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民选总统制能长期稳定我国政治体制

2016年11月09日 星期三

国会昨天继续就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展开辩论,李显龙总理在将近一小时的演讲中,针对涵盖调整民选总统制度的法案提出看法。他既从宏观的角度出发,也从个人的体验娓娓道来,并列举国外的例子。

李总理说,今年1月第13届国会开幕至今,政府落实了乐龄补贴计划(Silver Support Scheme)和终身健保,持续推动“技能创前程”(SkillsFuture),也进一步改进基础设施、住屋和交通等方方面面。

他说,这些都是好政策但必须要先有好的政治,才能确保新加坡政府能推出好政策,带领国家更上一层楼。

李总理强调,在设计政治体制时必须取得一定的平衡:既允许行政机关迅速应对问题有效决策,也有一定的“稳定机制”制衡约束;而“我们的稳定机制就是民选总统”。

李显龙总理指出,民选总统制作为我国的第二把钥匙,是国家储备金和要职任命的把关者,对我国政治体制起长期的稳定作用。

总理昨天在国会参与宪法(修正)法案二读辩论时指出,在民选总统制推行的25年里,虽然总统并没有否决政府提出的任何开支建议,但总统拥有否决的权力,这本身已对新加坡政治起到正面影响。

“总统行使否决权的可能性使政党更小心警惕,不敢在选举中对选民信口开河。人们都知道一个说要花大钱……提供免费教育、医疗和廉价房屋的政府,都必须先说服总统打开国库动用储备金。”

民选总统制促使反对党谨慎提承诺

李总理说,民选总统的存在会促使反对党在提出竞选承诺时更谨慎;相反的,若无总统把关,相信“反对党早在多个选举前就把大笔钱花光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政府可能也会迫于压力,必须提出能与反对党竞争的竞选承诺。

李总理和前天发言的副总理张志贤都以澳大利亚的例子,说明若没有一套监管机制把关,政党间的恶性竞争最终将导致国家入不敷出,转盈为亏。

澳洲的铁矿石产品贸易在数年前进入繁盛期,为政府积攒了大量盈余。然而在每三年举行的大选中,各政党在激烈竞争下陷入恶性“政治拍卖”,竞相提出比对手更大方的福利政策,导致政府开支日益增加。后来商品贸易转淡,收入下跌后,原来负责提供养老金的主权财富基金已亏空,政府除了必须削减开支,未来几年也将陷入财政赤字。

李总理说:“新加坡并没有沦落至如此境地,而部分功劳得归功于这个有权力否决政府动用储备金的民选总统。”

在设计政治体制时,李总理也强调必须取得一定的平衡:既允许行政机关迅速应对问题有效决策,也有一定的“稳定机制”制衡约束。在失衡的情况下,不受约束的政府可能滥用职权采取对国家不利的行动,但过多制约则可能造成政治僵局,英国和美国分别说明了这两种极端所带来的后果。

在英国方面,由于英国没有明确的宪法条文,下议院理论上只需取得过半支持,就能采取任何行动,甚至是废除王室、上议院和选举。制衡角色由法院担当,但在法院与政府唱反调的情况下,政府难以采取行动。例如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后,英国政府欲将被定罪的外籍恐怖分子驱逐出境,但由于案件一直处于诉讼而无法驱逐他们。

美国的政治体制则是拥有过多制约机制:国会、行政机关和最高法院相互牵制,国会本身又分成由独立选举产生的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通常由不同的政党控制,也形成另一层约束。

李总理说,继承英国议会制度的新加坡最初也处于一个极端的边缘,拥有一个不受任何约束、可以为所欲为的国会。后来政府谨慎调整了政治体制,推行民选总统制担任国家储备金和要职任命的把关者,纠正了我国体制的弱点。

“这不是根本上地改变议会民主制,但这个转变是重要的,因为每个体制都需要某种政治稳定机制……对我们而言,我们的稳定机制就是民选总统,我们应保留民选总统,并不断调整其稳定制度的角色。”

总理:有责任在自己卸任前修改制度

目前是适当时机检讨民选总统制度的修改,也是李显龙总理认为自己在卸任前应完成的责任。

李总理昨天在国会上透露,他个人非常关注民选总统制度的修改,强烈认为这是自己应完成的责任,以及须要在现在进行。

他解释,身为年轻部长时,他曾协助吴作栋和其团队将建国总理李光耀对民选总统制的初步概念,发展成完善计划,并在1988年和1990年协助时任律政部长贾古玛教授草拟相关白皮书。

民选总统制自推行以来,李总理也参与其运作,找出其中毛病以不断改进。

当上总理后,李总理也和两位民选总统纳丹和陈庆炎紧密合作,包括在全球金融危机时请示纳丹总统批准动用储备金。

李总理说:“从最初的构想和设计理念,到这个制度在现实中的运作,以及条件如何改变、我们的思想如何演变、应如何改善它以确保在长远未来也能继续运作,这些改变都是我的责任。”

他强调,现在进行这项工作是因为若对它置之不理,把它留给下一代领导人处理,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他们(下一代领导人)对这个制度没有长时间的经验,在处理方面会遇到更多困难。我很确定修改后的结果不会是完美的。我也预想到有一天,我的接班人会觉得有必要对民选总统制进一步做出改善和调整。”

总理强调政策不会天衣无缝

与此同时,李总理也强调这次的修宪法案纵然会让民选总统制在新加坡更好地运作,但没有政策是天衣无缝的;新加坡政治仍有可能走上歧途。譬如民选政府或许有好的出发点,但所推行的政策有可能失败;或民选总统有可能在偏离其宪法角色的基础上获选;又或是总统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有可能变得恶劣,甚至是断绝。

李总理因此认为,强化民选总统制将有助于降低政治情况恶化得不可收拾的概率。然而,他强调我国的安全和未来始终掌握在国人手中。“新加坡人须团结,我们的政治才能有建设性和凝聚力。”

唯才是用和多元种族是新加坡成功的两个关键基石。过去多年来,新加坡制定了有效和经过验证的治理方式,使国家稳定、繁荣。对企业而言,社会和种族稳定是重要且必须维持的。这可让企业无后顾之忧,提前计划和安心调整。企业重视一个稳定和可预测的政治制度,这有利于打造亲商环境。——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新加坡印度商会、新加坡马来商会

马来社群多年来为新加坡社会做出很多贡献,也有优秀的总统参选候选人。总统作为国家象征和储备的监护者,是超越族群归属的,但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社会,让各种族都能通过唯才是用和种族机会均衡的双重机制,担任国家的总统,对于巩固和强化我国的种族和谐、体现多元种族特色,以及继续维护建国以来建立起的信任与融洽非常重要。新的民选总统制度则能确保每个族群的代表都有机会成为新加坡元首……无论是为哪个族群启动的保留选举,都会严格遵照总统参选资格的规定,因此国人应该支持“保留选举”为新加坡带来的新的政治改革,以及兼顾唯才是用和种族均衡的双重机制。——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