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莲:已付“高额款项” 工人党与市镇会前代理将调解索赔纷争

昨天亮相的工人党最后一批准候选人贝理安(左起)、曾小玶和陈家喜。(周柏荣摄)

2015年9月01日 星期二

大选2015

备战

林子恒 吴汉钧 黄伟曼 报道

zblocal@sph.com.sg

也是AHPETC前主席的林瑞莲表示,市镇会和FMSS已同意按照管理代理协议,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纷争。双方定在今年10月,通过新加坡调解中心进行调解。如果调解后双方仍无法达成共识,将会寻求仲裁来解决问题。

工人党和市镇理事会前管理代理公司陷入350万元的索偿纷争,工人党表示已支付部分款项,双方也同意就其余具争议性的索赔进行调解。

据《新报》报道,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简称AHPETC)委任的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在7月20日发律师信给工人党市镇会,要求对方在七天内支付352万零722元的欠款,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

FMSS是在2011年7月15日至今年7月14日之间,担任AHPETC的管理代理公司。

市镇会今年7月没有和FMSS续约,后者随即在六天后通过律师事务所Netto & Magin,向AHPETC发出索偿信,追讨今年4月至7月14日期间的费用。AHPETC此前也曾尝试向FMSS追讨已支付过的25万元,这个数目后来增至45万元。

也是AHPETC前主席的林瑞莲昨天下午在工人党准候选人介绍会上证实,工人党7月底收到了FMSS发出的律师信。

她说:“市镇会收到索偿函时,我们都会尽职地去检查并确认索偿事项是正确且有效的。我们过后已经向FMSS支付了部分款项。”

林瑞莲不愿透露所支付的确切数额,只说这是“高额的款项”。

不过,她指出,市镇会认为其余款项是具争议性的索赔,因此并没有向FMSS支付这笔钱。

她解释,市镇管理代理一般上也同时担任市镇会项目经理的角色,因此除了支付给管理代理公司的每月费用,如果项目经理也处理某些市镇项目,市镇会就会支付额外费用给他。这笔费用是以项目价值的某个百分比来计算的。

林瑞莲说,具争议性的索偿大部分就是有关上述项目的索赔,“它们大多是累积基金(sinking fund)开支,因此不影响日常运作基金。”

她表示,市镇会和FMSS已同意按照管理代理协议,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纷争。双方定在今年10月,通过新加坡调解中心进行调解。

“如果调解后双方仍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就会寻求仲裁来解决问题。因此,这起事件并不会涉及诉讼。”

AHPETC昨天下午按时提交了上财政年的审计报告。由于索偿额涉及的是今年4月以后的费用,因此将被归纳在本财政年度的报告中。

林瑞莲:

由选民决定能容纳几个政党

另一方面,工人党在上届大选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本届选举则将派出28名候选人参选,进一步巩固它作为本地反对党老大的地位。有记者提问,新加坡是否能容纳那么多个政党。

对此,林瑞莲说,工人党并不会自称为两党政治体系中的唯一反对党,她认为新加坡的政治生态能容纳多少个政党,必须由新加坡选民来决定。

她说:“本届大选将有很多政党在不同的地区竞选,视各政党的表现,我们可能看见超过两个政党的当选议员进入国会。”

工人党新准候选人

贝理安(Leon Perera)

年龄:44岁

职业:国际商务研究与咨询公司总裁

学历:英国牛津大学哲学、政治、经济学士

陈家喜

年龄:29岁

职业:慈善基金会项目执行员

学历:英国牛津大学全球与帝国史研究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学士、淡马锡理工学院休闲与度假管理文凭

准候选人陈家喜:

人民的小事 是我们的大事

工人党昨天介绍本届大选的最后一批三名准候选人,其中包括两名新人陈家喜和贝理安,以及老将曾小玶。

“人民的小事是我们的大事”,是本届大选工人党最年轻准候选人陈家喜(29岁,慈善基金会项目执行员)昨天在准候选人介绍会上三次强调的个人宗旨。

虽然年纪最轻,但陈家喜在党内已有九年的服务经验,曾先后担任阿裕尼集选区原议员刘程强和费沙的国会助理。

陈家喜来自典型的新加坡家庭。他的父亲是咖啡店跑堂,母亲是兼职清洁工;出生时,父母还住在一房式租赁组屋,全家人之后才搬到淡滨尼的三房式组屋。

他说,自己的A水准会考成绩差强人意。“未来并不明朗,上大学的机会看似遥不可及,但一次由理工学院提供的机会,让我能重新再来。今日的我,已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的毕业生”。

陈家喜也从刘程强身上学到了不能忽视人民的任何小事。有一次他随刘程强做家访,有居民投诉灯泡坏了,他记录下来,但隔天却忘记跟进。后来刘程强问起,训了他一顿:“人民的小事,是我们的大事。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怎么做更大的事?”他才意识到,修灯泡虽是小事,但背后却关乎诚信问题。

贝理安:打造一个

更有建设性反对党

另一名准候选人贝理安(Leon Perera,前译莱恩·培锐拉)出生在联邦通道一个三房式组屋,后来全家搬到市中心,碰上1981年安顺区举行补选,工人党时任秘书长惹耶勒南获胜,成为1966年以来国会第一名反对党议员。这件事给贝理安留下深刻印象。

44岁的贝理安是国际商务研究与咨询公司总裁,他认为,要让新加坡的现有体制变得更好,就需要打造一个更有建设性的反对党。“我们不能理所当然地以为反对党总会存在,过去的经验显示,反对党会进进退退……如果新加坡人觉得有责任壮大反对党,就必须有更多人站出来。”

新加坡国会曾有10多年没有反对党议员,1991年大选后有四名反对党议员,1997年大选后又减到两名,2011年大选又增至九名反对党议员。

贝理安说:“我们不仅仅是居民,不应该把自己看成是国家服务的被动消费者。我们是公民,我们可以、也应该对国家的政治和社会体制有兴趣,并按照我们想要的新加坡去改变它。”

贝理安关注退休和经济课题。他认为,新加坡人应该更全面地看待经济问题,不仅仅是国内生产总值,而是更基本的生活品质,例如工作时间、生活空间、公共交通的舒适性和教育机会等。

他说:“最终,经济发展应该是让每一个公民都能够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发挥他的能力。”

曾小玶(39岁,社工)曾在2011年大选和其他三名工人党党员组团挑战摩绵—加冷集选区,最终以41.45%的得票率败给行动党团队。

本报早前报道,曾小玶在本届大选可能到麦波申区挑战寻求连任的行动党准候选人陈佩玲。麦波申区的年长人口较多。

曾小玶在介绍会上多次强调,她特别关注年轻家庭面对的生活问题,特别是照顾小孩和年老父母方面遇到的难题。她也关注老人看护面对的问题和资源短缺现象。

党领导常发电邮

向党员解释市镇会风波发展

工人党过去几个月来陷入市镇会风波,准候选人表示党领导层按时为党员提供最新信息,并且肯定该党的表现。

对于记者问起准候选人是否都清楚工人党市镇会的风波来龙去脉,贝理安同时代表另外两准名候选人回答说,党内领导经常发电邮向党员解释市镇会风波的事态发展,因此大家都对事件的基本事实相当了解。

他说:“工人党在2011年接管阿裕尼集选区时面对了极具挑战性的状况,但我党仍能非常有效地维持市镇会的运作,我们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贝理安说,工人党从过去几年管理市镇会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并且做出了改善。市镇会在清洁、市镇管理、电梯维修等方面的表现如今都可媲美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他认为这是个“骄人的成绩”。

他表示,若有机会当选并成立新的市镇会,他将吸取之前的一些教训,认真监督所有程序,并且清楚列明工作人员的工作流程及范围。他也会定期向选民收集意见,确保市镇会推出的改善计划和选民的要求是一致的。

工人党昨天完成所有准候选人的介绍,除了七名原国会议员及两名非选区议员,五天的介绍会上共推出了19名准候选人。其中,只有三人曾有参选经验,意味着工人党本届大选派出的28名候选人中,超过一半(16人)将是大选新人。

工人党昨天也在网站上推出16分钟长的竞选视频,邀请部分准候选人分享他们对国家的期许与愿望。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则分享了对竞选主题“掌握民权,把握未来”的看法。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