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团体和个人分四天轮流上场 检讨民选总统制首场公开陈述会今举行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据悉,出席今天第一场宪法委员会公开意见陈述会的,包括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国大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修博士、新加坡欧盟中心研究员陆浩扬以及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

林心惠 报道

limxh@sph.com.sg

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四场公开意见陈述会今天起在高等法院举行,19个团体和个人将轮流上场,向九人组成的宪法委员会阐述改善民选总统制的观点。这也是我国50年来首次举行宪法委员会公开意见陈述会。上一次陈述会是在1966年。

据本报了解,今天出席第一场意见陈述会的包括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46岁)、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修博士(Mathew Mathews,41岁)、新加坡欧盟中心研究员陆浩扬(31岁)以及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

李显龙总理今年初启动一系列政治改革,检讨民选总统、非选区议员与集选区制三项制度。就民选总统制,他委任大法官梅达顺领导九人宪法委员会从三方面进行检讨:制定合时宜的民选总统资格标准、考虑赋予总统顾问理事会更大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

除了梅达顺,委员会另外八名成员来自私人、公共和司法领域。他们是高庭法官郑永光、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张赞成、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成员阿都拉、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李光耀创新型城市中心主席陈庆珠教授、和美集团主席兼总裁蔡天宝、远东机构公司总裁黄志达、星展集团主席佘林发,以及创业企业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总裁王玉强。

宪法委员会在为期一个月的公共咨询中收到100多份建议书,之后邀请其中20个团体和个人在公开陈述会上进一步陈情。他们包括前内阁部长丹那巴南(S Dhanabalan,78岁)、多名法律学者、律师、学生、欧亚人协会和亚细安人权机制新加坡工作组“尊严”(MARUAH)。工人党因选择在国会上辩论民选总统制,决定不出席陈述会。

受访学者和政治观察家指出,公共咨询与公开陈述会的最大意义在于延续政府协商式治理的风格,用透明的方式考虑民意,以此加强委员会建议的正当性。

国大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说:“(公开陈述会)具象征意义,在这个关系到未来政治与治理的重要课题上,人们认为有必要参与其中,并展开透明对话。”

前官委议员楚其菲(Zulkifli Baharudin)也认为:“总统既然代表所有新加坡人,在修宪检讨民选总统制上,国人应有话语权。”

李总理宣布检讨民选总统制后,民间对于检讨意图与方向有不同解读。国大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指出:“协商只是一个层面,最重要的是建议的正当性。委员会无论建议什么都很可能引起批评,但事实是这都是征询国人意见后拟定的建议。”

在国大政治系副教授黄奕鹏看来,陈述会也扮演另一层角色,即作为让委员会测试初步想法的重要平台。他说:“委员会也对公众怎么想感兴趣,他们可透过陈述会的讨论探测出席者反应,评估哪些是人们可以接受的,哪些会引起强烈反对。”

丹那巴南受瞩目

在所有陈述者中,丹那巴南是最受瞩目的参与者之一。除了内阁职务,他也曾担任淡马锡控股、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新加坡航空公司等多家机构的董事职务。他目前也是总统顾问理事会和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成员。他在公共服务、私企和民选总统体制内的经验,使他成为陈述会最有分量的其中一把声音。

另一重量级人物是宪法专家陈有利博士(54岁)。陈有利曾撰写多部有关宪法和民选总统的书籍,对民选总统制的历史与权限有深入研究,他将于下月6日在意见陈述会上阐述主张。

工人党不出席引争议

比尔维尔星认为,工人党不出席陈述会是“错失良机”。他说:“这是工人党参与公共政策非常好的时机。作为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应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参与其中。”

不过国大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庄嘉颖则认为,不出席陈述会与工人党最大反对党的身份没有关系。他指出,工人党长期反对民选总统制,但委员会的权限范围不包括检讨是否继续保留民选总统。“工人党既然坚持原来的立场,就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他们也有其他合法方式讨论这个问题,毕竟委员会的建议最终还得让国会通过,在国会上辩论的正当性比较强。”

不太可能重演

建议几乎全被拒情况

1966年检讨修宪时,政府拒绝了宪法委员会的多项建议,只采纳其一,成立国家理事会,即现有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的前身。阔别半个世纪,本地政治气候与国人诉求已发生巨大变化,受访学者认为不太可能再次出现宪法委员会建议几乎全被拒绝的情况。

比尔维尔星说:“展开公共咨询和公开陈述会后,依然拒绝多数建议是等同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关重大,政府若这么做会引起非常激烈的反弹。”但陈恩赐认为,民选总统制牵涉的问题没有直接了当的答案,意见分歧的情况依然可能发生。

四场公开意见陈述会于今天、本月22日、26日和5月6日在高等法院礼堂举行,时间是上午9时30分至下午5时。有意到场聆听的公众必须穿着得体,也不得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拍照、录音或录像。

宪法委员会小知识

新加坡上一次成立宪法委员会检讨宪法是在独立初期,当时是为了保障少数族群利益。宪法委员会当年也广邀各界人士提出建议,并在高庭举行公开意见陈述会,且让本报带你一起回顾这段历史。

●成立背景

新加坡1965年独立前后种族情绪高涨,政府有必要向少数种族保证政府对所有种族、语言和宗教一视同仁。总统尤索夫于1965年12月宣布委任时任大法官黄宗仁领导宪法委员会,探讨在宪法中拟定法律条文,保障各族地位平等。

●1965年宪法委员会成员

委员会由11人组成,大法官黄宗仁和国会议长拉惹(A.P. Rajah)分别担任正副主席,其余九名成员为各族律师界人士。

●公共咨询过程

公众在为期一个月的公共咨询阶段向委员会提呈建议书。最终,委员会共收到约40份建议书,并在1966年3月举行10场公开意见陈述会。

●参与意见陈述会个人和团体

新加坡巫统、基督教组织、多个印族团体代表,以及当时还未从政的工人党前秘书长惹耶勒南都在陈述会上论述他们的观点。

提出的主张包括把国会分为上下两院,上院由少数种族政党与商会等代表组成;少数族群有权向法院提出上诉,推翻歧视少数族群的法律;总统委任少数族群代表,在少数族群利益课题上向总统提出意见;以及成立政府监督机构(ombudsman)办事处,介入调查歧视少数族群的投诉。

●宪法委员会建议

委员会于1966年8月向尤索夫总统提呈报告,提出三大建议:

①设立称为“国家理事会”的咨询机构,理事会成员由总统与总理磋商后委任,关注由国会提出并对少数种族有不利影响的问题。在国会没有反对党议员的情况下,理事会可以对国会提出的措施加以批评。

②设立国会行政总监办事处

③有关基本权利条文,只有在得到三分之二国会议员以及三分之二选民的支持时才可以修改;其他有关公共服务委员会、司法及法律服务委员会以及国家理事会等的条文,只有在获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支持时,才可以修改。

●修宪结果

政府最终只接受成立国家理事会的建议。宪法修正后,监督所有法案、确保法案不歧视任何种族和宗教群体的“总统理事会”于1970年成立,之后在1973年2月更名为目前的少数种族权利总统理事会。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