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

历任总统黄金辉、王鼎昌、纳丹和现任总统陈庆炎。(档案照)

2016年11月09日 星期三

李显龙总理表示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下届民选总统选举将启动把选举保留给特定族群的全新制度,把参选权利保留给马来族群。一旦辩论中的新加坡共和国宪法(修正)法案在国会通过,意味着如果有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新加坡将在阔别将近半个世纪后,迎来另一位马来总统。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我国迄今只有一位马来族总统,即第一任总统尤索夫依萨(Yusof Ishak)。这位肖像印在新加坡钞票上的前总统,1970年于任内逝世,尔后的46年,我国未产生其他马来族总统。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由大法官梅达顺领导的九人宪法委员会也探讨了如何调整民选总统资格标准和考虑赋予总统顾问理事会更大职权。李总理认为,比较这两个职权范围,“确保不同族群能够也确实成为总统是最棘手的,因为它是我们这个多元种族社会基本信念的核心”。

“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李总理坦言,民选总统是个独特的制度,“让具象征性的国家元首透过全国投票产生,他(民选总统)虽获得民意委托,却未受权治国;他受权在特定环节上说‘不’,却不能推动政策或采取行动”。

此外,激烈的竞选可牵动情绪,候选人容易为了取胜而信口开河,做出的承诺超越宪法赋予他的权限。尽管如此,李总理形容民选总统具稳定作用,他相信民选总统的否决权对新加坡政治发挥了积极影响,“是反对党即便在大选期间,也谨慎对待竞选开支的一个重要原因”。

李总理延续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前天的论述,指出国会本身无法充分保管国家储备,所以需要另一个机制来掌管监管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再说,完全依赖一个体制——国会,会造成单点故障。”

李总理:调整制度难题 不应留给接班人

他重申,目前民选总统制度有效运作,没有改变制度的压力,但他认为他所领导的政府有责任检讨制度,预防问题浮现。民选总统制度在25年前推行,李总理打从一开始就参与了制度的设计,并经历其中的种种调整。为此,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微调和改进制度,确保制度长远可行,而不是把问题交给他的接班人去面对。

除了李总理,另有16名议员昨天参加了辩论,包括两位担任政治职务者和七位工人党议员。

工人党倡议设民选参议院 监管国库及任命要职

一向主张废除民选总统制的工人党认为,政府不应急于修改制度,而是应该举行全国公投。身为该党主席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林瑞莲先指出,工人党倡议由一个民选的参议院(Senate)接手总统原有监管国家储备金和要职任命的责任,让总统扮演好团结国人的角色。

她说,工人党建议在公投中为民众提供两个选项,即人民行动党政府目前推行的民选总统制度,让总统同时扮演象征性和监管国家储备金的角色,以及工人党所倡议的取消民选总统,委任总统作为具象征意义的国家元首。

朝野议员随后就有关课题激烈交锋,多名行动党议员质疑工人党建议的可行性,并要求该党说明所倡议机制如何具体运作。

国会议员今天继续就修宪法案发表看法,提出法案的张志贤将总结辩论。

陈总统不寻求连任

现任总统陈庆炎博士宣布他不会参加下一届民选总统选举。

陈总统透过面簿说:“由于下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我不会参选。我期待在相隔46年后,再次迎来一位马来族总统。”

他表示不改变聚焦,将在余下的任期里继续竭力扮演好国家元首的角色。他不仅将协助促进社区关系,同时也会为新加坡推进国际关系。

陈总统前天在国会开始辩论宪法(修正)法案前,透过国会议长哈莉玛发表了他对修宪以调整民选总统制度的看法。他当时说应适度为宪法注入活力,确保宪法能够与时俱进。

他昨天不忘自己团结新加坡人的责任说:“只要万众一心,我们能够为新加坡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