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电眼抓高楼抛物 被捕垃圾虫增80倍

国家环境局自2012年8月已在组屋区内近3000个地点装置监察摄像机以取缔高楼抛垃圾行为。(档案照片)

2016年3月02日 星期三

国会【报道】

许连碹博士指出,自2012年8月起,环境局已在组屋区内装置近3000个监察摄像机,不过去年仍接到约2800起高楼抛垃圾的举报,显示情况仍严重。

在组屋区装置监察摄像机,取缔高楼抛垃圾行为效率更高。国家环境局去年对超过800个高楼抛垃圾者采取执法行动,比未装置监察摄像机的2011年人数增加了80倍。

卫生部兼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昨天在国会回答颜添宝(宏茂桥集选区)的询问时指出,自2012年8月起,环境局已在组屋区内的近3000个地点装置了监察摄像机。单在去年,当局便在约1000个地点安装了摄像机。

环境局去年接到约2800起高楼抛垃圾的举报个案。警方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同一段期间,有两人因高楼抛物伤及他人而被逮捕,不过没有人因高楼抛物而丧命。

许连碹说:“在接到举报后,当局会与市镇理事会和基层组织合作,提醒与教育居民有关高楼抛物的危险,而这往往会改善情况。如果情况未得好转,当局便会安装监察摄像机。”

高楼抛垃圾的问题引起多名国会议员关注。

陈佩玲(麦波申区)提问,当局是否考虑没收重犯者的组屋。许连碹回答说,这得经慎重考虑并小心处理。

她指出,有些重犯者是因精神问题才不断高楼抛物。在这种情况下,当局会与基层组织和重犯者的家人合作寻求解决方法,如在窗花外装置铁丝网。

此外,李美花(义顺集选区)和陈有明医生(裕廊集选区)也碰过有居民受高楼抛垃圾的困扰。陈有明说,有居民说曾遇过粪便被丢入屋内。

李美华和陈有明问,装置监察摄像机所需的时间以及摄像机捕捉到高楼抛垃圾者的成功率。

许连碹说,在一般情况下,装置摄像机需要四天,以让当局有足够时间选定最合适的拍摄位置,同时也确保摄像机不会侵犯其他居民的隐私。

至于摄像机的捕捉成功率,许连碹透露说只在三成左右。她指出,这往往是因为高楼抛物者在知道被监视后便不再重犯。

但她也说,有时因情报不准确,摄像机可能没有指向正确的组屋单位。若发生这情况,当局会重新设置摄像机。

许连碹说,当局将在必要时继续装置更多监察摄像机,并考虑公开高楼抛垃圾者的身份,希望他们因担心丢脸而停止恶行,但她不希望走到这一步。她呼吁公众,多为他人着想,养成负社会责任的好习惯。“不断安装更多摄像机长远来看并不实际,也很难持续,这不是我们希望发生的。”

住在女皇镇的黄月霞(66岁,家庭主妇)曾碰过烟蒂飘入屋内。她说:“高楼抛垃圾不只影响市容,也威胁到楼下居民的安全。我支持当局装置摄像机监视高楼抛垃圾者,但是也希望当局之后会密切观察所拍摄的录像并采取行动。”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