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配套应否“一视同仁”? 学者议员意见不一

专家学者与社会服务工作者受访时建议,应考虑放宽津贴范围,照顾建国一代年长者急症医疗护理以外的其他医护需求,例如长期护理。(档案照片)

2014年2月11日 星期二

建国一代配套反应

有学者建议政府按照符合建国一代标准者的需求灵活决定津贴数额与援助方式,但也有人认为应一视同仁,才不违背向所有建国先驱致敬的初衷。

黄伟曼 报道

ngwaimun@sph.com.sg

针对政府是否应该根据年长国人的支付能力分发建国一代配套,昨天受访的专家学者、议员与社会服务工作者意见分歧。有学者建议政府按照符合建国一代标准者的需求灵活决定津贴数额与援助方式,但也有人认为应一视同仁,才不会违背向所有对建国有功的先驱致敬的初衷。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总统府园地举行感恩会时宣布,凡是生于1949年12月31日或之前(目前65岁或以上),并在1986年12月31日或之前成为公民,在本地生活或工作的第一代新加坡人将终身在医疗费用上获得额外援助。他也指出,符合条件者越年长,可获的福利越多。

常对医疗政策发表意见的独立顾问林方源医生提醒说,65岁以上年长公民的标准广泛,不同人有不同需求,政府应确保配套不会以“一体适用”(one-size-fits-all)的方式,决定医药津贴配额的多寡。

他指出,除了应采取支付能力调查之外,政府也应持续检讨配套,考虑放宽津贴范围,针对那些无法透过使用保健储蓄与健保双全等计划满足的特定医药需求,为年长国人提供援助。

他说:“若要实现提供终身医药保障的承诺,配套津贴必须跟得上医药费涨幅,除了急症医疗护理,也要包括长期护理。”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同意应进行支付能力调查来分发配套,认为社会大众普遍已能够接受“需要者得更多”的原则。他也认为政府应考虑建国一代年长国人医药以外的需求,照顾他们精神上的需求。

触爱社会服务总经理黄念松建议政府探讨为建国一代年长者提供社会关怀护理方面的津贴援助。他透露,触爱社会服务旗下的裕廊和大巴窑居家护理服务,以及位于芽笼峇鲁的乐龄活动中心,所服务的年长者人数去年显著增加14.7%,一共2300人。

今年满65岁的活跃乐龄理事会(Council for Third Age,简称C3A)主席余福金符合配套标准,但认为自己在国家独立初期未进入职场,不算是“建国一代”。因此,他认为若根据支付能力分发配套,可确保其他更需援助者能获妥当照顾。

他说:“我相信当年为国贡献者努力打拼不是为了得到奖励。如今,我们的下一代能够有更好的生活,这已经是最大的安慰。”

根据收入衡量有一定难度

然而,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主席蓝彬明医生与飞跃家庭服务中心执行主任凌展辉都不同意根据建国一代的收入等标准来衡量每一个人的贡献,认为这会有困难。凌展辉指出,中等或高收入者若选择最基本的护理,也应获得津贴。

蓝彬明也认为,不应将建国一代配套与其他提供给低收入年长者的经济援助配套混为一谈。“建国配套的宗旨是要感谢建国一代为建国贡献,对于他们将新加坡打造为我们这个繁荣且和平的家,予以肯定。”

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成员、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谢世儒则认为,若从实际角度出发,可以理解政府在资金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希望将资源最大化地给予最需要的人。

他指出,在设计某种依据收入来给予不同程度资助的过程中,政府的做法必须更具敏感度,一些国人对“支付能力调查”存有负面看法,如果做得不好,会让一群住在私宅的年长者觉得自己被冷落。


来源:联合早报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