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怎么吹?看谁的“牌”打得比较好

2015年9月02日 星期三

大选2015

提名日

评论@韩咏梅

本届大选的提名没有什么意外,几个主要政党派出的候选人和介绍时没有太大的不同,如果说有一些小变化或者悬念,大概也在意料范围内。和2011年那次相比,昨天的提名日,就在一些小小的意外之中,平静甚至有点沉闷中过了。

然而在我国东部,吹了一阵轻风,这阵风究竟会不会越刮越大,还要下来几天观察,但是不能小觑。

从前两届的全国大选开始,工人党就有很明确的“东北战略”,以后港为中心,向北延义顺,东探如切。这个战略在本届做了一些调整,他们把新的力量偏向东移,所以一些有看头的新人,被派到东部的几个选区,特别是东海岸集选区和马林百列集选区。

所以本届大选“东风”会怎么吹?是这次大选的一个看点。

在东海岸集选区,进行“保卫战”的是曾经领导全国职工总会,之后调任人力部长的林瑞生(61岁)、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奕贤(53岁)、国防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50岁)和陈舜娘(49岁)。他们的对手是工人党的原非选区议员严燕松(37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吴佩松(42岁)、国家图书馆前协理管理员法洛兹(36岁)以及曾经获得政府奖学金的咨询公司总裁贝理安(44岁)。

马林百列集选区方面,这里曾经是“总理选区”,吴作栋(74岁)卸下总理之后这里仍然是他的根据地。目前是荣誉国务资政的他这次退居一旁协助领军的社会与家庭部长陈川仁(46岁),有一种“扶上马,送一程”的意义。和他们一起打这次选战的有花蒂玛医生(49岁)、谢健平(53岁)和唐振辉(46岁)。

他们面对的对手是上届在如切区取得不俗得票率的原非选区议员余振忠(50岁),连同陈励正(44岁,律师)、何廷儒(32岁,律师)、黄富荣(40岁,银行财富管理部主管)和费鲁兹(48岁,商人)组成的新生代工人党强队。

这样的对垒阵势摆出来,可以想象人民行动党打的必然是“政绩牌”,而工人党打的是“未来牌”。对年长选民来说,“政绩牌”有一定的说服力,而理想主义的年轻选民,“未来牌”对他们更有吸引力。吴佩松提名后发表华语讲话时说,他们是“不怕输、不怕死、不怕鬼”的年轻团队。这种口号不论有没有实质意义,它在选战和群众大会的激烈气氛中,肯定会给人留下印象。

“未来牌”也切合工人党这次的竞选主题“掌握民权,把握未来”。再从工人党的发展来看,他们以新血组成两支A级团队冲击两个集选区,这对该党的长期发展起着重要意义。即使这次输了,他们可以放眼2020年,到时这两支团队的成员还处在壮年。

新加坡的未来、新加坡的前途,也是人民行动党的重点,甚至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李显龙总理在提名之后的记者会中以严肃的语气说:“你选择的,是下来五年治理新加坡的政府,但它有更大的意义。实际上,你选择的其实是一个可以在任好几个任期的领导班子,如果他们取得成功,他们能确保新加坡能在我和我的资深同僚之后,继续拥有良好的政府。”

关键是,哪一方对“未来”的描述,比较能获得选民的共鸣?选择反对党,是不是就比较民主,比较能展现民权?选择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是不是就等于放弃民权?“未来”,是不是有“政绩”为基石会比较可靠?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工人党市镇会议题会不会在东部战役中发酵?

我想工人党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这大概也是原议员们都留守原来的选区,让新生力军出战新的选区的原因。过去两个星期,工人党的新人每次碰到关于市镇会的问题,包括他们有没有向党领导追问内情的问题时,他们的答复总是不谈这个课题,或者说党领导已经向他们说明。这给人的印象是,工人党设法让这些新人和市镇会议题切割,以便在竞选时有回旋空间,如果胜选,这些新人会吸取前人的经验和教训,把市镇会管好。

总之,选举是一场斗智。东部这两场有趣的战事,要看哪一方在未来10天里更能摸透东风,御风而行。

哪一方对“未来”的描述,比较能获得选民的共鸣?选择反对党,是不是就比较民主,比较能展现民权?选择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是不是就等于放弃民权?“未来”,是不是有“政绩”为基石会比较可靠?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