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吁议员从更宏观角度看待预算案

2017年3月02日 星期四

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昨天呼吁朝野议员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待预算案。他指出,尽管政府整体预算收支预计仍有盈余,各个财政收入来源却随时可能受外在因素影响,下来的财政可持续性必须获得更大的关注。

他也反驳工人党议员指预算案背后有政治考量的说法,并强调政府除了必须解决企业面对的“短痛”,也要为长远经济发展做打算。

陈振声也是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他昨天在国会参与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辩论时解释说,即便政府整体预算收支预计有19亿元财政盈余,但约700亿元的总经常收入中,有约140亿元是国家储备的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这表示政府每5元的预计收入中,有1元其实是来自储备金净投资回报。

更重要的是,陈振声指出,在很大程度上受外在经济因素影响的NIRC目前已是政府四大财源中,带来最大收入的财源。除了NIRC之外,我国财政收入也来自公司税、消费税和个人所得税等三大税源。

陈振声说:“如今我们在预算案中必须更依赖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这与几年前的财政情况不同。如果进一步思考的话,我们也必须反问自己,这四大财源中,到底有哪一个是受我们控制的?”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前天参与辩论时质疑新财年的收支预算是否如财政部长王瑞杰所说,是属扩张性的,即若不把NIRC等计算在内,公共开支多过政府收入。他因此质疑,政府是否其实还可为企业制定更多短期刺激措施,而不这么做只是因政治因素,希望把“弹药留到更接近大选时才用”?

对此,陈振声指出,不论是NIRC或是其他税源,都受外在周期性因素影响,他自己也没有信心政府预算收支会如预计有19亿元盈余。他说:“万一经济情况恶化怎么办?我们也许会需要用更多钱来帮助新加坡人。”

反驳有大选考量说法

他也反驳贝理安对于政府有大选考量的说法。他指出,相反的,与其他国家不同,不论是人民行动党或其他政党执政,制度的设计已确保我国政府必须在花钱之前先确保有足够收入来源。

陈振声也指出,这次的预算案并不像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所说,只是做出微调,而无大动作(wait-and-see budget);事实上,7亿元的公共建筑工程,以及为特定行业推出的措施,都是具针对性的。

他说,在两天的预算案辩论中,他观察到朝野议员在为人民与企业发声时,更多聚焦在民众与企业会得到哪些甜头,又需要额外支付多少。他指出,预算案不应只关乎个人,而是关系到新加坡的未来,长期的考量是重要的。

他说:“经济的管控不像调整房间温度那么简单,不是动一动调温器就能做到的……如果经济形势转坏,即使我们立即做出调控,也没有人能保证会马上见效。”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