工具,用来避免反对党势力继续扩大。他也重提“AIM事件”,指行动党通过AIM公司惩罚投票给反对党的选民。工人党在上届大选后因市镇会交接纠纷,引发电脑管理系统所有权的争议,进而牵扯出执政的行动党拥有AIM公司,并把管理软件出售给这家公司的商业行为争议。

方荣发也指,虽然人民协会的财务报告第三次获得”反对意见“(adverse opinion)评级,但政府仍给予人协津贴。他说,截至今年3月底,人协属下的基层组织的总资产超过1亿元,但这些组织却多年来没有接受外部审计。

方荣发强调:“新加坡的未来不关乎市镇会的管理。工人党的审计报告显示我们能管理市镇会,很多管理代理也能。新加坡的未来在于选出我们可以尊敬的领袖,为国家做出对的事。”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