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作风与党格格不入? 淡马亚深信加入民主党是对的

民主党准候选人淡马亚医生觉得,若真心要改变体制,尤其是他关注的医疗和教育课题,从政是必要的。(林国明摄)

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

大选2015备战

淡马亚举手投足温文尔雅,与向来让人感觉作风较激进的民主党,或许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淡马亚不以为然。他说,民主党拥有明确的意识形态,要打造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这也是他的核心价值观。

沈越 报道

sheny@sph.com.sg

所谓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新晋政治人物最怕的或许是入错党。不过,新加坡民主党准候选人淡马亚医生观察了民主党五年,对他的选择坚信不疑。

淡马亚(Paul Tambyah,49岁)是国大医院感染科高级顾问医生兼教授。他举手投足的温文尔雅与向来让人感觉作风较激进的民主党,或许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淡马亚不以为然。

他说,民主党拥有明确的意识形态,要打造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这也是他的核心价值观。

“如何达成并不重要,有人可用公开喊话的方式、有些在幕后耕耘、有些做研究写论文,但目标是一致的。要达成这样伟大的目标,你需要所有类型的人,有学者、政治人物、社运分子,民主党拥有这三种人。”

确切来说,淡马亚是在上周才加入民主党。过去五年,他以义工身份活跃于该党事务,在2011年大选为该党助选,原本准备正式加入该党参加2013年榜鹅东补选,后因该党退出三角战而没有加入。

几周前,淡马亚退出他参与创立的公民组织亚细安人权机制新加坡工作组(MARUAH),并在本月26日正式披上民主党战袍,准备在本届大选中初试啼声。

他坦承,从政是艰难的决定,他必须放弃热爱的MARUAH工作,因为其宪章不允许会员从政,所以他过去一直没加入民主党。然而,淡马亚觉得,若真心要改变体制,尤其是他关注的医疗和教育课题,从政是必要的。

多年来,淡马亚都在公开或闭门会议上发表看法,但他觉得政府部门只给他“礼貌”的回答,无法令他满意。“如果有人在国会上提问,政府就必须给予详细的答复。”

在淡马亚眼里,工人党原议员严燕松在国会上就医疗课题多次提问,就是经典例子。

淡马亚从政 母亲曾激烈反对

一谈到医疗,淡马亚的措辞也变得尖锐起来:“我们花钱买坦克和军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更不要求国人为步枪和子弹买单。反观医疗对每个人都重要,我们早晚都会生病,这是不能选择的事,医疗体系却要求回本并让病人支付昂贵的自付额,这在道德上是错误的。”

淡马亚原可在2013年补选中提出竞选观点。当年没登场他并不失望,反而让他提前两年作准备。他说,他深受身为资深社运人士的母亲丽娜·淡比雅(Leaena Tambyah,78岁)的影响,但两年前他要参选,母亲却是最激烈反对的人。“我们的争执没完没了,很漫长也很痛苦。”

他说,父母与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了20年的前社会主义阵线领袖林福寿医生是深交,看到1963年的“冷藏行动”和1987年的“光谱行动”,担心他从政会有反弹,但母亲最后还是点了头。

2013年7月,淡马亚晋升为国大永久聘约教授。他笑说:“很多人都感到惊讶,以为我一辈子会是副教授,这显示那种铁拳时代已过去。”

“这次我向家人提起我要参选时,他们说,哦,我们不是两年前已讨论过了,所以这次我不用再过家人这关。”

许多人认为,淡马亚目前是民主党履历最亮眼的新准候选人。他说,若以政治经验来衡量,他的实力其实比其他人弱得多。

但他也说,能向党内有经验的人学习,毕竟“要成为一名专科医生,必须先成为实习医生”,2011年大选和2013年补选就是他的实习期。

既要教书、又要看病,他要如何成为人民代议士?淡马亚说,船到桥头自然直,行动党原议员谢世儒医生也身兼医院部门主管。“如果当选,我一定会打电话给他,问他有什么建议。”

来临大选已掀开一场美食战,淡马亚说他喜欢吃蚝煎,但最能代表自己的是黄姜饭。“你可是说我有那么一点像这道菜,因为我们都具有强烈且多元的味道,不惧怕对权势说出真相。”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