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的“21号鞋” 方荣发:穿不了

2015年9月02日 星期三

还没到午餐时间,咖啡店已差不多坐满了人。穿着蓝白色线条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的他,在食客当中来回穿梭,和他们打招呼聊天。

他约在后港5道第322座组屋底层的咖啡店见面。2012年的后港单选区补选,工人党的支持者聚集在此,高喊刘程强和方荣发的名字,为该党成功保住后港议席而欢呼。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较安静的角落进行专访,但不时还会有居民看到“阿发”,过来和他话家常。

方荣发指着我的录音机说:“对不起,我和居民闲聊的话,都让你给录下了。”

我准备问的第一道问题,他似乎还未开口,答案就已很明显。自从在2012年接管了这个几乎与“刘程强”三个字是同义词的单选区,方荣发在后港人的心目中到底是什么地位?

这个当时并未给人留下太深刻印象的工人党中委,算是后港的“意外继承人”。2011年大选,刘程强毅然离开自己坚守多年的堡垒,出征阿裕尼为工人党夺取史上第一个集选区。

他当时把后港的重担交到爱徒饶欣龙手上,不料后者最终因桃色事件黯然退场。工人党唯一能庆幸的是,接替的方荣发在补选中保住了这个阵地。

如今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当时“临危受命”的方荣发,是否觉得后港选民已经接受他?

他这样比喻:“刘程强穿的是21号鞋,而我穿的只是3号鞋。我不能也不想取代他的位置。”但他也留意到,居民虽然仍会希望偶尔能见到刘程强,但多数人已能接受他们的议员另有其人。他说:“我也不知道他多常到这里走一走,他不会事先告诉我,更何况他也很忙碌。”

他认为,即便后港居民坚持有事要找刘程强帮忙,那也无可厚非。“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就隔着一条马路。接见选民时,有时他的选民会跑来我这里,有时我的选民会跑到他那里。这也没什么。最重要是选民感觉自在就好。”

工人党第三把交椅?

在工人党此次的大选备战工作方面,方荣发显然扮演了重要角色。该党的五场新人介绍会,有四场是他和主席林瑞莲一同主持的。当涉及新人吴佩松的黑函事件发生时,在记者会上代为表达工人党立场的不是党魁,而是他。

从2006年只是帮忙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搬桌子、搬椅子”,到如今已是独当一面、担任过一届国会议员的党中委,方荣发是否觉得自己越发受到党的重用?加上刘程强自上届大选以来,就不断谈到领导层更新和继任规划的重要性,他是否觉得除了主席林瑞莲以外,已有坐第三把交椅的人渐渐浮现?

对于领导的用意,他拒绝多加揣测,并表示:“要我做什么我就尽力去做,不问为什么。”当记者继续追问他为何几次都被赋予重任时,他说:“我们集体分担责任,都是轮流上场……真的不需要过多地解读。”

虽然他目前对新领导人选的问题不置可否,但也抛出这样一句话:“也许你可以等到大选过后再问这个问题。”

‘还有工人在割草’

市镇会财务监管问题,在工人党接手阿裕尼集选区后就一直闹得沸沸扬扬,也成为本届大选的热点课题。身为市镇会原副主席的方荣发,是否觉得这难免左右选民的情绪,并影响选情?

他说,备受热议的是2012/2013的财政年报告,这其中有之前市镇会所遗留下的问题,加上他们已分别在6月30日和8月31日发表后两个财政年的报告,选民可以比较看看是否有进步。

“如果你看我们的2013/2014财政年报告,就会发现我们有显著进步……如果是每况愈下,选民大可以投票把我们赶出国会。”

记者又问,他个人感觉选民有多关注此事?他表示至少在自己的选区没碰过太多相关询问,其他选区则不得而知。

他也强调,不论人民行动党要如何议论此事,工人党应对方法是:不断在管理市镇会方面求进步,并做好解释到底、解释清楚的准备。但他承认,选民最终得自己决定要相信谁。

访问进行时,咖啡店外一度传来割草机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方荣发指着不远处割草的工人说:“你看,这里还有工人在割草,必要的维修工作仍在进行。生活照旧,居民不觉得有任何改变。”

‘亲爱的方议员’

在后港补选前夕,方荣发曾受访表示,他从政的最大顾虑就是家庭。他不会因为任何事而牺牲和家人所建立的亲密关系。

然而在成为国会议员以后,他无疑比以前更加忙碌。当他为党和选民付出的时间增加了,和家人相处的时光自然也就减少了。

说到家人,原本有些拘谨的他,瞬间满脸笑容。他有一对已上中学的儿女,儿子13岁、女儿14岁。

他形容自己和孩子的关系仍然很亲密,只是平时很难有时间陪伴他们。“等我回到家时,11点多12点,孩子们已经睡了。隔天早上我一觉醒来,他们已经上学去了。”

“最近我的女儿若有什么事要交代,就会写字条给我。但我太忙了,总是忘了回复。”

“终于有一天,她在字条上写了‘亲爱的方议员’,这下子成功引起我的注意!”说到此,他朗声大笑,笑声中流露出些许无奈。

如今他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次数多了,更多新加坡人开始认识“方荣发”这个反对党人物。他是否担心这会对家人的生活造成影响?

他认为目前的情况还好,并觉得新加坡人一般不会去过问国会议员、甚至是部长的隐私。他说:“我想唯一对家人造成的不便,是和他们一同外出的时候,有时居民会上来找我说话,耽误一些时间。”


来源:联合晚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