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恒:主食与配菜

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记者手记

林子恒

对东方人而言,饭是主食,是能喂饱肚子的最可靠粮食,我们也习惯把各式菜肴配白饭吃。

在新加坡的政治生态里,人民行动党和反对党的关系如同饭和菜一样:国人在过去50年的13届大选中,每一次都很自然地选择了“主食”——行动党,因为国人都相信它是最可靠、最有能力领导国家的政党。相比之下,反对党则是菜饭摊上任我们选择的多种菜肴。一些较好吃的菜肴,自然更受欢迎。例如,这次虽然有八个反对党参选,但让选民印象比较深的其实只有工人党和新加坡民主党。其他卖相不诱人的菜肴——政党品牌和政策建议不突出的反对党,都不获青睐。

本届大选,行动党不仅再次蝉联执政,还获得近70%的超高得票率、89个国会议席中的83个,反映了国人非常务实的投票态度。

然而,新加坡人并不喜欢只吃白饭,他们也要夹菜配饭吃。后港区和阿裕尼集选区居民抵挡了今年席卷全岛的亲行动党浪潮,成功地将六名工人党议员送入国会,便是明证。

反对党是否注定只能当政治配菜,在政府表现不好的时候,很方便地变成选民向行动党出气的工具;待行动党知错修改后,选民重投执政党阵营,让反对党再次回到一个备选的位置?

我相信这并非反对党的宿命,但先决条件是,它必须为选民提供可认同反对党及投票支持的理由。

今日的选民,教育水平普遍更高,他们从四面八方接受信息,不轻易受群众大会上煽动的澎湃情绪所影响。他们要看到各政党实质的政绩和主张。

行动党政府可以靠庞大的公务员体制来构思和制定政策,这是反对党不具备的优势,但这也正是它必须力求突破和超越的先天弱势位置。政治毕竟是个零和的游戏,执政党没有理由培养反对党的能力。

与其不断抱怨不公平的政治场域,反对党不如加倍努力逆势力争上游,多与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等团体合作、听取人民的意见,收集可行的替代政策建议。替代政策重质不重量,反对党需要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经得起国人检验的建议。以反对党老大工人党来说,它或许必须摆脱“副驾驶”的形象,大胆展现政治野心,明确表明问鼎执政党地位的决心,并开始在政策及治理方面同行动党做更直接的竞争。

这次大选,工人党在竞选政纲中提出了130项政策建议,但在这些建议当中,究竟有几项让人印象深刻?坦白说,我只记得最低工资制。然而,这也是最具争议性的建议之一。住在东海岸的朋友当中,有好一些因为最低工资制度,最终没投工人党一票。

此外,本地政治光谱里意识形态分歧并不突出,大多数政党都在中间靠左的地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政党能单靠左右两派的死忠支持者在大选中取胜。

所有政党中,只有民主党偏左的自由主义路线较为鲜明。该党提倡的民主进程、人权和社会福利等议题,若成功引起年轻选民的共鸣,可能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反对党经历的选举挫折,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鞭笞各政党重新审视它们在本地政治生态的定位。安于做配菜的反对党,注定会被时代的洪流冲走,要力求有朝一日取代米饭,成为新加坡人的主食,它们唯有壮大自身实力,以真正有内涵的替代政策取信于民。

(作者是本报记者 zhlim@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