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场检讨民选总统制陈述会召开 梅达顺提确保少数种族当选总统看法

由大法官梅达顺(左五)领导的宪法委员会在昨天首场意见陈述会上,聆听包括学者在内的各界人士针对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建议,并轮流提问。图左起为和美集团主席兼总裁蔡天宝、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成员阿都拉、创业企业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总裁王玉强、高庭法官郑永光、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张赞成、星展集团主席佘林发和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李光耀创新型城市中心主席陈庆珠教授。另一委员远东机构公司总裁黄志达昨天不在场。(叶振忠摄)

2016年4月19日 星期二

大法官梅达顺指出,在一段时间没有某个少数族群代表担任总统的情况下,确保下一届总统由少数种族担任。这样调整可提供一层保障,让各族群有机会获选为总统,但也不阻碍社会朝不分种族的目标迈进。只有当选举无法产生某个种族的总统时,这层保障才会启动。

黄伟曼 报道

ngwaimun@sph.com.sg

负责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宪法委员会昨天在首场公开意见陈述会上重点探讨修改制度规则,并抛出考虑在一段时间没有某个少数族群代表担任总统的情况下,确保下一届总统由少数种族担任的看法。

领导委员会的大法官梅达顺在提出这个可能性时指出,这样的调整可提供一层保障,让各族群有机会获选为总统,但也不阻碍社会朝不分种族的目标迈进,毕竟如果社会进步至少数种族代表可在民选制度下自然产生,相关条例也会逐渐失去效用。

然而,也有学者对建议提出反对。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46岁)在陈述意见时指出,这将被视为平权做法,与我国唯才是用的原则背道而驰,也会削弱总统的道德权威。

检讨民选总统制的首场陈述会昨早在高等法院召开,如何确保少数族群有机会获选为总统成为宪法委员会的焦点。委员会在长达六小时的陈述会上给予六个提呈建议书的个人和团体时间阐述观点,而梅达顺在过程中不止一次抛出为民选总统制添加保障的想法,询问各方如果在25至30年内都没有少数族群代表担任总统,那下一届总统选举是否应指定某一族群的人参选?

梅达顺形容这样的规定会依循“自然夕阳”(natural sunset)的原则,随着社会进步而逐渐失去效应,这是“强制元素最低”的做法,因为只有当选举无法产生某个种族的总统时,这层保障才会启动。

受邀陈述意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修博士(Mathew Mathews,41岁)的意见与梅达顺一致。

马修引述政策研究所过去进行的调查表示,种族仍是影响国人判断的因素之一。例如,尽管国人普遍能接受自己的邻居来自其他族群,但2013年一项调查显示,2000名华族受访者中,有高达18%不太能接受雇主是马来人或印度人。

陈庆文:团结新加坡社会

总统不一定要是少数种族

针对宪法委员会成员、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成员阿都拉询问少数种族在制度下获得代表的重要性,马修说:“想象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一再看到总统不来自他的族群,这会让他误以为和他同样肤色的人将永远无法当总统。这不太理想。”

然而,陈庆文指出,要团结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社会,总统不一定要是少数种族人士。

他说:“尽管对于一个华族占多数的国家来说,少数种族有机会担任总统是重要的,但这不表示我们应该调整自由公开的选举制度……也许我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但我不太能接受刻意设计制度来达到某个结果。”

民选总统制度在1991年生效以来,我国一直没有马来族总统。李显龙总理今年1月宣布成立宪法委员会检讨民选总统制时,除了要求委员会检讨候选人资格标准与强化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之外,也提出检讨制度是否能确保少数族群有机会获选为总统。

陈庆文与其他受邀阐述建议的公众昨天也提出其他建议。陈庆文建议规定总统必须在选举中囊括一定数量的少数种族票,但委员会质疑这将影响投票保密度;刘彼得律师事务所实习生张思德(26岁)和新加坡欧盟中心研究员陆浩扬(31岁)建议制定副总统制,确保总统或副总统间至少有一位是少数种族人士。

法律顾问杨智育(43岁)则建议取消民选总统制,减低社会因选举被分化的可能性,改由特设委员会或总理提名合格候选人,再交选民表决。然而,宪法委员会指出,这将无限期拖长委任总统的过程。

这是我国50年来首次举行宪法委员会公开意见陈述会,昨天出席陈述会的公众每一时段约有20至30人左右,出席者也包括上届总统选举参选人陈如斯。

另外三场陈述会将于本月22日、26日和5月6日在高等法院礼堂举行。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