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党内更新正顺利进行 工人党新领导团队“随时能接棒”

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工人党干部大会

12个中委席位有21人角逐,中委名单上,两名新面孔是上届大选代表工人党竞逐马林百列集选区的新人费鲁兹及该党青年团副主席陈广顺。

工人党新任中委更年轻,不但所有六名当选议员与三名非选区议员都获推举入中委,此次中委名单上也出现两个新面孔。该党秘书长刘程强指出,这显示党的领导层更新正顺利进行,新的团队也“随时能够接下领导棒子”。

尽管昨天举行的干部大会上出现刘程强党秘书长职位面对挑战的情况,但是相信这没有对工人党领导层的巩固与更新进程造成太大影响。

新任中委平均年龄减至45岁

在换血过程中,党中委的平均年龄从之前的47岁减至45岁;在原任党副主席、资深干部莫哈默拉喜詹(60岁)没有获选入中委后,空出来的副主席职位接下来在复选中由谁填补,也备受关注。

12个中委席位有21人角逐,中委名单上,两名新面孔是上届大选代表工人党竞逐马林百列集选区的新人费鲁兹(Firuz Khan,49岁,自雇人士),以及该党青年团副主席陈广顺(39岁,教育从业员)。

在中委选举中支持陈硕茂竞逐党秘书长职位的党原副财政索马(L. Somasundaram,53岁)与原中委任保南(54岁)则在中委选举中落选。另一名原中委、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为推动党内领导层更新,选择不参加选举。

毕丹星将出任副主席?

与过去中委选举后由党主席林瑞莲接受媒体访问的安排有别,刘程强、林瑞莲,以及在此次内部选举中以69票最高票进入党中委的毕丹星,昨天在会议结束后一同接受媒体访问。虽然这令大家猜测这是否预示副主席人选很可能是毕丹星,但刘程强受访时澄清说,具体职务由谁担任还得待复选时决定。

今年59岁的刘程强以“岁月不饶人”形容自己必须为党领导层更新做好准备。

工人党去年大选除了丢失榜鹅东区,由刘程强领军的阿裕尼团队也仅以不到两个百分点的微差战胜行动党团队。针对记者询问工人党上届大选成绩是否影响更新步伐,刘程强坦言:“如果当时有更多议员当选,更新也许会比较顺利。不过,以这次的中委选举成绩来看,党内更新还是继续进行,大多数干部也支持这个过程,清楚认识到它的重要性。”

刘程强说,他知道一般民众对工人党的领导层更新有所期待、感到焦虑。他指出,与当年他从前秘书长惹耶勒南手上接下领导棒子的情况比较,遴选下一任秘书长的“跑道”已缩短,但此次中委选举的关键是,它让大家看到工人党如今的核心领导成员已更年轻,好些中委都服务超过一届,团队随时可接手并选出适合的领导。

“我认为我们已经顺利转型,成为一个与年轻一代新加坡人有密切联系的政党。这对于政党的进步非常重要。”

据党内可靠消息来源,除了毕丹星与陈硕茂,此次内部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紧接着就是两名非选区议员贝理安(45岁,咨询公司总裁)与陈立锋(45岁,律师)。

另一名非选区议员吴佩松(42岁,大学副教授)和备受党内领导看好的原副党组织秘书符策涫(39岁,防癌协会公众教育经理),虽顺利进入中委,但得票率在前10名之外。

去年以增补方式进入中委并曾竞逐过东海岸集选区的法洛兹(37岁,自雇者)与新人罗秀雯(32岁,销售咨询顾问)都有参选,但却没能顺利被选进中委。

陈硕茂挑战刘程强

有学者认为“健康竞争”

有学者不排除“做戏”之嫌

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的职位15年来第一次有人挑战,这让人猜测该党党内或已经出现分裂情况,受访学者对此看法不一。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如果出现分裂,干部只会在刘程强和挑战者陈硕茂之间选其一,不会同时把两人送入中委。陈庆文形容陈硕茂的挑战是“多元性和党内健康竞争的表述”。

比尔维尔星:

不要低估“做戏”后果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却认为工人党已出现分裂,只不过难推断什么因素造成分裂。

“我们难以断定这究竟是党内受英文教育者和受华文教育者意见分歧,干部对工人党的政策持不同看法,还是两个性格迥异者之间的冲突。另外,我们甚至不能排除这是一场大戏(wayang)。”

比尔维尔星相信,如果工人党在“做戏”,那它低估了其后果。“透过一场‘戏’彰显党内有民主程序,却忽视务实的新加坡人不盲目追逐民主,这样的做法得不偿失。新加坡人不会相信他们是在做戏,反而会把有内讧的民主视为demo-crazy(疯狂的民主),觉得工人党与其他反对党一样不团结,因而对工人党失去信心。”

陈硕茂于2011年从政,除了在国会初试啼声时,把执政党比喻为唐太宗,并把工人党比喻为不怕讲真话的魏征,让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后他就不再发表精辟的演讲。这让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怀疑,陈硕茂要如何证明本身具领导能力,甚至可取代刘程强出任秘书长一职。她因此不排除这次的挑战经过精心策划,目的是让干部有机会做出选择。

至于如果是一场戏,刘程强和陈硕茂61票对45票的差距似乎太接近,许林珠认为挑战是个先例,没有可参照的指标,也就难以评论有关票数差距是否太小。

尽管对陈硕茂挑战刘程强看法不一,学者们都认可刘程强致力于促进党内领导层更新。陈庆文留意到在本次工人党中委选举中,毕丹星和贝理安两名少数种族人选的票数名列前茅,青年团副主席陈广顺虽没有参加大选经验却顺利入选。

他认为这些都凸显了工人党的领导层已更多元,而中委平均年龄下降则说明“工人党正积极推进领导更新”。

刘程强

澄清三疑问

① 健康亮红灯?

我很健康,没问题!我只是一两个星期前滑倒,手骨折,没什么大碍,感谢大家的关心。至于大家说我瘦了一些,瘦难道是坏事吗?我的身体质量指数(BMI)现在很健康。

② 党内闹分裂?

这个揣测到处都是,谣言满天飞,之前也有人揣测说我跟我们的主席(林瑞莲)有一些问题。我想告诉大家,有人出来竞逐秘书长职位是健康的民主过程,我很欢迎,而不论什么结果,大家都应该团结一致地往前走。这是全体干部认同的事情。

③ 之前推举28名新干部是否为了捍卫秘书长职位?

我们是按照一般程序来推举干部,干部人选由党中委决定。你只要追踪历届干部数据就会发现,一般在大选后受委的干部人数都会增加。这是因为我们在大选过程中有机会审核党员,看哪些人具有升任干部的潜质,如果当选议员与表现良好的新候选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我认为他们也应该获得肯定。推举28名新干部并不奇怪。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