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林瑞莲毕丹星等人 被市镇会起诉追讨3370万

遭起诉的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右二)、党主席林瑞莲(右三)和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主席毕丹星(右一)昨天在接见选民活动前接受媒体访问,更有居民在旁围观。(萧紫薇摄)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AHTC是在21日入禀高等法院,向七人和一个单位展开民事诉讼。其中,刘程强和林瑞莲被指设立了一套有问题的系统,让受委的前管理代理FMSS和负责人得以从中牟利。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所委任的独立委员会,透过诉讼途径向数名市镇会理事追讨超过3370万元,并指这些理事违反受托和应尽的责任。这意味着这些理事过去付给市镇会管理代理和电梯维修与紧急服务承包商的款项无效,必须为市镇会所蒙受的损失负责。

刘程强林瑞莲毕丹星 否认指控要抗辩到底

被起诉的工人党秘书长、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当选理事刘程强,主席、市镇会副主席林瑞莲,以及助理秘书长、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昨天发表联合声明,证实个别收到索偿文件。但这三名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否认所有指控,并表示将抗辩到底。

AHTC是在本月21日(上周五)入禀高等法院,向七人和一个单位展开民事诉讼。其中,刘程强和林瑞莲被指设立了一套有问题的系统,让受委的前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和负责人得以从中牟利。

索偿书指出:“没有一个市镇会理事能够在不违反责任的情况下,合理地批准有关系统。”

因此,AHTC认为刘程强和林瑞莲、FMSS的老板侯文芳和FMSS本身,必须对市镇会在2011年7月15日和2015年7月14日间,付给FMSS和承包商FMSI的超过3370万元负责。

AHTC也在索偿书中指出,FMSS征收较高的管理费,刘程强和林瑞莲须为超过125万元的差额负责,说明他们如何从委任FMSS中受益。但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在声明中指出,他们“没有从中获得一分一毫的利益”。

林瑞莲、毕丹星、市镇会的受委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也被指应为10个建筑项目的将近280万元损失负责。符策涫也是工人党副组织秘书,曾在2015年大选中代表工人党角逐义顺集选区议席,但败北。

索偿书说,尽管市镇会财政条规规定价值超过7万元的项目都必须招标,也要注明不接受最低应标价格的原因,但由上述数人组成的市镇会招标与合约委员会却没这么做,须为损失负责。

刘程强、林瑞莲、毕丹星、蔡誌泓和符策涫已联聘Tan Rajah & Cheah律师事务所,代表AHTC的则是旭龄及穆(Shook Lin & Bok)律师事务所。审前会议暂定在8月31日举行。

AHTC今年初委任由高级律师菲立·惹耶勒南(Philip Jeyaretnam)领导的独立委员会,以跟进市镇会独立会计师事务所KPMG有关市镇会已付款项的审查报告结果,并在必要时采取行动,包括法律行动。委员会其他成员是高级律师斯尼华申(N Sreenivasan)和KPMG合伙人王邦泰。菲立·惹耶勒南受询时表示不愿置评。

建屋发展局接获独立委员会的通知,得知市镇会在高庭向林瑞莲、刘程强和毕丹星等人展开索赔行动后,发文告表示正详阅相关索偿,并会请示总检察署的意见。

根据KPMG会计师事务所去年10月31日呈交市镇会和建屋发展局的审查报告,AHTC有至少2300万元的款项是由利益冲突者自行批准给自己的,这当中存在利益冲突的疑点。

2015年2月,审计总长在完成一年的审计工作后,公布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HPETC)2012-13财政年财务报告的审计结果时,则指出市镇会内部会计程序存在根本缺陷,如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以及内部管控措施薄弱和不足。

工人党在2015年9月大选中失守榜鹅东区后,把AHPETC重组为AHTC。

刘程强昨晚在区内接见选民活动前与林瑞莲和毕丹星一同接受媒体访问。刘程强表示问心无愧:“我们做事秉持诚信,也以我们居民的最大利益为念,没有不诚实的意图。”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