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文:选战进入关键阶段

2015年9月08日 星期二

狮城脉搏

赢取民心民意的竞选活动进入关键阶段了。在这最后两天,政党和候选人将在选民投票前做最后冲刺,尽一切努力争取他们的支持。

作为迈入下一个50年的里程碑选举,选战一开始便针锋相对。然而,政党提出的课题虽然引起激烈火花,却似乎没有让它们变得更加清晰。比如,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简称AHPETC)账目和其他重大国家课题上,选民面对众多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说法。

各政党的宣言、候选人,所显示的政治决心和提出的课题,吸引了选民的眼球。当然,选战最大的亮点,是全岛各地晚间举行的群众大会。选民在这些群众大会上,可以听到和看到浮夸的言辞、自大的言论、对政府政策的攻击和捍卫、“扣帽子”、装腔作势的表演、选举花招及幽默和妙语连珠。

在这次新加坡第13届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将努力制止自身的得票率进一步下滑。对行动党来说,维持其总得票率且不让反对党工人党在下一届国会赢得超过七个席位,便可以说是很好的表现。

政府在2011年大选后致力解决人民所关心的课题。若是在政治上进一步失去人民的支持,尤其是总得票率再下滑,那对行动党来说,下来的五年要如何治理国家以保住选民的选票,将是一大挑战。

AHPETC的课题虽然占据了报章头条,这一次大选的结果归根结底却是两个因素之间的关系:首先是当选反对党候选人的数目;其次是行动党自独立以来成绩最差的2011年大选后,在政策上的改变和加强同选民的沟通。选民会认为这两者之间是因果还是只是相关的关系?

如果选民认为促成政府改变政策的主要原因,是国会里的最大反对党(全部来自工人党)。那即使让他们感到不满的热点课题已经解决,也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会重新投入行动党怀抱。同样的,选民可能选择在AHPETC课题上对工人党采取宽容的态度。如果行动党长期以来对工人党在管理市镇会的能力和诚信的抨击不能奏效,那工人党就有可能在这一次大选取得更好的成绩。

这可能显示选民更注重工人党作为主要反对党的价值,和它在新加坡改变中的政治生态的角色。然而,如果选民认为政府政策和作风的改变,和国会出现一些工人党议员并没有因果关系,而是执政党与时并进,确保自己能够继续满足人民的期望和需要,那政府过去四年的努力,将在这次的大选中得到回报。

选民可能发出信号,政府必须持续新的执政方式。在这个艰难的时刻,行动党也是最值得人民委托的政党。在这样的情境下,就算一党独大从全球来看不符合常态,新加坡自1959年便存在的这种现象,还是具备活力和健全的,也能够满足人民的期望。

不过,如果工人党最终在这场激烈的选战表现出色,那新加坡就可能从一党独大走向两党制。

在1991年的大选,反对党赢得四个单选区,是自新加坡独立以来最多的。但这战果却是短暂的。行动党在1997年的大选中赢回其中的两席。从1997到2011年,反对党在国会只有两个席位,即波东巴西(詹时中)和后港(刘程强)。

在9月11日投票日当天,新加坡人必须决定,要让工人党在原有七个席位的基础上进一步茁壮成长,还是让行动党阻止工人党的前进,甚至削弱它目前的地位。

无论如何,政府的执政作风必须配合改变中的政治景观。反对党也同样必须做出调整。

这次大选主要是行动党和工人党之间的竞争。在一个更具竞争性和要求更高的政治生态,其他反对党可能显得更和时代脱节。

没有三角战(除了三个单选区,其中两个有独立人士竞逐),是让这些政党得以延长政治生命的原因。在2006年和2011年的大选中,一对一单挑行动党的非工人党候选人,一般只能赢得30%至40%的选票。而工人党一向来都赢得40%至45%的选票。

行动党必须有多强大?一个有更多反对党议员的国会,是否会带来更有效的治理?选民在需要一个强大政府,和希望让政府受到更多制衡,同时有一个有效和可信反对党之间,必须取得微妙的平衡。

除开热点课题,选民将投票决定,什么样的大选结果,最能够让我们在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里,继续取得繁荣。因此,对政党和候选人有很高要求的选民,对自己也要有同样的要求。在这个具分水岭意义的大选,他们必须谨慎使用手中的一票。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叶琦保译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