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告政府 朝野就败诉讼费多少交锋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国会

【报道】

黄伟曼 叶伟强 苏文琪 许翔宇 李锦松 报道  zblocal@sph.com.sg

英兰妮指出,有关修改是确保在政府诉讼案中,胜诉方能像民事诉讼或家事诉讼案中一样,要求法庭裁定合理与公平的赔偿。她强调,政府并无意用高额法律费来遏制人们对它提出诉讼。

有关政府诉讼案中是否应给予法庭权力,裁定败诉方应支付胜诉方律师多少讼费的一项修正法案,昨天在国会引发朝野交锋。由于法令之前列明败诉方最多只需支付两名胜诉律师讼费,工人党质疑有关修改可能对败诉方造成额外负担,并导致想提告政府的人却步。但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回应说,政府完全没有这个用意。

英兰妮指出,有关修改是确保在政府诉讼案中,胜诉方能像民事诉讼或家事诉讼案中一样,要求法庭裁定合理与公平的赔偿,政府并没有要用高额法律费来遏制人们对它提出诉讼。

工人党对高额讼费表示关注

国会昨天三读通过法典(杂项修正)法案,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参与法案辩论时,多次针对法案中政府诉讼法令第29条有关讼费的修改,表达“严重的顾虑”。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一度也站起来发言,表示有关修改将让人们误以为在面对政府诉讼时,“除了放弃就别无他法,即使是认为自己被错误起诉也一样”。

林瑞莲说:“任何想要提告政府或遭政府提告的人都会知道,一旦他们打输官司,很可能得赔偿政府律师的讼费。除此之外,他还得付钱给自己的律师,以应对拥有无限资源,包括可随时征询法律服务与公共服务单位的政府律师团所展开的激烈攻击。”

她呼吁政府采取更宽容的态度,不要修订法令条款。

对此,英兰妮一再重申,政府并不是为遏制一般人对它提出诉讼而修改法令。有关条款修改后,法庭将有空间根据案件的复杂程度,裁决讼费的数额,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采取“一刀切”的做法。

她指出,法院的裁决正是一种保障,因为法庭会以客观与公正的方式,确保所判的讼费合理。

英兰妮在反驳工人党时也指出,该党不应该假设所有向政府提出诉讼者都是“身无分文的穷人”,事实上每一起案件都不同,各方经济能力也有别。她指出,任何人向政府提出诉讼前,一般都会先咨询法律意见,并在了解相关费用后才采取行动。如果败诉,那也表明案件本来就无须呈堂审理。

她强调:“不论是不是政府展开的诉讼,在任何案件中,政府都将尽力确保公正、客观与理性。”

工人党过去也曾涉及与政府的讼案。例如,审计总长去年2月总结出由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存在对关联交易监管不力,以及内部监管和采购制度不完善等疏失后,国家发展部向高庭提出了委任独立会计师审理市镇会账目的申请。

工人党今年4月自委任独立会计师后已采取多项措施,纠正它之前在财务管理上的疏失。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