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SG50选举: 理想与现实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学人视角

在国庆庆典之后,举国上下参与建国金禧年的系列活动一再被炒热的情绪,因为全国大选而再度被推到一个新的高潮。若之前的情绪是因为建国50年来所取得的成就而欢腾,那之后的情绪则是为了未来50年的走向而激动。这是建国以来国会首次所有议席都面对对决,是一场具有真正意义的全民大选。

在选贤与能时,对政策和议题的立场与陈述,当然是选民决定要支持哪位或哪组候选人的重要因素。对执政党而言,过去50年的功过就摊在大家眼前,强项明明白白,弱点却也清清楚楚。于是朝野之间的攻防焦点,就在于如何诠释这些强项与弱点。在朝的自然把重点放在国家过去50年来的发展与重要贡献。在野的则把攻击面集中在发展过程中所衍生出来的问题和反对党可以扮演的角色。

可是国家的政策实际上很难做到面面俱到,关照了经济成长或发展的需要,可能就得在其他方面作出让步或牺牲。而今天所做出来的最佳判断,在若干年后,也可能成为最糟的选择。1972年当“家庭计划及人口局”提出“两个就够了”(Stop at Two)的政策时,恐怕没有意料到我国的生育率会在不到15年的时间降至替代水平之下,以至于这个单位在1986年因“功成”而被身退。在近30年后的今日,新加坡还面对因为生育率低所带来的挑战和问题。

可是家庭计划所带来的影响,也不完全是负面的。以教育为例,许多家庭就因为少子化的关系,在经济上有能力让无法进入本地大学的孩子到国外受教育。即便没有孩子出国深造,也因为经济上相对宽裕,得以或近或远出国旅游,这无形中让新加坡人的眼光,不会仅聚焦于岛内而无视于国际上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国家政策正确与否,有时候无法那么直接明白地说明。

在打选战时就更难说清楚了。选举文化的重要特质,是在讲自己时要“老王卖瓜”,讲竞争对手时则要善尽贬低之能事,放大其为人诟病的失误,对其成就要视若无睹、轻轻带过或归功于外在因素。总之双方都在陈述对自己有利的事实。理论上选民应该在双方的争辩过程中,了解议题的全貎再投下一票,可是现实的情况是没有多少选民有时间,能够平心静气地去了解不同阵营候选人的说法。许多朋友在选择参加群众大会或上网看转播时是壁垒分明的,参加反对党群众大会的群众,一般不会参加执政党的选举造势活动,反之亦然。

当然,选举从来不仅仅只是政策或政论之间的争辩,更是对个别候选人品格、口才、出身、经历、能力、价值观和整体观感,作出考量。因此候选人过去所讲过的话、做过的事会被挖出来讨论也就不足为奇了。选举期间许多候选人为了争取选票,将平日不轻易示人的语言能力展示出来与大家搏感情。

在这期间,华族候选人讲英语、华语不稀奇,要说方言或友族的母语(马来语或淡米尔语)那才加分。行动党陈振声的马来语、孙雪玲的福建话,工人党刘程强的潮州话,而民主党徐顺全在这方面下足工夫,在福建话、广东话和马来语之余还来一点点淡米尔语。友族候选人方面行动党英兰妮的广东话“好犀利!”,工人党毕丹星和民主党淡马亚的华语也说得头头是道。

不过除了极少数的几位,候选人平时大概都疏于练习,上了台难免有点信心不足,发言之前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说自己某语(或某话)讲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从几场群众大会的视频看来,这招还蛮管用的。一般都会报以掌声以示鼓励。其实只要候选人愿意以最能够触动选民的语言来与他们沟通,即便说得不好,这份诚意也够了。可是这份诚意,尤其是透过方言来呈现的诚意,在传统的广电媒体因为国家对方言的相关规定,很遗憾无法原音原味的表达出来。

(作者是新跃大学副教授)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