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栋:总理弟妹要拉他下台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认为,李玮玲和李显扬对李显龙总理做出多项指控,目的是要拉李总理下台。他吁请李家人把争吵留在私人空间,寻求调解和仲裁。(新加坡国会提供)

2017年7月05日 星期三

【李家故居争端】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认为,李玮玲和李显扬对李显龙总理做出多项指控的目的,明显是要把李总理拉下台。

吴作栋昨天在国会发言时说,李玮玲和李显扬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不惜让政府和新加坡人“承受巨大的附带伤害”。他指出,围绕欧思礼路38号的争端“只是这个家庭深层裂痕的遮羞布”,而这些裂痕可能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形成。

吴作栋也质问李玮玲和李显扬的动机。“他们是为了拯救新加坡而大义灭亲,还是不顾对新加坡造成的伤害,一心要报仇雪恨?”他强调,李家姐弟要撕裂手足关系纵然算是家庭私事,但如果在玉石俱焚的过程中也把新加坡摧毁,那就是大家的事。

吴作栋演讲全文

李家兄弟姐妹这场悲哀的公开争吵虽是小题大做,却把我们大家都卷了进来,不但损害了新加坡的声誉,也让政府无法集中注意力在远更重要的工作上。

由于做出指责的是李家的人,因此特别有分量。就算新加坡人继续信任总理、信任政府,公众还是难免感到混乱和忧心。所以,把事情解释清楚、重新建立起信任并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是很迫切的。这是我们的责任,为的是要对选民负责。

我关心的倒不是欧思礼路38号的命运或家庭恩怨,这都跟新加坡人每天关心的事没什么关系。我想要谈的是对领导人的恣意攻击(wilful attack)以及不知不觉间公众对制度信任的侵蚀。我们在国会里关注的核心,是总理和政府制度的诚信以及信任。要是没了这些,新加坡就会沦为第三世界国家。

政府的零贪污使得新加坡与众不同,总理是维护零贪污的核心。人民的信任赋予他手握国家权利的关键杠杆,对他的信任一旦消失,他的道德威权和政治资本就会萎缩。因此,总理无时无刻的自我审查,以及行使其巨大权利时的克制和拿捏就变得至关重要。这是躲不过公众监察的。一个人的品格会完全袒露出来,因此必须全力以赴,这是我们要坚持的标准。

我依然认为,如果有部长认为有人对他作出没有根据的指控,他就要提告。总理也在发言中解释了他为什么选择不提告。我非常理解他的两难。身为家中长子,他即便是赔上政治地位,也怀抱着想要同弟妹和解的希望,不论这个希望有多渺茫。的确,我也劝过他和李显扬把分歧和误解讲清楚并和解。把这些恩怨延续到下一代绝不值得。

考虑到事件的急迫,我对总理开诚布公的勇气,肯让自己和部长在国会里接受质询表示赞赏。

部长委员会是否笼罩在秘密之中?副总理张志贤和部长们是否是总理的傀儡?你们已经听到了张志贤副总理昨天的解释。当年,他在海军表现杰出,我把他引入政坛。他跟我一起,参加1992年的马林百列集选区补选,之后的好几个重要任命他都表现优异。今天,他是主管公共事务的部长,也是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如果说他盲目跟着总理的吩咐做事,姑且不论人民行动党和他副总理的身份,也起码是对公共服务和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侮辱。

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深层裂痕遮羞布

其他很多部长也在李光耀先生的手下做过事,他们也反对过李光耀。李光耀告诉他们,想在死后把房子拆了,这些部长对他说“不”,他们也不是唯命是从的“应声虫”。

因此,我的结论是,真正的问题不是钱,也不是房子。欧思礼路38号只是这个家庭深层裂痕的遮羞布,或许是几十年前就有的裂痕。那么指责总理的人,真正的动机是什么?

他们是为了拯救新加坡而大义灭亲,还是不顾对新加坡造成的伤害,一心要报仇雪恨?我留心倾听。根据李显扬和他的妻子向外人毫无遮拦的说法,他们的目的显然是不计对政府和新加坡人造成的附带伤害,也要把总理拉下台。

这已经不是什么愤世嫉俗的室内游戏(parlour game)。如果李家姐弟要的是挥霍掉李光耀的清誉和文化遗产,并撕裂手足之情,那是一场悲剧,但还算是家庭私事。但如果在他们玉石俱焚的过程中,他们也把新加坡摧毁了,那就是大家的事了。

没有实质证据的指责通过面簿和媒体漫天散布,让人厌恶。新加坡人对此已很反感和疲累。我们不能,也不会被当成棋子任人摆布。

再次肯定 完全信任总理诚信

当这场辩论结束时,我们一定要有个清楚的结论——要么在被指滥权这件事上还总理一个清白,要么就要谴责他。

我听了总理和副总理的发言,我也密切留意李显扬在网上发表的长长的博文。我也听了议员们的看法和问题,特别是工人党和非选区议员的。我再次肯定对总理诚信的完全信任。我认识他、同他密切共事超过30年。我在1984年把他引进政坛,我也应该提一下,这并非是奉李光耀之命。他(李显龙)当了我14年的副手,而他也做了13年的总理。

这次的事件,事实上恰恰反映了总理的政治敏感度和诚信。他把售卖欧思礼路38号的所得捐出去,这样就不会有人指责他能在政府征地时获利。他把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和家庭利益之上。

我仍然密切留意政府事务,这是前总理的职业病。在这件事情上,总理和副总理的说法符合我对政府和部长做事方式的了解。对张副总理领导部长委员会的独立性,我也感到非常满意。我在2016年6月同张志贤见面,了解他对欧思礼路38号一系列选项的想法。总理在那之前的一年前,已经回避参与任何跟李光耀故居有关的政府决策。我尝试在总理和李显扬之间调解。我在2016年6月23日把副总理的想法转达给显扬。我告诉显扬,有关房子的争执其实是他和政府之间的争执,而不是跟显龙的争执,因为显龙在房子的去留问题上做不了主。我向显扬强调了这点。

我同意刘程强的说法,我们应该结束这场风波,然后继续前进。但他问应该怎么做?我来告诉他。

我已经明确表达了我对总理和政府诚信的立场。作为当时的总理,我在1996年为了李光耀和李显龙在玉纳园(Nassim Jade)购买的公寓单位调查过他们。在我对总理的品格和诚信下定论时,我当时的判断和诚信都像今天一样受到考验。

听了两边和政府说了这么多,显然的,这些指责没有根据。外面有很多被歪曲的事实,我请刘程强和其他工人党议员,以及非选区议员也表明他们对总理和政府诚信的立场。

刘程强在发言中说,李显扬和李玮玲医生不应该根据零散的证据,公开对总理作出围绕家庭不满的模糊指责。作出看起来精打细算过的指责,意图破坏总理权威,这不是“建设性政治”(constructive politics)。说得好。那请清楚声明你的结论是这些指责没有根据。

他的同事方荣发念出玮玲和显扬在6月14日的面簿贴文。谁都可以念。这就跟散播谣言差不多。作为国会议员,他应该表明他念出来后的立场。这是我们作为民选议员的职责。在1996年的辩论后,刘程强和詹时中毫不含糊地表明他们的立场。

最后,如果说理说不通,就让我诉诸感情和理性,恳请李家的人别再互相拖累,而是往前看。停止你们的家庭争吵,理清任何误会并和解,如果这无法马上做得到,至少不要让事情恶化。把你们的争吵留在私人空间,寻求调解和仲裁来解决你们的分歧。没有人质疑你们的孝心。显龙、玮玲、显扬,你们的父母为你们感到骄傲。

这是你们的父亲在玉纳园辩论时所说的话:

“让你们的母亲最感到骄傲的,是她的三个孩子——正直、行为端正和高尚……他们被教养成正直的人,他们也应该继续是正直的人。就像我说过的,这是一种荣誉的准则。如果你破坏这个准则,你会蒙羞……为自己和家庭蒙羞。”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