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工人党提设参议院建议站不住脚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尚穆根说,来自工人党的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和陈立峰都承认,符合竞选参议员的条件与民选总统一样,因为参议员仍须扮演监管角色。但这等于选出八名与总统有一样资历的人,等同我国会有八位民选总统。

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批评工人党提出设参议院建议,有如“用沙堆成的房子”般站不住脚,也与工人党反对民选总统制度的精神自相矛盾。

他昨天参与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辩论时指出,工人党的建议不比民选总统制度好,而且存在诸多根本的瑕疵。

工人党前天建议,由民选的参议院接手总统原有的监管权限。选举委员会先筛选16名合格参选人,之后在全国选举中胜出的八人将担任参议员。

工人党也认为,修宪后的总统选举门槛越来越高,把参选者范围缩小至“超级精英”,这只会产生亲体制的总统,而修宪和推行民选总统制度的动机是要牵制非人民行动党组成的政府。

尚穆根回应时说,来自工人党的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和陈立峰都承认,符合竞选参议员的条件与民选总统一样,因为参议员仍须扮演监管角色。但这等于选出八名与总统有一样资历的人,等同我国会有八位民选总统。

“有没有人想过,这与工人党批评反对的精英主义有什么差别?情况会不会恶化八倍甚至是16倍?”

尚穆根指出,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表示有关建议虽不完美,但应关注本质而不是细节。“可是这建议完全行不通也不合理,你不能因为无法回答问题而拒绝咨询过程。基本上你是恳求我们不要继续质问,但国会就是一个发问的地方,仔细检视每个提案。”

“你不能把半桶水、荒谬的提案带进国会,然后要求人们不要追根究底。‘第一世界国会’是否听起来很熟悉?”

“第一世界国会”是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时,推出的竞选口号。

尚穆根说,工人党假设民选总统可能做出不光彩的事,但同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林瑞莲和毕丹星不久前才在国会赞颂前总统纳丹。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天在总结修宪法案二读辩论时,延续了尚穆根的论调。张志贤说:“工人党是在质疑历任民选总统无法独立行事,没有履行职责吗?工人党不是在国会上认同王鼎昌总统有独立的思维,以及纳丹总统对待他们的方式吗?我们不应该不公地数落制度,并为了要争取政治筹码,刻意中伤正直的人。”

张志贤:工人党没深思熟虑 不清楚细节就要全国公投

张志贤指出,工人党对于设立参议院的细节摇摆不定。“治国是非常严肃复杂的,没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党会以如此傲慢的态度对待重要的议题。工人党没有深思熟虑,没有明确的计划,连细节都不清楚就要举行全国公投。”

他也批评工人党以“宪法委员会提出同样制度”争取支持是错误的。“委员会说,政府认为适合更彻底改革总统制度时,可考虑回归委任制度,并非做出建议,更不是重大建议。再说,委员会形容的是一组没有否决权的受委专家,与工人党建议由民选参议员组成的上议院截然不同,并非该当所说的‘只有微小差别’。”

张志贤也说,宪法委员会的主要建议围绕改善现有民选总统制度,而政府接纳了多数建议,并在白皮书解释没有接纳某些建议的原因。

尚穆根同样批评工人党没有贯彻其立场。他留意到工人党向宪法委员会建议由国会表决是否让政府动用国家储备金,现在却建议设参议院。

他说:“两者显然不同,任何公道的人都知道不同。林瑞莲坚持两者是一样的。当然,这是可想而知的,她从不承认明显的事。”

“贝理安比较诚实。他坦言工人党看了委员会报告后有了新想法,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承认这是新想法呢?”

针对林瑞莲前天称,有些部长在上届总统选举时彻夜难眠,尚穆根则如此回应:“我向她保证,部长不会难入眠,我们只有在担忧新加坡以及国家的未来时才会失眠。难入睡的应该是那些涉及行为不正当,可构成犯罪的人。”

独立会计事务KPMG日前发表报告,指工人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整体监管环境有多处疏漏,理事个人或集体有不正当付款,造成几百万元的公款使用不当。报告也指出,这些失误若是蓄意触犯,“可构成犯罪行为”。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