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市镇会课题将在群众大会上说明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这是我的老巢啊。”

访问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位于后港2道第701座组屋底层的办事处进行。这里原本是后港市镇会的办事处,刘程强留守后港20年,对后港有特殊的感情,从零开始的艰辛,到后来运作上了轨道,这一段路程的挑战,他历历在目。

对刘程强来说,国家的未来和如何在政治上确立一个更良好的架构,这是选民在本届大选本该专注和深入思考的问题,但持续延烧多时的市镇会管理课题“大大分散了选民的注意力。”

说到这里,外界熟悉的“潮州怒汉”形象再次浮现。他提高语调说:“行动党可能是要用这个来混淆视听,使人民无法专注于大选时所应该真正思考、真正去详细研究的问题,做出政治上的判断。”

能力不足和诚信缺失,行动党在市镇会管理课题上对工人党的指责,可以归纳为这两大方面。多名行动党部长和议员过去几个月多次的猛烈抨击,让工人党必须面对严苛的公共检验。从政近30年,与行动党在国会内外交锋无数次的刘程强,也意识到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课题。他说,工人党准备在竞选群众大会上加以说明。

让新议员学习管理市镇会、让他们能够累积经验,推进党内更新,这是他在2011年大选胜选后,把市镇会管理的责任交托出去的主要原因。目前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ljunied-Hougang-Punggol East Town Council,简称AHPETC)的主席是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两名副主席是另一名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和后港区议员方荣发。

从接手阿裕尼市镇会,到最终组成AHPETC,刘程强说,工人党市镇会团队在面对许多“不正常局限”的情况下,努力不懈,他对他们的评价是:“他们做得很好,也很负责任”。但他没有进一步具体说明工人党议员面对什么局限,也没有触及市镇会管理的细节。

管理为何出问题是问题

他说:“很简单,有这么大条的话,今天我不会坐在这里。工人党议员也不可能继续下去选。新加坡是一个法律非常严格的国家,如果你犯了法,绝对逃不过……所以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们没有做什么错事,也没有犯法。”

“本来这个市镇会是一个国家的机构,谁接手本来都应该可以管理,怎么会搞到这样?这个是大家所要问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是大家应该好好思考的。”

因为行动党的指责,外界“很不幸地”对工人党产生信心和印象的问题,刘程强表示,难以评估这个课题对工人党选情的影响。他说:“在某种程度上(行动党)还蛮成功的,尤其是不住在市镇会管理范围的居民,他们不太清楚。住在这里的都知道,又怎样呢?”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