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如何避免糟糕和次优的选举结果?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思维空间

本文写于大选之前,但发表于大选之后,因为不想影响选举,只想对长期安排提一些看法。

笔者认为行动党多数会大胜,得票率会比上次的60%多很多,甚至不排除囊括所有议席的可能。三个因素是: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的去世以及人民的强烈反应、建国金禧、政府继续有效运行。不过即使是在这么有利的条件下,人们依然不能100%确定,只有99.99%。为什么呢?

如果我是新加坡的选民,在投票的选择上,我会有一个很大的困难。与绝大多数选民一样,我会要行动党继续执政,但我也要有一些反对党议员,在国会中发挥监督和制衡作用。因此,如果反对党的候选人是不错的,我很可能会把票投给她。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问题,所以李显龙总理在竞选时强调,你不可以要行动党执政,却把票投给反对党。

不过,如果人人都选行动党,就会出现国会没有反对党的局面。你可以说,这局面新加坡以前曾经出现多年,也没有大问题。不错,即使在没有反对党的制约下,行动党依然维持清廉有效。这可以说是好到接近于奇迹。但是,接近于奇迹的好事,不是一定能够长期维持的。因此,让行动党执政,而有相当但不是太强大的反对党的制约,是比较理想的结果。笔者相信绝大多数选民也有这种偏好。因此,把票投给不错的反对党候选人,未必是错误的选择。

然而,如果很多选民都这么做,却可能出现行动党没有获得多数议席的情形,虽然这可能性不大。因此,在现有选举制度下,有相当的可能性会出现次优的结果,执政党大胜而完全没有反对党,或没有足够的反对党议员进入国会。也有一个更小的可能性,会出现很糟糕的结果,行动党丧失政权,导致不稳定的多党政府。

理论上,采用比例代表选举制度(各政党按整体得票比例分配议席),可以同时避免上述次优与很糟糕的结果。然而比例代表制度也有很多缺点,包括选区丧失议员代表、政府不稳定等。要让一个稳定执政的政府接受比例代表制,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必改变选举制度,有一个简单方法,可以同时避免上述次优与很糟糕的结果。在以后的大选,如果情形没有很大变化,即行动党独大,而国家面对上述次优与很糟糕的结果,行动党可以决定只参加大部分,而不是所有议席的竞选,让出例如十多个席位给反对党竞选。

当选民知道至少有十多个反对党议员会进入国会时,就不必为了使国会有一些反对党议员,而不投行动党的票。这样,行动党可以期望在其参选的选区获得绝大多数的选票,就可以避免很糟糕的结果(失去政权),也可以避免次优的结果(没有足够的反对党议员)。

笔者早上经常收听电台广播,不时有听到一些勉励人们的忠告。其中一个是:要学会放弃,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收获。应用在上述行动党放弃在所有选区参选的情形,这忠告非常正确。这个放弃,的确是会造成对多方的大量收获。行动党获得足够反对党议员的监督,使其执政更加成功;同时也避免很糟糕的结果。反对党整体而言,获得相当的议席。对个别反对党而言,还是须要与其他反对党竞选,但这是好的。对大多数选民,可以避免两难选择。更加重要的是,新加坡获得最好的结果,避免次优的结果,也避免很糟糕的结果。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

温思敏讲座教授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