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 政党只要愿意改革仍可长期执政

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沈泽玮 广州报道

simtw@sph.com.sg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后李光耀时代的首次国会选举中大胜,成功遏制反对党扩大政治版图的势头,显示新加坡政治并未从一党执政迈向两党制。受访学者认为,本届新加坡选举“对中国产生的影响是复杂的”,信奉民主制度必然导致政党轮替的自由派人士或对行动党大胜不以为然,但对中国共产党而言料将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因为它说明民主制度不与政党轮替挂钩,只要执政党自身愿意改革,是可以长期一党执政并建立有效政府。

新加坡本届大选引发外国媒体的高度关注,主要原因是人民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中不仅首次丢失一个集选区,得票率还跌至60.1%的低点,再加上这是建国总理李光耀离世后的首次选举,外界十分关注行动党是否还能保持绝对优势的执政地位。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中新社、央视等都对选举结果做了及时报道,好些报章和新媒体平台也对此发表评论文章。

人民日报社旗下《环球时报》社评称,新加坡的地缘和内部政治风险都会长期存在,要延续李光耀创造的奇迹大概也是一项不轻松的挑战。人民行动党交出的第一份答卷应算得上是个高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信心和鼓舞,未来的路还需一步一步走,但此时的新加坡“有理由保持乐观,踌躇满志”。

澎湃新闻发表学者分析文章称,新加坡大选结果对外传递一个明确信号,“虽然失去李光耀,但新加坡还是那个新加坡,政治秩序没有变”。但文章也指出,此次胜利并非一劳永逸,失去了李光耀的权威,面对内外不断变化的挑战,无论是新加坡还是人民行动党自身都必须以变制变,变中求存。

接受本报访问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分析指出,政权稳定性对中国共产党至关重要,新加坡是一个华人占多数的国家,其执政党又能长期一党执政并确保政府清廉高效,因此中国十分看重“新加坡模式”,过去派出大量干部到新加坡培训。不过,行动党在上一届选举被攻破一个集选区之后,“有很多人对新加坡模式开始担忧起来”,若民主选举不可避免将导致政党轮替,那北京就要重新思考新加坡模式了。

民主制度不必然导致政党轮替

郑永年认为,此次选举结果对中国政府而言有非常积极的意义,首先是说明民主制度不必然导致政党轮替,二是政党可以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形成一个有效政府并快速作出各种政策调整,包括移民政策和住房政策等,这是西方多党制也未必能做到的。但郑永年强调,执政党的自我改革十分重要,新加坡模式说明“只要有改革,是可以长期执政的”。

郑永年也指出,中共想借鉴的是新加坡政府的“有效治理模式”而非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走上政党竞争的道路。他说,中共要学的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如何在没有强大反对党的制衡下,主动自觉地把国家治理好,包括建立清廉政府、完善法治,以及给民众提供公共住房、医疗和教育等优质的社会服务,中共不是要学新加坡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容许反对党成立。

郑永年说,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思想不难看出,中国在现阶段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把经济搞好、把社会治理好,“四个全面”完全没有提政治改革,那估计是中国在实现小康社会以及成为高收入国家以后下一步的事。郑永年指出,在经济方面,中国也在学习新加坡,包括最近提出的国企改革就参照了新加坡淡马锡的模式。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也指出,中共要借鉴的是新加坡政府的治理方式而不是要开放党禁搞普选。他说,新中有很大的不同,也处在不一样的发展阶段,新加坡是一个发展较均衡的城市国家,中国则面对民族矛盾、领土纠纷和分裂势力威胁等各种问题,一人一票的普选会加剧矛盾冲突。

郑永年也指出,中共想借鉴的是新加坡政府的“有效治理模式”而非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走上政党竞争的道路。他说,中共要学的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如何在没有强大反对党的制衡下,主动自觉地把国家治理好,包括建立清廉政府、完善法治,以及给民众提供公共住房、医疗和教育等优质的社会服务,中共不是要学新加坡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容许反对党成立。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