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峰:从小就倾向工人党

工人党凤山区候选人陈立峰认为,过去50年来政府与国人的关系如同“家长和小孩”,但这种方式已不合时宜。国人整体教育水平提高了,见识也广了,有自己的想法,政府应该善用国人的智慧。(叶振忠摄)

2015年9月03日 星期四

魏瑜嶙 报道

elynh@sph.com.sg

1980年惹耶勒南代表工人党到直落布兰雅区竞选,陈立峰只有10岁,家住那里的他跟着父母去看群众大会。他还记得群众大会在住家附近的停车场举行。隔年邻近的安顺区补选,让陈立峰有机会进一步接触政治。他当时觉得一切都很有趣。

陈立峰(45岁,海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本届大选代表工人党出战凤山单议席选区,与人民行动党的陈慧玲(38岁,能源公司副总裁)一较高下。他在提名日前一天接受本报专访,分享他如何从小就与工人党结缘。他不讳言自己“从小就倾向工人党。”

访问在陈立峰位于美芝路的办公室进行。他记得,上世纪80年代工人党到直落布兰雅、中峇鲁和安顺等地区竞选,对这些地方包括他在内的居民来说,工人党是个家喻户晓的政治品牌。

陈立峰读中学时搬到马林百列,之后便一直住在东海岸一带,上一届大选工人党到他住的如切区竞选,让他再次接触工人党,进而开始当党的义工,隔年成为党员。他在2013年获增选为党中委。

无论经历多少起伏

会支持喜爱队伍到底

他以自己喜爱的英超足球队“热刺”托特纳姆比喻说:“当你支持一支队伍时就会支持到底,无论它经历多少起伏,也不管它上一次赢得联赛是多少年前,但我始终以‘热刺’的支持者为荣,政治对我而言也是一样的。

陈立峰生长在一个讲华语的家庭里,父母都是华校生,父亲在新加坡日本大使馆工作,母亲是家庭主妇。

自莱佛士初级学院毕业和服完兵役后,他赴英国修读法律。他从小就喜欢历史和政治,在国外那几年,他每天翻阅报章读政治新闻,加上看见英国有很稳定的两党制,使他深切体会民主政治的重要。

在他看来,一个党不可能永远做得好,有一天必然会衰败,如果在那种情况出现时有另一个党能取代执政,原本衰败的政党就能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振作。他认为,这有助于国家的稳定,而公务员就形成国家运作的主干,即使换政府也能继续运行。

至于两党制是否会使得政府在推行一些政策时陷入僵局,陈立峰认为,若国人无法就一些事达成共识,政府当然需要更多时间来调整政策,而不是仓促行事。他说:“这不过是为自己无法听取不同看法或与他人商量,而找的一个差劲借口。”

他说,过去50年来政府与新加坡人的关系如同“家长和小孩”,政府总是尝试说服人民“这对你有益”,但是这种方式已不合时宜。国人整体教育水平提高了,见识也广了,有自己的想法,政府应该善用国人的智慧。

若把新加坡比喻为一家公司,陈立峰觉得较为理想的关系应该是:政府是公司总裁,人民则是股东,总裁按照股东的意愿办事,而非叫股东都听从他的指示。

征询民意与民粹主义之间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对此陈立峰承认说,遵循民意确实有可能变成民粹,关键在于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另一方面,坊间有观点认为,公众对工人党的要求较他们对行动党的要求低,陈立峰觉得,两党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无法对等比较。工人党目前只能扮演制衡执政党的角色,还没做好组成政府的准备,所以重要的是在基层聆听“民声”,了解人们对一些课题的看法,之后代表他们在国会里发声。

只要真诚提问

乐意回答关于市镇会问题

走访选区时,若遇上居民针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的课题提出询问,陈立峰都乐意回答。

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的管理问题,是行动党向工人党强力问责的主要课题,多名部长和行动党议员抨击工人党让该市镇会居民的利益受损。

陈立峰说,市镇会的问题很技术性,不是一道是非题,也不只有一个答案,所以当有人问起,他会先弄清楚对方想知道哪一方面的事。

“不只是我,工人党从不畏惧给予任何人答案,只要他们肯问,真诚地提问,而不是为了骚扰我们。”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