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世泽:工人党还差了点什么?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热点话题

笔者来新加坡公干,适逢大选。在众多反对党中,民主党虽然换了温和包装,但没有迹象其内涵变了。其他反对党仍然无法组织顶级团队,根本打不起来。但这次工人党想开疆拓土,却只是守住了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榜鹅东单选区败给曾是当地议员的人民行动党资深议员张有福。到底一个不缺精英、政见温和、民生问题上还算有成绩的工人党,这次欠了什么?

在9月10日的冷静日,新加坡电视台播出最后一次的政党竞选广播。由于冷静日不能作出任何宣传活动,所以最后一次政党竞选广播的内容十分关键,重要性不亚于任何群众大会。就算在英国,国会大选期间的政党竞选广播,对选举结果仍然十分有影响力。今年工党在选举期间播出的政党竞选广播,因拍得太像灾难片预告片,引来大量恶评,对工党的选情仍有一定冲击。

在9月10日的政党竞选广播中,由工人党到民主党,千篇一律讲要监督政府,要改善民生。行动党的林瑞生在华语的竞选广播中提到,新加坡面对危机四伏的处境,包括中美在南中国海的较量,以及马来西亚近日动荡不安的局势。在香港,纯粹讲民生或许可以赢得选票,因为香港不是主权国家。但新加坡是主权国家,外交和国防政策也是重要议题。

工人党在民生上,或许人才齐备,林瑞莲当过警官,陈硕茂有处理多宗重大上市公司上市的经验,但独立国家需要的政治人才可不是只有民生,工人党在外交和国防两大范畴一片空白,新的候选人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选民要对他们委以重任,甚至当行动党的替代,也得思虑再三。这次工人党在多个集选区无法扩大战果,并非完全无法解释。

在民生事务上赢得民众信任,这是很多反对党的惯用做法。台湾的民进党长期以来用“绿色执政,品质保证”来取信民众。陈水扁担任台北市长期间的优良政绩,为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打好基础。但由于民进党在国防和外交两方面缺乏人才,陈水扁长期要向国民党借将,而外交也屡出状况。蔡英文现在令人放心,因为她担任过台湾的世贸谈判代表,这方面背景难令人质疑。

且不论市镇会管理的问题,如果要新加坡公众相信,工人党是第一世界的反对党的话,工人党没有理由,亦没有可能永远回避国防、外交两个治国重大议题。工人党不只要招揽更多精英,深耕各集选区,更要招揽擅长外交、国防专业的精英,在适当时候组织影子政府,提出真的能够实行的替代政策,这才叫一个够格的反对党。

台湾政客落败常说:“努力未够。”这次工人党无法打下东海岸、马林百列、凤山多个有把握的区,便是努力未够,要做到能够挑战人民行动党长年以来的金字招牌,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非十年八载是无法修得正果的。

作者是居港英籍时事评论员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