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观察家: 工人党倒退不意味选民 抗拒政治生态走向两党制

2015年9月12日 星期六

叶伟强 沈越 黎远漪 谢燕燕 蓝云舟 报道

大选

2015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新加坡人,尤其是较年轻的选民,相信国会应有更多元的声音,以及更激烈竞争所能带来的好处,也相信国会里需要有反对党来监督执政党政府推行的政策。

本届大选,工人党并未在扩展版图的进程中迈进一步,反而倒退,但政治观察家认为,这并不意味着选民抗拒本地的政治生态走向两党制。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成功拿下首个集选区—阿裕尼,过后在两次补选除了保住后港单选区,也夺下榜鹅东单选区,拿下七个国会议席,为独立以来最多议席的一次。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从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手中接过政府领导权后,在1991年大选中,反对党曾赢得四个单选区议席。不过,反对党的这个成果只是昙花一现,因为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大选就夺回两个议席。1997年至2011年,国会只有两名反对党民选议员,也就是新加坡人民党秘书长詹时中和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

本届大选一直到开票之前,不少人都认为工人党或能攻下东海岸集选区,以及从东海岸集选区划分出来的凤山单选区,使工人党进一步巩固其国会最大反对党的地位,让两党制的雏形逐渐成形,并进一步定型。

工人党国会议席不增反减

结果,工人党不单未能进一步夺下更多选区,还失去了榜鹅东区,其国会议席不增反减。新加坡选民通过手中一票,没有让工人党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茁壮成长,反让行动党阻止工人党的前进,甚至削弱它目前的地位。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这次全国大选成绩不能被视为国人拒绝两党制的信号。

他说:“诚然,最终的结果还是一党独大,但无可否认的是国人,尤其是较年轻的选民,相信也认可国会有更多元的声音,以及更激烈的竞争所能带来的好处,也相信国会里需要有反对党来监督执政党政府推行的政策。”

但陈庆文指出,这次选举有很多其他宏观和客观的因素影响,包括全球经济趋向不稳定,以及选民担忧行动党无法执政,或行动党的总得票率进一步挫败等。

“因此,选民或许认为‘这次不应该贸然试验’,所以就把票投向行动党。这也使新加坡民主制度走向更多元、更有朝气的路程,稍微放缓了一些。”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则认为,这次行动党大胜,或许与选民选择要社会和政治环境稳定,以及国家继续繁荣有关。

本报在本周二刊登陈庆文针对本届大选进行的分析中,陈庆文指,这次大选主要还是行动党和工人党之间的竞争,而其他反对党显得更与时代脱节。他指出,在2006年和2011年的大选中,一对一单挑行动党的非工人党候选人,一般只能赢得30%至40%的选票。而工人党一向来都赢得40%至45%的选票。

政治观察家、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Walter Theseira)认为,选民普遍上不满反对党(除了工人党)支离破碎的情况,也有很多人担心,我国若要组成联合政府,就必须从很多实力不强的政党中选出人选,因此这次大选,工人党的得票率再次明显优于其他反对党。

他也说:“其实,你只要对比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群众大会的出席人数,就能看出选民普遍上还是愿意支持工人党为最大反对党。”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