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采访手记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记者手记

“投票站内不能使用手机……不要在选票上签字……打完叉后将选票对折,投入投票箱……”

9月11日早上,在前往投票站的途中,我努力回想在报章上读到的投票须知,以确保过一会儿不会出洋相。

这一天,和我一样第一次履行投票义务的,也包括那些刚到投票年龄的年轻人、过去四年里入籍的新公民,以及24年来第一次有反对党挑战的丹戎巴葛集选区的居民。

对国家而言,这次大选创下许多“第一次”:这是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后第一个大选,也是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第一次所有国会议席都要面对竞争;这也是选举局第一次在开票前公布抽样计票结果,以公开信息来杜绝坊间传言。

对我个人而言,这次大选既是我第一次投票,也是第一次参与选战报道。这让我更深入地了解本地政治生态,并思考个人对国家未来的期盼和责任。

九天的选战期间,在前线采访,特别能感受到选情激烈,有同事还担心选民是否能“做出明智的选择”。但事实证明,在面对许多前所未见的“第一次”时,新加坡人仍然保持一贯的理性。

采访选情,分秒必争,搭乘德士的次数比以往多了许多,德士司机自然成为我的“民调”对象。某晚搭德士回报馆赶稿时,司机大哥得知我刚听完反对党的群众大会,就问我该党候选人说了些什么。我说:“他们说政府要给每个新加坡人两间组屋,一间用来自住,一间用来套现……”

话还没说完,他激动地反驳:“大家都有两间组屋,谁还要买房?多出来那间根本不值钱!再说,要盖这么多房子,新加坡土地够吗?”

我问他,对现有住房政策满意吗?司机大哥摇摇头:“不满意!像我这种单身的,现在还是很难买到房!但是这个反对党的说法,一听就知道没经过大脑,更不能信他们!”

另一次,在前往群众大会的路上,德士司机听到我报地址,就笑起来:“我儿子今晚也去那里,现在的年轻人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要支持反对党。”

“那你会担心吗?”

“担心有什么用?我又不能替他投票。他有他的想法,如果选错了人,到时就自己负责咯。”

人民行动党在本届大选中以69.86%的高得票率蝉联执政,比2011年大选高出近10个百分点。有人认为这是优质民主的体现,也有人感叹这是民主的倒退。在我看来,这是一人一票这个民主选举制度的结果。人民用选票说明,他们希望让行动党继续执政,但并没有放弃政治多元化的诉求。工人党第一次成功捍卫阿裕尼集选区,就是这一部分民意的体现。

这次大选,是所有新加坡选民第一次共同履行公民义务,通过手中的一票,决定国家未来五年的方向。这也是第一次没有议员可以不战而胜,所有人都必须经过选战洗礼,学习如何在竞争中站稳脚跟。这或许也是为什么,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不约而同地在胜选后表示“谦卑”,因为他们获得的每一票,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新加坡的政治多元化进程会放缓吗?执政党会继续放低身段,倾听民意吗?国家将会变得更特别还是更平庸?……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目前还不明朗,毋庸置疑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成熟,无论是政党还是选民,都将经历更多“第一次”,并从中不断学习成长。

(作者是本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