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与时俱进也须彰显国家元首意义 陈总统:民选总统制不得不改进

2016年11月08日 星期二

鲜少在国会上发言的陈庆炎总统透过国会议长哈莉玛代为宣读致辞,他以自身经验指出,总统监管能力的要求会随着国家变化而越来越高,因此总统须有“敏锐的政策才智和良好的判断能力”,作出对新加坡有利的抉择,所以他支持调高民选总统的资格标准。

新加坡须确保实行了25年的民选总统制与时俱进,可满足长远需求,同时制定一套机制让每个族群都有机会成为总统,使民选总统能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代表所有新加坡人、维持国家团结一致的国家元首。

陈庆炎总统和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天在新加坡宪法(修正)法案进行二读时,同时强调了改进民选总统制的必要性。

鲜少在国会上发言的陈总统在国会辩论法案前,首次针对修改民选总统制公开表达意见。在国会议长哈莉玛代为宣读的致辞中,陈总统从自身履行职务的经验中提炼观点指出,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和外汇储备日益增加,对总统监管能力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根据我的经验,在任期的五年里,总统监管重要资产的工作范围和复杂性已大幅度增加。”

他说,总统须有“敏锐的政策才智和良好的判断能力”,作出对新加坡有利的抉择,因此他支持调高民选总统的资格标准,以确保未来的总统具备管理国家储备金的能力。

这是陈总统上任以来第二次通过国会议长发表个人讲话。他上次这么做是在2012年,表达接受减少总统薪金的意愿。

张志贤在辩论开始时发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讲话,重点阐述此次修宪目的与具体修改条文。

张志贤:总统能防止国库被亏空

他指出,国会本身无法充分保管国家储备,因为一旦陷入“政治竞标”的恶性循环,各政党为吸引选票提出不切实际的竞选承诺,国家势必走向经济破产、债留子孙的道路。民选总统作为第二把钥匙,可有效阻止执政党亏空国库和任用亲信。

张志贤说,民选总统制自1991年落实以来,政府在实践中多次改进制度,但当时未触及一些根本问题。因此当李显龙总理今年初着手展开政治改革时,政府委任了九人宪法委员会,针对调高总统资格标准、保障少数族群有机会担任总统,以及赋予总统顾问理事会更大职权三方面展开检讨。

此次修宪的一大变化是制定一套保障机制,若某一族群在五届选举中没有代表成为总统,下届总统选举将成为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的“保留选举”,但资格标准保持不变,以此确保在奉行唯才是用的同时,各大种族都有机会成为国家最高元首。

张志贤说:“自民选总统制推出以来,多数人关注的是总统监护权比较技术性的方面,有时反而忽略了总统的象征性角色。但实际上,总统的象征性依旧至关重要。我们必须持续强调这个角色,尤其是如今总统通过直选产生,我们难以确保各届总统将继续集体地代表各大种族。”

民选总统制推行至今,只有1999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总统的已故前总统纳丹是非华族;首任总统尤索夫依萨是迄今唯一的马来族总统,他1970年于任内逝世。

张志贤坦言,已有少数种族人士担忧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无法获选为总统。“这会削弱总统作为我们多元种族国家象征的关键角色。”

从政前是海军总长的张志贤指出,新加坡犹如航行在时而平静时而波涛汹涌的汪洋中的船舰,我国须提供适量的压舱物(ballast)稳定船舰,避免颠簸翻覆;但压舱物也不得过于沉重,否则将导致总统与政府各持己见时,国家陷入政治僵局。

他说:“总统是我们船舰上的彩旗,是我们海上身份的象征。我们要确保总统仍然获得各族群新加坡人的认同。”

此次修宪法案也提出增加国会非选区议员人数,从目前的九名增至12名,他们也将享有与当选议员一样的投票权利。目前,非选区议员无法针对修改宪法、拨款法案、财政法案、不信任动议和革除总统职务等事项进行表决。

国会今天继续针对修宪法案展开辩论。李显龙总理、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与主席林瑞莲料将参与辩论。由于工人党向来主张废除民选总统制,也反对非选区议员制度,国会料将见证一场激烈辩论。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