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能力(修正)法案三读通过 收费专业代理人将助 无依靠失智者料理生活

2016年3月15日 星期二

国会【报道】

zblocal@sph.com.sg

法案规定专业代理人须向公共监护人办公室注册,具体细节有待当局和利益相关者进一步商议。专业人士如律师和会计师,以及持牌信托公司都可申请注册。

修订后的心智能力法令设定了专业代理服务的基本条件,并制定措施预防被授权人和代理人滥用行使权,以更好地保障失去心智能力者的生活与权益。

心智能力(修正)法案昨天三读通过。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在国会为这项法案提出二读时,指出单身年长者和膝下犹虚的年长夫妻日益增多。他们将来若失智,不一定有家人或朋友可以依靠,这项法令让他们在有心智能力时,付费委任专业被授权人(Professional Donee),或在失去心智能力时,由法庭委任收费的专业代理人(Professional Deputy)代为料理生活事务。

为保护授权人,修正法案规定专业代理人须向公共监护人办公室(Office of Public Guardian)注册,具体细节有待当局和利益相关者进一步商议。

专业人士如律师和会计师,以及持牌信托公司都可申请注册。当局会为专业代理人提供培训,确保他们有足够能力照顾授权人。

公共监护人可视情况取消有关注册,例如当专业代理人破产。另外,授权人如果打算委任未注册的专业代理人为专业被授权人,现阶段只有持牌信托公司符合条件。

当被授权人或代理人涉及刑事失信并被定罪,修正法案也允许法庭撤销其代理权。在尚未定罪前,法庭也可下令对方暂缓执行权限,以避免授权人遭剥削。

针对祖安清心(丹戎巴葛集选区)和花蒂玛医生(马林百列集选区)有关暂停权限所需时间的询问,陈川仁解释,申请过程包括准备证人的宣誓证词,以证明暂停权限是有必要的,所需时间取决于个案的复杂性和证据。

他补充,若授权人急需要保护,公共监护人办公室将加快向法庭申请,并请求法庭尽快聆讯。

为确保授权人不会因代理权中断而受影响,法庭可限制被授权人和代理人每天可提出的金额,以支付授权人的生活费和医药费等。

配合有关修订,涉及第三方的交易也得到相应保障,即使持久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被撤销或暂缓执行,被授权人和第三方之间的交易将被视为有效。不过,双方须证明他们对持久授权书无效一事毫不知情。

另外,公共监护人办公室的运作将得到加强和简化,以有效处理更多的持久授权书及复杂个案。

当局将确保低收入者

能承担专业代理服务费

共有九名议员参与辩论这项法案,其中多人建议当局制定专业代理服务的收费标准。陈川仁回应时说,控制收费不是保持价格实惠的最佳方式。“设定费用上限会让服务提供者缺乏动力以优惠价格提供服务,并阻碍有关行业根据不同需求和情况发展。”

多名议员也担心低收入者没能力承担费用。

对此,陈川仁承诺,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将与相关伙伴合作,确保低收入者可寻求无偿或收费低廉的服务,或申请经济援助。

至于有关授权人遭剥削的情况,前年被揭发的“杨寅案”让潘丽萍(惹兰勿刹集选区)和工人党议员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等关注当局要如何辨识风险较高的个案。

根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数据,2008年在国会通过的心智能力法令自六年前开始执行后,在公共监护人办公室所注册的持久授权书从2010年的480个增至去年的8400个。其中,当局接获七起授权人遭剥削的投诉。

陈川仁说,公共监护人办公室通常不会质疑授权人的选择,因为授权人在委任他所信任的被授权人时,心智能力是健全的。

他说:“公共监护人如果因被授权人是外国人,或没血缘关系就发出警惕是不恰当的。心智能力法令的核心原则是尊重拥有心智能力的人的选择。”

助成年智障者父母成为代理人计划将扩大

帮助成年智障者的父母取得代理权的试验计划取得初步成效,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接下来将扩大计划,除了继续与新加坡智障人士福利促进会合作,该计划也将帮助其他心智障碍者。

这项计划于去年3月推出,至今已经帮助三名新加坡智障人士福利促进会(MINDS)学生的家人申请到法庭的委任。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昨天在国会为心智能力(修正)法案提出二读时回答议员的提问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学生、义工和智障人士福利促进会的协助下,受惠家庭平均仅支付约300元来办理委任手续,多数是法庭费用。换做是聘用律师,再加上其他专业服务的费用,平均花费可达5000元。

推出无须立法援助措施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接下来会继续与智障人士福利促进会合作,制定一套系统化的程序,协助每年应届毕业生的父母和家人申请为成年智障孩子的代理人(Deputy)。那些已毕业的学生及其他类型的心智障碍者也是援助对象。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也推出其他无须立法的措施,帮助家中有心智障碍者的父母,例如成立近八年的特需信托机构(Special Needs Trust Company)。

当局也正在和家事法庭合作创建一个资信科技系统,让更多家长和一般民众无须承担高额费用,轻松申请为代理人。

由于制定持久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的人数仍偏低,拉哈尤·玛赞(裕廊集选区)和陈舜娘(东海岸集选区)询问当局有关接下来的宣导计划。

陈川仁说,除了印制以四种官方语文编写的指南,公共监护人办公室(Office of Public Guardian)也每个月在莱佛士坊举行持久授权书讲座。今年较迟时候,当局也会以母语举行一系列讲座。

公共监护人办公室最近也录制两个视频,一个以年长者为对象,探讨制定持久授权书的必要,另一个则解释持久授权书的申请程序。

陈川仁说,视频已经配上四种不同语文的字幕,很快就会上载至公共监护人办公室的网站供人转载。公共监护人办公室的热线也能以四种语言回答民众的询问。

他也会考虑议员们提的意见,例如安排建国一代大使向年长者传达持久授权书的信息。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