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钟摆效应

反对党整体得票率下滑,但是工人党的跌幅相对低,显示工人党仍享有一定的品牌优势。              (叶振忠摄)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义点义见

可以说,这次大选是以行动党的大胜,工人党的勉力平局,其他反对党的全线溃败为结果。由于其他反对党的溃败,给反对党阵营的进一步整合创造了条件。

9月11日,投票日。笼罩在新加坡上空的烧芭雾霾,让原已沸腾的选情再添重重迷雾。

大多数人视本届大选为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大选,人民行动党面对了最严峻的挑战。行动党高层连日呼吁选民谨慎公正投票,选出国家领导人及未来。

出于意料的是,12日凌晨最后开票,行动党得票率比2011年狂升近10个百分点,以69.9%得票率获得大胜,钟摆效应明显。行动党得票率是1980大选年以来最高的一次,除了2001年大选之外。行动党此次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有以下因素:

一、行动党2011年大选之后,顺从民意作政策调整,再加上50年来的政绩和执政经验为后盾,使人民感觉到它还是可信任、可托付的;二、独立50周年系列活动和建国总理李光耀国葬的附属活动既让国人认识过去,也思考未来,有助国民对行动党的治国理念和政策有进一步理解并给予支持;三、竞选期间反对党气势如虹,反而让选民担心“意外变天”;四、行动党这次竞选中懂得求诸选民的心,不像以往只对你的脑说话;五、过去四年,主要反对党在国会的表现不如预期。

一人一票,本来是让我们从候选人中选出自己最认同的一人,来代表我们议政、执政。但是,由于执政、在野两党在国会中比例悬殊,人们便赋予“得票率过高”的意义,认为得票率太高会让当选者自满,不再聆听底层声音。为了向行动党发出警示,一些支持者在投票时选了反对党。可以想象,如果将来政党势均力敌,大概这种诡异的现象就不复存在了。

可以说,这次大选是以行动党的大胜,工人党的勉力平局,其他反对党的全线溃败为结果。由于其他反对党的溃败,给反对党阵营的进一步整合创造了条件。

反对党整体得票率下滑,但是工人党的跌幅相对低,显示工人党仍享有一定的品牌优势。在选前,工人党已比其他几个反对党能吸引到较多素质较高的候选人;在选后,工人党以麦波申战绩再一次证明自己不怕三角战。

在来届国会中,工人党有六个当选议员,还可以推举三个非选区议员,垄断国会中反对党席位。如果好好把握机会,还是很有发展空间。

在公布阿裕尼集选区的选举成绩之后,陈硕茂说工人党必须进行检讨。我认为,如果工人党能自我鞭策,同时对反对党阵营继续进行整合,把愿意从政、有能力从政,但是不认同行动党的高素质人才聚集起来,假以时日,就算尚未能够形成与行动党人才库旗鼓相当的局面,也不会差太远。

然而,人才是宝贵的。在行动党如日中天的年代,可以大揽狮城英才而用之。如果形成两党轮替,人才肯定得平分。也就是说,尽管两边都有最好的人才,但是,无论谁执政,另一边的人才也就无法为政治作贡献。在我们当今的社会现实中,这当然是一种浪费。

在两党轮替的政治现实中,下台的总理、部长一方面失去了使用高素质的行政官队伍和资源丰富的国家机器的权力,同时失去了优渥的待遇,另一方面仍然得锲而不舍地以反对党身份继续为民服务。

同样地,今日的反对党领袖说不定明天就是总理,因此,必须有能力组建自己的内阁,能拿得出治国良策,对内可以定国安民,对外可以协和万邦。

这样的要求是否符合我国的社会和政治现实?抑或我们终将与世界上的许多社会一样,只能沦落到三流政客占据政治舞台的地步?

(作者是隆道研究院总裁,本文仅代表个人看法,chinyee_koh@yahoo.com)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