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本报专访 工人党新人吴佩松 不把行动党当敌人

吴佩松本届大选料代表工人党竞逐东海岸集选区,或独挑大梁挑战凤山区。(陈斌勤摄)

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大选2015

备战

前晚的一封黑函让吴佩松这名工人党新人瞬间成为舆论焦点。不过,在花了一整个晚上回应媒体询问否认黑函中的指责后,他昨天没有取消本报原先和他排定的访问,在位于勿洛北的一家咖啡馆接受专访时,谈到他对建设性政治的看法与诠释。

“我不把他们视为敌人。”工人党准候选人吴佩松在谈到同人民行动党的竞争时,如此概括了他参政的心境。

对他来说,作为理性的政党,工人党的宗旨是透过辩论和提出新想法,推动具建设性的政治。他指出,政治不应该只关乎输赢,工人党也没有要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对立。

前天晚上的一封黑函让吴佩松(42岁)这名工人党新人瞬间成为舆论焦点。不过,在花了一整个晚上回应媒体询问否认黑函中的指责后,他昨天没有取消本报原先和他排定的访问。他在位于勿洛北的一家咖啡馆接受专访,在过程中谈到他对建设性政治的看法与诠释。

吴佩松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对于来届大选反对党准候选人中出现一名社会学学者,好些人不免感到好奇。在受访过程中,吴佩松时而以社会学系教授的视角探讨问题,时而从一个政治人物的角度提出观点,自在地在两种不同的身份中转换。

吴佩松指出,他并不把行动党当成工人党的敌人,他只认为行动党是“以某种思维框架”运作的政党。他认为,所谓建设性政治应该是“观点上的博弈”,不是“互相抨击或抹黑”,也不是“到了最后一分钟才找候选人参选,或组成新政党”。“那样的话只是为了胜选,分输赢。这是我非常抗拒的。”

社会“再政治化”

不会让新加坡失去优势

2011年大选,工人党党魁刘程强从后港单选区转战阿裕尼集选区,由他领导的五人团队击败了前外交部长杨荣文领军的行动党团队,反对党顺利攻下一个集选区,也让上届大选被广泛视为是一次“分水岭”,新加坡政治自此逐渐走向“正常化”。

在吴佩松看来,所谓的政治正常化或社会的“再政治化”并不会让新加坡失去优势,或向下沉沦。他指出,行动党常提醒公众两党制会导致国家空转和内耗,但其实这凸显它有所畏惧。

他说:“这种想法有时候产生于对人民的一种不信任,对我来说,这是非常奇怪的。”

吴佩松在2011年大选加入工人党当义工。谈到2011年大选的氛围,他形容说,刘程强离开后港是向选民发出明确信息,要他们认真考虑新加坡是否需要有反对党。当时,“选民意识到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有可能因为经历制度性腐败而有一天突然崩塌”,因而做出了抉择。

吴佩松指出,即使当时无法取得胜利,工人党也让人们意识到另一种未来的可能性。本届大选对他来说,更将具指标性意义。

吴佩松本届大选料代表工人党竞逐东海岸集选区,或独挑大梁挑战凤山区。不过,他坦言,当初决定帮工人党,或是2013年决定正式入党前,自己从未想过要参政,而是纯粹希望帮助建立工人党的内部机制,将理性的政党文化制度化。

他形容参政是因自己在2011年大选后受到某种精神的感召,他也视之为“国民服务”。他指出,参政和当社会学学者的最大不同是,政治人物更像是“未来学家”,必须对未来勾勒出种种可能性。

吴佩松已婚,育有一名儿子。他昨天在访问中不多谈黑函事件,但他严厉批评“龌龊的政治”(gutter politics),并指出在改善新加坡政治文化的过程中,加强国会和媒体领域的体制建设都非常重要。

吴佩松不把行动党当成工人党的敌人,他认为行动党是“以某种思维框架”运作的政党。所谓建设性政治应该是“观点上的博弈”,不是“互相抨击或抹黑”,也不是“到了最后一分钟才找候选人参选,或组成新政党”。那样的话只是为了胜选,分输赢。这是他非常抗拒的。

吴佩松已针对黑函事件报警

工人党准候选人、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吴佩松,昨早针对有人发黑函指他与女学生发展婚外情一事报警,并针对黑函事件发表面簿贴文。

吴佩松前晚已断然否认信函所指,称其为“毫无根据的指控”,并于昨早在其个人面簿页面上说,已到家附近的邻里警局报案。

昨天傍晚,吴佩松再度针对黑函一事发表面簿贴文。文中称,《联合早报》记者曾在新闻见报的前一晚与他沟通,给他“一定时间反驳黑函内容”“否则有关报道就会见报”。

吴佩松说:“给我的期限还没有到,网络报道先上传了。这迫使我必须要回应毫无根据的指控和谣言。当我发表公开声明反驳指控,其他媒体立即报道了该声明,谣言也就跟着被报道。”

吴佩松也在同一则面簿贴文中说:“我们的媒体制度是损毁的,但从我目前与一些记者的互动来看,我相信这个制度中是有一些好记者的。我们应该辩论,并讨论如何修理它。”

吴佩松是工人党本周三正式介绍的首批准候选人。他在前晚答复本报询问时,质问为何对方在工人党正式介绍他为候选人后立即发出黑函。

本报总编辑作出回应

针对黑函事件,工人党中委、后港区议员方荣发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我想,工人党欢迎人们仔细审视我们的候选人。如果你有证据,来跟我们谈。因为互联网、电邮、社交媒体,这些都是匿名的。如果你有证据,请你告诉我们。”

对于吴佩松的面簿贴文,《联合早报》总编辑吴新迪说:“对于吴佩松博士昨天在他个人面簿页面叙述的事件经过,我们希望澄清,事实上《联合早报》当晚不止一次联络他,希望得到他对该事件的回应。我们收到他的第一次回应是在本月27日晚10时。我们的记者和他之后进一步沟通,以查证事实。我们的记者告诉他,为了配合截稿时间,如果他有进一步的言论,需要在当晚11时20分之前发给我们。由于沟通方面出现失误,早报网根据他的首次回应,在11时20分之前于网络上刊登了新闻。我们随后意识到了这个疏失,于是在11时15分收到他提供的最终回应时,立即刊登了他对指控的反驳。我们在本月28日的报纸上刊登了他的回应。

我们感谢吴博士继续接受之前安排的访问,并选择相信,我们在这起事件中并没有恶意。”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