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与工人党议员交锋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昨天参与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辩论时,猛烈批评工人党荒谬地提出设立参议院的建议,也指工人党对于民选总统制度以及如何监管国家储备金的立场反复不定。

工人党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林瑞莲和非选区议员吴佩松、贝理安之后纷纷反驳尚穆根的论点,朝野再次引发激烈交锋,历时25分钟。

林瑞莲:

我们感到受宠若惊,部长花了这么长时间反复盘问工人党。但部长自己已承认,总统要扮演的监管和象征角色,潜在有一些互相拉扯的紧张关系。

因此,我们建议废除民选总统制度,回归象征角色,这可保障总统无须与政府对峙,也无须与一个将有更多成员、权利也更大的总统顾问理事会对峙。要如何确保这不会发生,我至今没有听到政府提供可信的说法。

至于总统可能有不光彩的举止,从国会实况(Hansard)报告记录来看,这是一个连行动党资深部长都觉得可能发生的事。部长难道不认为这是合理的担忧吗?

至于工人党对纳丹先生的致敬,我不太理解部长的意思,因为我们是向他个人致敬,不是谈论(民选总统)制度的设计,以及潜在问题。我想,这两者是相当不同的。

尚穆根:

这是相当有趣的。工人党发表一份报告并提出建议,说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要有参议院、八名民选参议员,也要公投,而这是一个第一世界国会。

在这之后林小姐却说:“你为什么检视我们的提议?是的,它很糟糕,但你为什么在看?”

这是非常惊人的。这就等于承认这是经不起检视的建议,否则你必定会站出来维护它。但我想你已经放弃了,并尝试谈论其他课题。

对于潜在的紧张关系,这的确存在。但,应对的方式不是废除现有体制并设立新的,而且是一个存在很多根本缺陷的新体制。

至于总统可能有不光彩的举止,没有人能肯定这永远都不会发生,但直到我们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这(民选总统制度)就是我们现在的方案。我们至今没有看到更好的方案。

纳丹先生的部分,我想说的是你已经承认他对新加坡的贡献,认同他是好人,所以结论是他负责任地履行职权,因此这与你暗指民选总统制度是一个圈套设局的说法相抵触。

吴佩松:

1990年10月5日,时任副总理的吴作栋指出,政府要推行的是一个混合式的参议院,六名受委参议员组成总统顾问理事会,一名当选参议员担任民选总统。

部长对于我们的提议显得很吃惊,并说它荒谬、根本上有很多缺陷,那他怎么看待吴作栋当时的看法?

尚穆根:

不要只看国会实况,也应该看看之前的白皮书。白皮书显示,政府已仔细考虑设立参议院、上议院的问题,并决定不采纳。

但政府的方向与你建议的方向非常不同。我也已经屡次解释,你的提议为何根本行不通。

然后你再看看当时的副总理所说。他已经解释我们为什么选择有一人当选,以及成立一个不是民选的顾问理事会。

贝理安:

部长说,参议院可能导致政治僵局,这是离奇的。政府提议的非民选顾问理事会,可以阻挡总统的否决权,这就不会导致政治僵局吗?

此外,有关如何避免参议院被政治化,我想问部长,民选总统也面对同样的政治化风险,你要怎么处理?

你想要改变讨论的方向,不要谈论(政治化),而是关注技术细节,但就不去理会这制度最根本层面的设计吗?

宪法委员会已经点出(政治化的风险),但你不想谈论,却又指参议院的制度会有政治化的风险。

尚穆根:

不清楚你是否理解我们已经说过的话。我们了解也接受有这个风险。我们一向承认有这个风险,也不回避问题,但在权衡之后,我们最终还是需要一名监管储备金者,避免不诚实的人掏空储备金。

除非有人可以建议一个更好的体制,否则我们的评估是值得去冒这个风险。我们的经验显示,只要选出好的人选,好的总统,这个风险是可以控制得很好的。

反观,新的提议是一场彻底的灾难。你们甚至羞愧到不愿回答相关问题。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