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兆呈:全国一盘棋的反“反风”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城外城

行动党这次压倒性胜利,技术图表上看类似对上届大选得票率大降的触底反弹,某种程度上也反映民众对行动党四年来的一次心理补偿。五年之后没有金禧年和对建国总理的情感回报,要如何避免高票后的钟摆效应,不让得票率如坐过山车般的跌宕,才是影响新加坡政治格局的更大挑战。

大胜。压倒性大胜。

人民行动党蝉联执政属于毫不意外。工人党非但未能继续攻城掠地,反而丢掉一个议席。从席次对比来说,选举前是行动党80席对工人党的7席,选后是83席对6席,一个席次之差看似无关反对和制衡的大局,但最让人意外的是行动党获得69.86%的高得票率,和选前的舆情预测大不相符,逆势上涨,很多人都是眼镜碎了一地,相信在行动党内部也是惊喜连连。

东海岸、马林百列、凤山这些热点战区甚至曾一度有岌岌可危之感,然而最终结局却是全国一盘棋,几乎所有获胜选区行动党均得到高票,阿裕尼集选区也以微差落败,险些夺回。

9月10日冷静日那天,烟霾尤甚,空气有些迷漫呛人。但对行动党来说,颇有些“草船借箭”的东风效果。烟霾的严重恰恰提醒民众新加坡作为小国的脆弱,虽然平时的国民教育是居安思危,在烟霾来袭之时投票选择执政主体,恰恰要“居危思安”,思考平日的安宁和稳定来自何处,继而更希冀维持强势的政府。投票日定在“九一一”,虽然执政党在竞选期间没有去刻意突出或强调国家安全与投票日的相联,但在心理暗示上却可能达致影响选民联想的效果,被提醒小国生存与发展的困境以及今时今日的来之不易,有效地把建国50周年、李光耀去世等重大事件联接起来。

之前多数人对于行动党部分选区处于劣势的猜测,是基于两个大的环境:第一,“反风”已成为一种“全球化”趋势,对于现有建制、执政者的不满,尤其是年轻一代选民成为首投族、社交媒体打破主流垄断两大因素,更容易制造更多反对票,并追求对执政党的更多制衡。其次,行动党过去两届大选得票率的颓势,反对党更多优秀候选人的推出,以及选举期间反对党的气势,都让外界普遍认为人民行动党大比率拉抬得票率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而且有可能丢失更多席位。

然而,选举的结果却表明,外部反风的“大势所趋”在新加坡并没有落地,香港、台湾等地年轻一代对现政权的激烈抗争,无法激起新加坡年轻人的共鸣并将之在本土实现。社交媒体的兴起,固然可以让反对的声音音量更大、受众能够更广,但恰恰也间接提升了对反对声音的质量的要求,被听到和被听进去还是两回事。年轻选民虽然被认为理念上比较更倾向多元,但是在金禧国庆、李光耀去世激发起的国家意识和建国激情下,还是给予行动党充分的委托。上届阿裕尼集选区的胜选,可以说是体现了民众追求制衡的集体心理,对行动党的政策表达出清晰的态度,也因此让2011年大选被视为分水岭。

但过去四年工人党在国会中的表现并未充分证明能够符合人们的预期,行动党政府政策则作出多项改变,从形式上的全国对话,到具体的社会福利、医疗、住房政策的调整,民众能够感受到切实的利益变化。

新加坡一级政府的行政设置,其实使得地方议题往往难以在全国选举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此次大选最受选民关注的议题,比如生活费、交通、住房、医疗等民生问题,都是全国性政策的议题,因此过去几年政府整体的施政效果,就直接成为影响选民判断的依据。

对新加坡大多数选民来说,所谓的两党制或是让反对党取代行动党执政,还远远未到时候。在反对党和行动党有相对固定的支持者之外,一大批中间选民虽然未必平时会积极参与政治表达,批评或赞扬执政党,但他们会根据行动党和反对党的表现,动态地决定自身的政治支持立场,进而直接影响人民行动党得票的高低。

这次大选,看得到的是全国性的倾向:肯定行动党的建国贡献,支持行动党的治国理念。这一全国性的意识形成,结合过去几届大选的结果比较,大致可以看出新加坡大部分民众对反对党在新加坡政治体系中的作用和角色逐渐有这样的认知趋势:

反对党更像是一面镜子,用来映射执政党政策是否到位、是否获取民众的满意。行动党做得好,就给予选票的“褒扬”。有所差池,就用选票“惩罚”,投反对党的票以对执政党进行制衡和监督。但若是反对党强大的速度过快,而行动党并无致命性错误的话,选民反过来还会选择“制衡”反对党,避免政治内耗。李显龙在午间群众大会上所说的投行动党、让反对党更努力地工作,似乎得到了响应。

就如2011年选举,因为民众对行动党政策多有不满,不管反对党是什么样的候选人,多数都能得到30%以上的选票,而这次大选,工人党派出不错的候选人团队,民主党的候选人素质也有所提升,党魁徐顺全更借助群众大会演讲和多个温情视频,让不少选民对他的印象改观。而行动党候选人则有多次引起网民议论的言论。但是,最终选票的结果是反对党的进步抗不了外部环境给行动党带来的优势,选民看到行动党过去四年施政成效斐然,姿态变得有所谦卑,加上金禧50周年和李光耀去世的重大事件的印记,民众愿意用选票褒赏行动党。

选举是一种集体思维,这种集体情绪往往左右民心民情的走向,但是这种集体情绪的规模有多大、有多真切,却无法细致地丈量出来。而且,这些细腻的情绪,是动态变化的过程。行动党这次压倒性胜利,技术图表上看类似对上届大选得票率大降的触底反弹,某种程度上也反映民众对行动党四年来的一次心理补偿。票数越高,民众对未来的期待值同样越高,五年之后没有金禧年和对建国总理的情感回报,要如何避免高票后的钟摆效应,不让得票率如坐过山车般跌宕,才是影响新加坡政治格局的更大挑战。

(作者是联合早报网主编兼《新汇点》主编

zhouzc@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