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民主选举与常态政治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时事透视

新加坡的大选,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因为这是“国父”李光耀辞世后的首场大选,在野党试图全面挑战执政党。

民主选举是现代政治概念,其逻辑则属于常识的范畴,即谁想上台执政,首先应“拉出来溜溜”,把执政理念、纲领、政策方针等都公开亮相,让选民自由评判,决定认可与否。这其实与体育竞赛是一个道理,不能自封冠军,必须到场地上公开与其它对手一决高下,让观众和裁判看清谁拥有冠军的实力和历练。

民主选举的现代性,也规范了政治权力运作转型的正常化状态。传统政治则不同,要么是统治一方死抓住权力不放,专制腐败,万马齐喑;要么是被统治一方忍无可忍,揭竿而起,暴力夺权。这两种极端状态的特征都是“反文明,反社会”,破坏大于建设,最终伤害的是国家民族的血脉元气,及发展潜力。

有一种说法称,普通百姓就不要动辄过问政治,专心挣钱过日子就行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政治是人类社会的常态,只要有人群和国家的地方,就必定有政治活动和思想存在,人人都有合法参政议政的权利。现代民主政治,正是试图开辟一种文明和常态的政治路径,让政治活动和权力运作,在合理合法和平的区间进行,既维护政治的权威与连续,也保证社会的自由和稳定。正是这种宏观的“双赢”特色,及驾驭政治与权力的有效框架,成就了民主政治的崭新魅力,并为世界上愈来愈多的国家民族所接受采纳。

民主选举是民主政治过程的关键组成部分,其中另一大内在逻辑,就是试图参与政治和掌握权力的各方,在程序结果上会有输有赢,这本来属于很正常的竞争结果,冠军经常只有一个。传统政治思维和运作,就对“输权下台”的结果非常难以认同接受,好像这下就天崩地裂,国将不国了。实际结果恰恰相反,太阳照样升起,生活阔步向前,国家继续发展。

譬如当年二战刚刚结束,成功领导英国战胜法西斯的邱吉尔声望如日中天,但不料却被英国选民选下了台,因为人们希望能出现领导战后重建的新领导人。为此邱吉尔由衷感叹“英国人民已经成熟了”。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老布什总统带领盟国成功打赢第一次海湾战争,但却由于国内经济不景气,美国选民毅然换马,把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克林顿推上台。从历史长程来看,这一切都是正常政治和权力转换,是国家民族发展进步的标志。

在民主政治框架下,即使对落选下台一方而言,也不尽然是坏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像在球场上有的球员发挥不佳,被换下去休息调整一下,以利再战。当年蒋经国在台湾开放民主政治,后来“百年老店”国民党果然被选下了台。但经过八年调整努力,国民党又得以重新上台执政。这充分说明民主政治并无什么可怕和恐惧之处,反倒是机会均等,公平竞争。

传统政治思维和运作,经常会把民主政治贴上“西方政治”的标签加以反对。现代政治的智慧和成功,不在于源自东方或西方,而在于是否理性合法,民主和平。中国大陆最近有官员甚至大开历史倒车,公开宣称香港特首不受当地“三权分立”民主原则和体制的节制,这难道是准备在香港大力培养贪官污吏不成?

现代民主政治,也是政党和政治人物执政合法性的唯一授权来源。现代国家欲追求稳定、公正、有活力的发展,必将愈来愈多依靠民主法治,选举竞争,政治开放。既然尊重人民的选择,就须有人民选择的具体方法和证据。目前中东难民那样的“用脚投票”潮,只能代表国家和文明的失败。

作者是美国的

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