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议员认为 经济放缓期涨水费不合时宜

有议员担心,上调水费的决定模糊了预算案的焦点,呼吁暂时别增加水费。(叶振忠摄)

2017年3月01日 星期三

国会

【财政预算案辩论】

议员林谋泉呼吁政府考虑不在今年调高水费,非选区议员贝理安认为,经济情况重重困难,不应在短短几个月里,相继上调电费、煤气、停车费和水费等。

经济前景不明朗,多种费用将相继调高,数名国会议员认为此时上调水费三成的决定有待商榷,但也有代议士支持这么做。

议员林谋泉(蒙巴登区)昨天参加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的首天辩论时,呼吁政府考虑不在今年里调高水费。

他说:“虽说永远也不会有适合上调水电费的时候,但在经济不明朗时这么做肯定不合时宜。让人遗憾的是,上调水费30%似乎模糊了预算案的焦点,也就是规划我们的未来,并且在瞬间万变的世界里重组经济。很多人关注水费增加,忘记或忽略了其实有其他减轻新加坡人负担的措施。”

如果不能延后上调水费的决定,林谋泉希望政府会考虑确保商家不从水费上涨中牟利,例如设立取缔牟取暴利委员会(Committee Against Profiteering)。

政府曾在1994年设立这样的委员会,处理针对商家假借消费税率上涨,抬高物价牟取暴利的投诉。

政府将在今年和明年的7月,分两次把水价调高30%,也会从今年7月起,征收新生水耗水税,税额为新生水费的10%。

这些决定也遭工人党议员批评。非选区议员贝理安认为,经济情况重重困难,不应在短短几个月里,相继上调电费、煤气、停车费和水费等。

贝理安质问:“几个月里陆续上调价格或许具政治意义,因为目前距离下届大选还有三年,人们到时就忘记了。但这么做具经济意义吗?”

据他观察,政府近年在新一届国会开始初期确保取得财政盈余,在任期即将结束并举行大选时,则出现开支赤字,“以致一些经济学者公开预测特定年份的预算案将是‘大选年预算案’,将花掉所累积的盈余”。

另一名非选区议员陈立峰形容水费上调“不仅突然,涨幅更是出乎人们意料的高”。加上政府也决定征收耗水税,他认为这将更加重人民的负担。

他说,首当其冲的将是依赖用水的行业,例如饮食业和用水量大的工业。他也担心水费上涨会引起不良的连锁反应,导致其他日用品的价格水涨船高,以致生活费增加。他和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都提出如何设定水费的问题。

陈立峰引述财政部长王瑞杰的话说,上调水费是要反映海水淡化和新生水的较高生产成本,但我国设立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多年,新加坡在水供方面目前也有更多选择,何来“突然间出现更高成本的问题”。

也有议员支持涨水费

指反映成本减少浪费

尽管理解人们的忧虑,也有国会议员支持上调水费。

议员郭献川(义顺集选区)说,香港《南华早报》不久前刊登了呼吁香港跟随新加坡步伐,上调水费的报道。报道引述联合国和智库专家的看法,敦促政府多加投资水基础设施,反映水的真正成本以减少浪费,并同时确保弱势者不受冲击。

郭献川说:“为水正确定价,确保气候变化时水资源充足,不仅是新加坡面对的挑战。我们必须果断应对,但同时照顾好弱势群体。”

议员李奕贤(东海岸集选区)留意到,本区域去年遭遇非常干旱的天气,多个马来西亚地区如玻璃市(Perlis)、彭亨、马六甲、柔佛和沙巴都纷纷制水,但新加坡却没这么做。

他说:“与必须拨出数十亿元在未来建造新生水厂相比,水费增加三成是项必要的小保险。许多缺水的国家所面对的问题,比我们严重好多倍。”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