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一堂民主课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练习曲

政治的目的,不就是要人们能在一起过优良的生活?虽然不同生存环境下的人对“优良生活”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是因为民主的精神是少数服从多数,如果大多数人当下是这么选择,唯有尊重这个选择,才符合民主精神。反之,不尊重大多数人的选择,才是民主的退步。

如果说2011年大选很多人带着不满投票(the ground is angry),本届大选很多人是投了票后反倒很不满了。

这个现象很有意思。

上届大选反对党打了一场漂亮的仗,第一次拿下一个集选区,其他选区即使落败,得票相当不错,总体来说获得了近40%的支持。在野势力正在提升中,这是普遍的印象。看到在野势力会延续上届的上升趋势,给执政党带来了冲击,虽然大家也承认过去四年多来,执政党做了不少对的事情,但是“不能一党独大”的想法,在社会上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因此很多人预料这次人民行动党会多丢一些议席,得票率在加减两三个百分点间徘徊。

选前很多人感觉到延续上届大选的反风很盛,反对党多场群众大会爆满,派出的候选人很多学历和资历都不错,连赌盘也看好他们,最乐观的认为反对党这次可能拿下三个单选区(后港、榜鹅东、凤山)和四个集选区(阿裕尼、东海岸、马林百列、荷兰—武吉知马)。

结果在这场独立以来人民行动党面对最全面竞争的全国大选中,以69.86%的得票率蝉联执政,比2011年大选高出将近10个百分点,还从强敌工人党手上夺回榜鹅东。

面对这个成绩,不仅没把票投给行动党的选民不高兴,连投票给他们的选民也不太高兴,一个朋友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他的不满:“我要PAP赢,但是不要他们赢那么多!”另一些比较激动的,愤慨地说:“这是民主的退步!”

在一场大家都认为干净的选举中,人民根据自由意志选出的结果,被视为“民主退步”,让我们不得不好好思索“民主”的意义。

民主制度虽非完美,但它是人类所发现的唯一可以和平解决问题和进行改变的方法。它的基础是“少数服从多数”,当然多数不一定最聪明,少数也不一定就错,但是多数表示他的重量大,为了维系内部的和平,少数只好服从多数。民主制度下,如果一个政府本来就是大多数人心目中希望建立的,就没有理由要它垮台。

与此同时,任何一个政党参加竞选,一定会用尽所有的能力争取选票,掌握执政资源的政党更是如此。所以说在位者如果不犯大错,必有一种自然优势,而选民若对执政党没有太大的不满,一般也很自然会选择平静的生活,因为政治的目的,不就是要人们能在一起过优良的生活?虽然不同生存环境下的人对“优良生活”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是因为民主的精神是少数服从多数,如果大多数人当下是这么选择,唯有尊重这个选择,才符合民主精神。反之,不尊重大多数人的选择,才是民主的退步。

民主投票下选出来的结果连投选胜方的人都不满意,这意味着什么?这表示民主投票不能反映民意的全部,把票投给你不表示完全赞同,只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比较你的对手后,有保留地接受。

过去四年,执政党在照顾民生、听取民意方面所做的事,人民感受到;方向对了,乘客不必下车,而且也认同司机选择的接班司机。因此,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以及多位重量级的部长选后都用了“humble”一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字面上翻译是“谦卑”,我想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不胜惶恐”。这是选民对总理和他的领导力的信任投票,如果那种信任感不在了,成绩随时会变样。

从反对党的角度看,这次大选是“大热倒灶”。竞选期间群众大会的人潮没有转换成足够的选票,像是一场场叫座不叫好的电影,最后出来的结果不如预期,甚至还丢失了一个单选区。有反对党人士说,选民不懂得珍惜反对党,也有人说,新加坡人民既然这么选了,以后就再也别投诉了。这些情绪化的言语可以理解,特别是在2011年反对党势力到了一个高峰后,原本打算趁胜追击,突然发现后劲不足,一时的愤慨可想而知。

但是政治不是募款活动,反对党要得到人民的委托应该是先做好事,得到人民信任,再把选票投给他们。因为新加坡社会不讲意识形态,过去几十年来注重的是共享价值,这可能也是东方社会的价值观。长期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也相信这个行之有效的民主形式,只要当政者不是暴政,政策上也符合社会价值共享的原则,反对党很难提出另外一套愿景取代。

上一届工人党提出“第一世界国会”的口号,具体落实下来就是国会中多一点反对党议席以达到监督的作用,那很能够得到共鸣。这一届的“掌握民权,把握未来”,这个口号太抽象,一个同事说她花了很长的时间向父母解释什么是“民权”,最后长辈还是似懂非懂。

工人党多次强调,他们目前还不够实力组成政府,但是希望人民给他们一个机会成长壮大,如果有一天人民行动党不再能组成好政府,工人党能当一个可选择的备胎。坦白说,这个论述是有理性依据和市场的,但如果工人党没能找出一个理想的风格,只是用和人民行动党过去一样的“精英标准”介绍候选人,那只能等人民对执政党不满的时候才可能把票转投给他们。

工人党义顺集选区参选人符策涫说,工人党是个理性和理智的党,在国会上发言时,并非抨击政府哪里做得不好,而是建议哪里可以做得更好。工人党的新生代要走温和的路线,希望能吸引选民手中那一张票进入国会,他们认同执政党的政策方向对了,他们希望把一些政策弄得更好。如果只是这样,公民社会或者学界不能做吗?人民用几年才有一次的机会把一个不同的人选送进国会,需要有一个更好的理由。

面对一个强大而且很重视自我更新的执政党,任何反对党只把自己定位为“PAP二队”,是不足够的,如果不从社会活动上着手进行一些启动思考和发动有益民众的社会活动,用实际行动让人民看到我们社会的另外一种可能,在可以看到的未来,大选只是一场场执政党自己和自己的比赛。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兼采访组主任)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