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诚实政府据理力争

2018年3月09日 星期五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昨天在国会发表声明,厘清一番引起数位部长抨击的言论。

尽管尝试据理力争,力求不被冠上“暗指政府不诚实”的标签,但林瑞莲的澄清再度引来国会领袖傅海燕和财政部长王瑞杰的反击。

在这场历时近22分钟的激辩中,工人党党魁刘程强也起身发言、参与辩论,针对政府宣布调涨消费税的时间点发问。

以下是林瑞莲、傅海燕、王瑞杰和刘程强的辩论摘要。

①傅海燕:若没实据就应查证

林瑞莲承认自己确实曾怀疑政府有意调涨消费税,并在双方展开激辩时提出疑问,但没有指控政府不诚实,也没有这个意图。

她也强烈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行动党议员过度归纳我的言论与意图,他们根据自己过度活跃的想象力和过度的敏感做出解读。既然政府现在驳斥并没有意图立刻调高消费税,那我可以接受我当时的质疑或许并不正确”。

傅海燕则重申,财长、总理和副总理尚达曼都先后表明,政府在长远规划中一直都在思考要为了下一个10年增税,但“就有这么一位议员到国会发言,指控他们其实另有计划”。她因此对林瑞莲在做出虚假指控之后,又没有向国会道歉而感到失望。

傅海燕说,林瑞莲的虚假指控伤害、也破坏了李总理、尚达曼和王瑞杰的名誉,因为林瑞莲提出了质疑,不愿撤回指控,也不道歉。

她认为,议员应该负责任地享有国会特权,在国会发言时若没有实据就应该查证,在查证之后也应该考虑到之前的发言是否有损国会同僚的诚信。傅海燕认为,林瑞莲的说辞已对同僚诚信造成伤害。

傅海燕接着提醒国会议员不能滥用国会特权,在国会上做出误导性的陈述。国会议员没有权利在没有经过查证就做出毫无根据的指控,又或者是在证实没有实据之后,在知情的情况下坚持指控。

议员应负责任地享有国会特权,在国会发言时若没有实据就应查证……议员不能滥用国会特权,在国会上做出误导性的陈述。——傅海燕

②林瑞莲:质疑是履行代议士义务

林瑞莲细数了一系列导致她以为政府有可能在这次预算案中调高消费税的事件,特别是政府从未澄清相关媒体报道,也没纠正经济师对国家即将调高消费税的预测。

她说,自己在双方展开激辩时提出疑问,其实是在履行代议士义务,也就是传达民意,提出民间反馈和疑惑。

20180309_news_parliament2_Large.jpg
经过多天审视事实之后,林瑞莲是否仍觉得自己的质疑有根据,又会否接受政府立场一致的解释,接受政府并没有改变计划?——王瑞杰

王瑞杰表示,他能接受激辩时可能说出有违原意的话,但他要知道经过多天审视事实之后,林瑞莲是否还是觉得自己的质疑有根据,又是否会接受政府立场一致的解释,接受政府并没有改变计划。

对此林瑞莲说:“我能接受质疑可能错了,但我不能接受我的质疑没有根据(的说法),也不能接受我作为议员失职了,或玩忽职守。”

我能接受质疑可能错了,但我不能接受我的质疑没有根据(的说法),也不能接受我作为议员失职了,或玩忽职守。——林瑞莲

③各方激辩宣布调高消费税时间点

王瑞杰说,预算案是非常严肃的计划,政府谨慎小心地准备了预算案,而细节一直到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才会宣布,因为这对本地乃至国际市场都会有影响。

林瑞莲回应,财政预算案是机密,只有内阁部长知道实情,她本身并不知道实情。

20180309_news_parliament1_Large.jpg
政府大可提早说明,它没有打算在这次预算案中正式调高消费税,这就能消除人民的疑虑。——刘程强

刘程强则说,财政预算案的细节尽管得保密以免影响市场,但政府大可提早说明,它没有打算在这次预算案中正式调高消费税,这就能消除人民的疑虑。

他说,就因为王瑞杰默不吭声,说要增税但又没有明言是针对哪项税务,加剧了人们的混乱,形成政府将调高消费税的印象。

刘程强表示能理解在激辩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情况,但如今已经很清楚,政府没有在当时就提高消费税的意图,而林瑞莲也已经接受这点并指出当时的质疑并不完全正确。

④林瑞莲:是否是双重标准

林瑞莲指出,李总理去年在总结欧思礼路故居辩论时说,议员若觉得政府出了错,就有责任追究事实,以个人名义提出指责和质疑;即使没有十足把握,他们也应在国会质问政府,要求政府解释回答。她因此追问,这是否存有双重标准:要还总理清白时有一个标准,在讨论向人民增税的疑问时又有另一个?

傅海燕回应说,议员有义务和责任代表人民在国会里发言,但国会议事厅是用来进行严肃辩论、制定法律,以及认真讨论国家未来的地方。因此,议员在国会提出看法、假设、意见和民众的不满之前,必须查核事实。

“这也是议员在国会里发言,以及经济学者和分析师等在国会外发言的不同之处。我们对同僚和国人都有责任,必须在国会上负责任地发言,而这正是李显龙总理所阐述的标准。”


来源:联合早报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