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 本地社会尚未完全接受 在赡养责任上男女平等

2016年3月01日 星期二

尽管社会有一方倡议男女平等,但我国在赡养责任方面还无法接受完全平等的状态,男方仍被视为一家之主,妇女宪章也不会命名为家庭宪章。

课题引关注 10议员发言

共有10名议员在妇女宪章(修正)法案提出二读辩论时发言,赡养责任的课题引起关注。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指出,社会一方认为赡养责任应根据需求,而非性别来决定,建议以新的家庭宪章取代妇女宪章。不过也有一方认为男方是一家之主,女方一般会放弃事业来照顾家庭,赡养费应保留给女性。他强调,现今有更多事业有成的女性,但与此同时仍有处于弱势的妇女需要在经济方面依赖丈夫。

他说:“尽管本地社会的态度趋向更支持男女平等,但(调整)不易操之过急。”

妇女宪章(修正)法案昨天三读通过,首次允许因残障或患病丧失谋生能力、没有保险或资产方面收入的男方向女方申请赡养费。他们必须是在婚前或婚姻仍有效时就已经失去谋生能力。

议员李美花(义顺集选区)、谢健平(马林百列集选区)和黄国光(义顺集选区)支持调整,但也建议考虑“家庭主夫”的利益,允许与妻子商讨后选择留在家照顾家庭的丈夫在婚姻破裂时享有追讨赡养费的权利。

不过议员陈佩玲(麦波申区)则关注这将加重对离婚妇女的经济负担,尤其当这些妇女很多时候都负起养育孩子的责任。

拉哈尤·玛赞(裕廊集选区)也说,虽然本地许多女性在事业上发展良好,但多数妇女在经济能力方面依然逊于男方,因此她认为进一步允许男方向女方索讨赡养费方面应更为谨慎。

陈川仁在答复时强调,男方须符合条件才能向女方索取赡养费,即便如此,这也不代表男方将自动能获取赡养费。“法庭必须考虑个案的情况,包括女方的收入和赚钱的能力,双方的财务需求,以及孩子的需要。这和为妇女处理赡养费申请的考量一致。”

黄国光也建议,家暴受害者应豁免参与强制育儿辅导计划,以加速离婚申请的过程。陈川仁解释,经历家暴的家庭会在专门的机构接受强制育儿辅导计划,机构有擅长处理家暴案例的辅导人员。如果因某些情况,离婚申请须尽早办妥以保障孩子等的利益,妇女宪章(修正)法案能允许法庭在夫妻未完成育儿辅导计划前,办理离婚程序。

在保护弱势女性和孩子方面,修正法案也规定任何人不能通过出版、广播或社交媒体,泄露受害者寻求庇护的临时场所。违反条例者将面对罚款处分。

未满21岁的已婚女性或离婚女性也将可以为自己或孩子申请个人保护令。由于这些女性可能需要暂时的庇护场所如收容所,修正法案也允许福利总监(Director of Social Welfare)安排少女居住在“合格看护者”的家中,合格看护者可包括亲戚或朋友。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