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语言的嘉年华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小生之言

每到大选竞选期,群众大会便成为新加坡的语言嘉年华,两个多小时的竞选集会里,七八种语言交汇,台下热情回应,是平日里见不到的,一种定期的、语言能量的爆发。

不谙其他语言的候选人,这时候都要学几句方言或友族的语言,借此拉近人与人的距离,就像每次出国旅行,入乡随俗,一定要学几句问候语和实用词句。

人民行动党的丹戎巴葛区领军人物陈振声,是少数能够像总理李显龙那样掌握英语、华语和马来语的政治人物,他的首场群众大会演讲就被人赞为迷你国庆群众大会演讲。

行动党新人穆仁里也能以华语打招呼,并以马来语简单阐述想法。还有爱说广东话的英兰妮。

此外,行动党新人孙雪玲的福建话演讲,以金婚夫妻比喻政党与人民的关系,也颇受好评。

在反对党方面,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群众大会首日,用20分钟以潮州话演讲,就像是潮州话活教材,铿锵的力道,机巧的辞令,在市镇会议题上予以回应,“潮州怒汉”的形象再次浮现。

毕丹星这两年也学起了华语。在其中一场群众大会上,他作了一段完整的华语演讲,让人眼前一亮。

民主党党魁徐顺全则一上台便以七种语言和支持者打招呼,其中的马来语、华语和福建话,都能用以简单解释政纲。

小学时代以华文为第二语文的民主党候选人淡马亚医生也以华语发言,谈他对医药政策的看法。他的遣词用字与流畅的思绪,让不少人惊讶。

另一边厢,国民团结党的美女候选人林彤臻也以漂亮的广东话,深情地阐述她对单亲妈妈权益问题的关心,令人印象深刻。

方言这时不再只是诉诸谩骂和嘲讽语言,人们听见方言脱离草根,议政的可能。

群众大会里,英语方面也是纷呈的,像尚达曼优雅的英式英语,徐顺全的美式腔调,以及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斯“女王英语”(Queen's English),甚至是各路候选人不经意流露的Singlish,每一种语言在不同人的身上都展现了不同的生命力。群众大会,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语言大比拼的舞台,发挥政治讯唤的功能。

更有意思的是,从上届大选开始,部分政党便加入现场手语通译,让语言的概念更无远弗届了。

只是台下拍手叫好的时候,多少人会探问自己到底听得懂多少种语言,甚至有学习一门语言去了解其他社群的冲动?

不可否认的,在新加坡的政治语境里,英语始终是主流,成为其他语言最方便的译介,但对新加坡的非英语媒体而言,竞选期间是获取最多direct quotes(直接引用)的时机,记者终于可以摆脱翻译,直接摘录某人口中所言,用文字表述语言最灵动的瞬间。

记者发问时也就务必先声夺人,让受访者首先以提问者的语言答复,少了日常作业非得以英语为先的包袱。

新加坡引以为傲的多元文化,在群众大会有了最耀眼的体现,但若这情景仅四五年才一出现,沦为表演,就实在太可惜了,毕竟语言是生活,是日常。

上个月本地华文诗人陈志锐、淡米尔文诗人拉塔、英文诗人丁宜瑞与马来文诗人阿扎尔办了新加坡诗歌节,邀请四语言诗人同台朗诵,让人们有机会在同一场合聆听不同语言之美,但或许还能做得更多一点。

语言就像液体,装在怎样的容器里,就呈现怎样的形状。不同颜色的液体混在一起,静止时或许仍水脂分离,但只要搅动,水乳也能交融。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