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获环境局长授权 辅助稽查员可开罚单给垃圾虫

社区义工的职权将扩大,可劝诫乱丢垃圾、随地吐痰、在禁烟区吸烟以及在公共场所小便的人。如果获得当局授权,他们还可对屡劝不听的违例者开出罚单。(档案照片)

2016年3月02日 星期三

国会【报道】

国会昨天三读通过国家环境局(杂项修正)法案,进一步扩大社区义工计划,以期招募更多国人加入,一起保护环境清洁。

有意帮忙揪出垃圾虫的国人今后不必加入志愿团体,就能直接报名成为国家环境局的社区义务稽查员。社区义务稽查员不但可对乱丢垃圾、随地吐痰、在禁烟区吸烟以及在公共场所小便的违例者采取行动,如获委为辅助稽查员,甚至可开罚单惩戒对方。

国会昨天三读通过国家环境局(杂项修正)法案,进一步扩大社区义工计划,以期招募更多国人加入,一起保护环境清洁。

虽然政府去年加重垃圾虫的刑罚,但垃圾虫人数不减反增。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在国会发言时说,环境局去年向垃圾虫发出的罚单超过2万6000张,比2014年多了32%,创下六年来的新高。

马善高也透露,政府每年得花1亿2000万元打扫公共场所,其中有的地区垃圾堆积情况严重,甚至得每两小时清理一次。

他说,新加坡若要确保公共场所干净,应效仿日本的做法,培养人人有责的文化。“到头来,干净的公共场所应是人民内在价值观与习惯带来的结果,而不是靠清洁服务和执法取缔。”

于2013年推出的社区义工计划,至今共有超过340名义务稽查员。这些义务稽查员来自新加坡行善运动、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水域监督协会和猫福利协会这四个非政府组织。但随着修正法案通过,国人今后不必加入这些组织,就能直接向环境局申请成为义务稽查员。

在现有计划下,义务稽查员只能劝诫垃圾虫,并在垃圾虫拒绝配合时才记下对方资料交给环境局进一步调查。日后,义务稽查员还可劝诫那些随地吐痰、在禁烟区吸烟以及在公共场所小便的违例者。

如果进一步获委为辅助稽查员(auxiliary officer),并获环境局局长授权,他们还可行使与环境局稽查员相同的职权,直接对违例者开罚单。

马善高表示,辅助稽查员身份如同公务员,执行公务时获防止骚扰法保障。他们也有义务对值勤期间获取的敏感信息保密,除非法律要求,否则不得披露。

除了扩大社区义工计划,昨天通过的修正法案也允许环境局稽查员拍下违例行为的现场画面。马善高说,环境局从去年起开始让稽查员佩戴随身摄录机,捕捉违例者对稽查员动粗的画面,以保障稽查人员安全。他向国会保证,照片和录像将保密,只有在警方介入调查时才会交给执法人员。

工人党议员不支持修正法案

虽同意扩大社区义工计划,但工人党议员并不支持修正法案。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方荣发(后港区)和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在法案进行二读辩论时纷纷表示反对。

他们认为,法案授予辅助稽查员过多权力,可能导致权力滥用,造成更多社区纠纷。毕丹星也提问环境局会否给予辅助稽查员酬劳,担心部分公众出于错误动机加入计划。

对此,马善高回应说,环境局不会付酬劳。当局将通过面试筛选义工,并在提供培训后,派遣辅助稽查员到“清洁卫生模范区”服务。我国目前共有约520个“清洁卫生模范区”。

新任辅助稽查员在初始阶段将在环境局稽查员的带领下展开工作,累积一定经验,并在通过环境局评估后,才可独立展开执法工作。

马善高强调,辅助稽查员的工作重在劝诫违例者,而不是开罚单惩戒。

他说,社区义工计划推行至今,义务稽查员劝诫了超过2500名垃圾虫。绝大部分垃圾虫被提醒后都会把垃圾捡起,丢入垃圾桶。环境局提供的数据也显示,至今只有14起垃圾虫遭义务稽查员举报后、接获环境局罚单的案例。

马善高也强调,环境局局长会谨慎行使许可权,不会授予辅助稽查员无限职权。

促国人保持环境清洁

议员提出三项建议

如何有效加强国人不乱丢垃圾的意识、促进国人对自己所居住环境的归属感,负起保持环境清洁的责任,是参与昨天国家环境局(杂项修正)法案辩论的人民行动党议员在志愿者执法权限之外的另一个关注点。

议员们就此提出了各项建议,包括:

①雇主和社区领袖带头重视环保

李美花(义顺集选区)在发言时,呼吁对企业雇主对参与志愿活动的员工予以肯定,也鼓励员工们为环境尽一份力。

她指出,要让投身环保工作的志愿者保持对环境工作的热忱,应设法让他们得到更大的满足感。

不过,目前人们尚未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举动给环境带来的破坏,因而觉得事不关己,也鲜少对志愿者的付出表示钦敬。

李美花说:“希望雇主们、老板们、公司总裁、社区领袖都能够以身作则,多多鼓励部下多爱护环境,多保护环境,让社会每一份子能为我们的环境尽一份力,减少对清洁工人的依赖。”

②对“垃圾虫”采取阻吓措施

要督促乱丢垃圾者对环境负责,可以考虑借助旁人责备的眼光对其施压。

颜添宝(宏茂桥集选区)认为,被令参加劳改的垃圾虫,应在乱丢垃圾的地点及自己的住宅区劳改。

他进一步指出,垃圾虫在进行劳改时,也不应让他们穿戴任何可以遮掩脸部的配饰。

颜添宝说:“被家人和邻居看到,给他们带来的羞愧感能起到阻吓作用,因此有助激发他们日后要更负责任。”

③采集数据制定社区环保计划

黄国光(义顺集选区)认为,乱丢垃圾的问题之所以无法根治,关键在于居民对公共空间并无归属感,因此不像确保自己住家整洁般注重公共环境整洁卫生。

黄国光今年1月刚亲自参与义顺市镇内清洁工作,对清洁工人在执行任务时面对的艰巨挑战深有体会。他引述美国不同城市的案例指出,大型的宣导工作未必比较小规模、有针对性的教育性措施更有效。

他说:“我们应该对指定住宅区内垃圾虫的行动时间、频率、热点、垃圾种类和群体特征进行研究。一旦有了这方面的数据,国家环境局就能制定详细计划,在较小型社区内推出有效的计划应对乱丢垃圾的问题。”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