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虽有更多年轻精英加入 工人党仍是“草根政党”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工人党正在经历蜕变,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党员都是专业人士和中产阶级,但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不认为,工人党呈现“精英化”现象。他重申,工人党基本上还是一个草根性强的政党,年轻党员的背景多元化,尽管有些生活条件较好,但他们没有精英的心态。

刘程强接受本报专访时,谈到工人党过去几年在吸引人才方面的成果,还有候选人的特点。他透露,工人党的新生代背景相当多元,有前政府奖学金得主、名牌大学学生,也有一些家庭出身贫寒的大学生,是一个“很有趣的组合”。

在他看来,加入工人党的新生代,心态跟一般人不同,他不觉得他们是“传统定义中的精英”,因为他们“没有这种精英的心态。”

“这个精英的心态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因为精英总是觉得我高人一等,觉得我的看法,我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的看法会比你好。但愿意加入工人党的这些人,他们有这么好的背景,都很愿意在政治上学习,令我很欣慰。他们这些候选人很多都是已经在基层工作的,都被人家骂过。”

刘程强指出,工人党能吸引高级知识分子加入,是党的进步,也是国家政治环境的进步。他说:“在过去,每次竞选行动党总是形容反对党的候选人是kucing kurap(马来语,意指无足轻重),现在的工人党候选人,它大概不能够这么说啦。”

上届大选,工人党派出23名候选人到四个集选区和四个单选区竞选,其中包括毕业自英美名牌大学、海外归来的律师陈硕茂、法律研究生毕丹星和教育企业家余振忠等高学历的候选人。被视为工人党王牌的陈硕茂和毕丹星,后来同走出后港的刘程强、党主席林瑞莲和另一名新人费沙组成工人党A队,成功攻下阿裕尼集选区,为反对党挑战集选区取得零的突破。

为选民提供更多选择

本届大选,工人党已公开表明,有意派出28名候选人,竞选五个集选区和五个单选区。根据媒体报道,工人党准候选人当中有四名律师,即何廷儒(32岁)、陈立峰(44岁)、陈励正(44岁)和洋新立(Shaneet Rai,27岁)。此外,一些履历亮眼的也包括莱恩·培锐拉(前译佩雷拉,Leon Perera,咨询公司总裁,44岁)和吴佩松(42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他们当中有些已经正式被介绍为工人党准候选人。

刘程强指出,工人党理性、负责任的行事作风,确实让它吸引到人才,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都看到了选民对反对党的支持,因而受到鼓舞。

他说:“我们今天能够有这种素质的候选人,才能有办法提供选民可靠的选择,至少觉得可以尝试的一个选择,对整个民主进程,对人民的选择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而这个发展要持续下去,跟选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对于行动党领袖不只一次批评他善于在政治上取分,刘程强重申工人党理性和负责任的论政原则,并表示“这四年下来,国会并没有因为多一点反对党议员而变了样”。

“如果你是一个政治人物,能够在政治上取分,是你的政治才干,所以行动党的这种说法,是一种很幼稚的政治说法。不过,话说回来,我所谓的政治取分,不是哗众取宠,每一个政治人物都要有责任感,因为政策会影响到人民的生活,不能够为了要政治取分就什么都说,或什么都提,它会影响到,比如说一些人的看法,会造成社会的一些反应,因为我们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社会。”

我们最关注的问题是人口问题。这个关系到新加坡的未来。还有执政党对这个人口的假设,对新加坡整体所能够承受的人口的假设,正确吗?……工人党不是一个反对人才或者外国人的一个政党,我们欢迎能够为新加坡做出贡献的外国人,但我们也必须要确保,土生土长的本地新加坡人,是新加坡的主体。我们可以接受外来的人成为新加坡公民……问题是,要怎样选择什么样的人成为公民?

——谈工人党最关注的议题

对工人党最大的制衡就是政府。它把你放在放大镜里面看……所以我们都很清楚知道,你要从政,加入反对党工人党,尤其是当你中选议员,你要好自为之。因为你会被放在放大镜之下仔细观察……非常感谢大家的包容,不过我知道选民也体谅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他们毕竟也看到我们怎么挣扎。不过我们不能把这种包容当成是必然的。

——工人党面对怎样的制衡?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