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落红不是无情物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漫步

9月12日凌晨3点30分,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及其核心团队,一行人坐在大选后记者会上,个个神色凝重,没有丝毫的喜不自胜的心情流露。69.86%得票率的强力委托,是行动党在竞选期间不断对选民所作出的呼吁,选民终于报以一个很给力的回应。

李总理在记者会上说:“对于新加坡人给予我和团队的信心,我深感谦卑,但选民也把重任委托给我们,我要提醒刚当选的议员,这样的委托意味着大家要加倍努力服务选民。”星期一,他在对当选议员的讲话中再次提醒他们以“谦卑”面对胜利,继续“贴近人民”。

2015年九一一大选跟2011年大选结果是个强烈对照。四年前,行动党受到严重挫折,60%的得票率历来最低,导致行动党过去几年刻意放下身段,以改革迎接新常态,以更多惠民政策贴近人民,又不断强调新加坡必须保持廉洁政治,国家不能平庸化。展开“我们的新加坡对话”,移樽就教,向各阶层广纳民意,极尽“谦卑”。现在行动党赢得人民的明确信任,此时此刻更不能忘掉“谦卑”两个字。

教育部长王瑞杰说,人民给予行动党强力的委托,“行动党有必要更深入和更广泛地接触民众。”所以,深化“我们的新加坡对话”的精神,相信是新一任政府的重点工作。《礼记·中庸》:“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民间总有些政府看不到听不到的,领导人必须常怀“戒慎恐惧”的心;选民给予强力委托之后,对政府的期望有所提高,容不得新一代领导班子翘起尾巴。

这次行动党面临历来最强大的挑战,得票率若以“含金量”论,应该是最高的。过去一个星期以来读到了不少国内和国外的分析和评论,如说,建国总理李光耀的辞世和独立50周年,激起了人们对建国成就的自豪感,是行动党大胜的主要因素等等看法,大都在情理之中。

在现实生活中,不管政府做得多心细多好,民间还是存有这一点牢骚那一点埋怨,但还不至于憎恨。然而,中英文网上多个月来炒作的憎恨言论,在选举前凝聚成一波巨浪,要把更多反对党人冲进国会。与此同时,工人党的万头攒动的群众大会,声势比往届大选更厉害;卜基“审时度势”给行动党卜了一个“大势不妙,多区输掉”的恶签。正如早报读者吴云波在交流站发表的文章所说:“本届大选投票前,不少人忧心忡忡,那些日子,网上充斥了观点极端的网民的指责、谩骂、煽动;某些媒体也进行了变天论、两党制的炒作,使人不禁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人们真的很担心,良好的秩序会被打乱、安稳的日子不复存在……”这一番话准确地反映了民间的真实感受。

深究一层,真正稳住民心的不仅是“变天“的危机感(因为网上言论的影响力还是有限),而是自上届大选之后,政府回应新常态下的种种改革,惠民政策层出不穷,社会安全网不断扩大。可以说,这是政府努力表现出的诚意与诚信感动了选民。选民用选票给政府“点赞”,谁还能说新加坡人不懂得感恩?这一点是行动党在选票以外的一大收获。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反应,是来自美国驻新加坡大使科特瓦加(Kirk Wagar)恭贺李总理的声明。他说,新加坡人民再一次团结起来,展示他们对自由与公平选举的坚定信念。“美国和新加坡都支持善政(good governance),在良好管治方面是世界楷模,两国有很多共同价值观,包括尊重法治。”美国大使的声明言简意赅,包含了对新加坡“善政”的高度评价。

美国一向热衷于向全世界推销美国式的民主,他们过去对新加坡的“一党专政的民主”颇有微词,然而新加坡始终用“善政”(包括廉洁政治),证明新加坡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走一条自己的民主道路。

《海峡时报》言论版9月14日刊登了一位旅居新加坡的菲律宾律师,Oscar Franklin Tan的文章“A meaningful democracy in South-east Asia”(东南亚一个富有意义的民主政体),比较菲、新两个民主政体。作者开章明义:“尽管新加坡取得很多成就,西方媒体还是经常对它说三道四,说它需要实现一个真正的民主。然而,新加坡却是拥有比其邻国更具有意义的民主政体。”

对于刚过去的大选,作者难掩其羡慕之情。他说,新加坡大选中讨论的是政绩、财务管理的问责、保健和养老金等等问题;各政党提出政纲和行动纲领,选民讲求可信度,群众大会上禁止唱唱跳跳搞娱乐,这些对其邻国都是很alien(异样)的,而它数十年来一直在实施“善政”。把美国式民主奉为圭臬的菲律宾,选举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码事。作者说像尚达曼,像陈硕茂在菲律宾是没有机会中选的。菲律宾选民有句玩笑话说:“一个太过厉害的候选人欺骗人民血汗钱的本领更厉害”,所以,连一个中学未毕业的人也当上了总统。菲律宾总统或是反对党领袖,不会在群众大会上跟人民谈论财政和外交课题,人民也没兴趣听正经事。作者从李光耀的回忆录里,读到李先生曾经如何感叹一个拥有丰富天然和人力资源的菲律宾,人民却是多么的感情用事和宽容,马可斯夫人甚至还被推举出来竞选总统;言论自由的菲律宾媒体,没有能力制止贪污腐败,它的民主制度也无法发展出一个独立司法制度。

作者说,菲律宾人多年来都公开感叹,他们的国家就是缺少一个李光耀。李先生在20年前在马尼拉一项会议上说“一个国家更需要推动的是纪律甚于民主”,这句话在李光耀辞世之后,仍在面簿上引起菲人热烈讨论。他说:“新加坡最近的大选,加上李先生当年的忠告,给我们带来新的反思机会。”

菲律宾的民主政治是新加坡人所熟悉的反面教材,它的政府和人民互相deserve,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从这位菲律宾律师的反思文章,我们更可以看出新加坡与区域邻国在政治上的根本不同点,“善政”才是民主的真谛。这回连美国大使也在声明中突出“善政”这个新美“共同价值观”,还真不容易。

建国总理李光耀给新加坡留下了丰厚的建国遗产,健全的体制确保了新加坡善政的正常运作。清代的思想家、爱国诗人龚自珍(经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代)抒发忧国忧民情怀所写下的著名诗句,可为本届大选作个注脚:“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