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善高解释水费上调: 正确定价才能反映水资源稀缺价值

2017年3月02日 星期四

马善高说,水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战略问题,政府希望通过正确定价,培养人人省水的习惯,让省水成为“我们DNA的一部分”。

hosb@sph.com.sg

政府必须为水正确定价,才能反映我国水资源的稀缺价值,并推动国人培养省水习惯。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和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昨天在国会参与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辩论时,分别回应多名议员和民众对水费上调的关注。

马善高强调,水在我国的价值和重要性超乎任何商品,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战略问题。

他说,政府上一次在1997年调整水价时,正面临许多不稳定因素,包括马来西亚方面表示要切断水供、新加坡又才刚刚发展海水淡化技术。

为了让国人深刻理解水的重要性并谨慎用水,政府决定根据生产下一滴水的长期边际成本(long-term marginal cost)来制定水价。

当年新生水还不存在,水价基本是按照淡化海水的成本计算,而这项技术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

马善高指出,由于我国在水科技方面的能力不断提升,生产水的成本在过去17年才能得到控制,不影响水价。“可是成本仍逐年上升,到了某个时间点,调整水价变得必要。”

他举例,新泉(SingSpring)海水淡化厂在2005年的首年成本价为每立方米0.78元,而预料在2020年前建成的滨海东海水淡化厂,首年成本价为每立方米1.08元,涨幅40%。

由于新加坡不可能大幅度扩大集水区面积,陈振声认为要增加水供就只有两个做法——加大对科技的依赖,不论是进行海水淡化还是生产新生水,以及与柔佛当局合作,达成新柔双赢方案。

他说,新加坡过去只有麦里芝、实里达和贝雅士三个蓄水池,现在却有17个。“今天,三分之二的土地总面积是集水区,我敢说没有其他国家做出类似规划。……新加坡的大部分主要河流都被筑坝蓄拦了,河水不再流入大海。”

肯定科技协助我国满足部分水供需求的同时,陈振声敦促人民谨慎用水。“我们要增设多少个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才能确保水源不再是用来指在我们头上的武器。”

据报道,柔佛在林桂水坝上游取水。陈振声说,这固然影响产量但我国将致力于同马来西亚政府合作,探讨如何开源以惠及新马人民。

他说,有必要提高民众对水供挑战的意识。“我们这么激烈的讨论显示这个课题被全国忽略太久了……不管我们选择以什么方法提高人民这方面的意识,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水资源攸关存亡问题。”

马善高也语重心长地说:“尽管我们在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已注入巨额投资,但事实是,我们仍然是一个‘水供紧张’(water stress)的国家。”

政府将在今年7月分两次上调水价格,到了明年7月第二次上调时,国人和企业的水费将一共上调30%。

马善高说,政府希望通过正确定价,培养人人省水的习惯,让省水成为“我们DNA的一部分”。

他说,水价调高后,水费将保持在多数家庭的每月家庭收入1%以内,多数国人还是能负担得起。

在所有家庭用户当中,75%的每月水费涨额将少于18元。四分之三的企业每月须缴付的水费则增加不超过25元,换句话说是每天增加不到1元。

昨天共有34名国会议员参与政府财政政策辩论,前后历时超过八个小时。

国会今天继续辩论新财政年的政府财政政策,过后,国会拨款委员会将开始辩论各部门的开支预算。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