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长的承诺

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国会观察

黄伟曼

ngwaimun@sph.com.sg

地铁系统经常出现故障或延误事故,让许多国人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为“世界级”的交通系统感到自豪。现在我们在谈到地铁时,即使对于公共交通系统有一天能达到世界级水平仍怀有憧憬,“世界级”这个词汇却似乎已逐渐从国人的集体认知中消失。如果仔细听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昨天在国会的讲话,就不难发现他其实也认识到这个现实。

国会拨款委员会昨天辩论三个政府部门的开支预算,但聚光灯还是落在了交通部长身上。许文远在国会开会后是首位发表讲话的部长,在座聆听的其他部长与议员相当多,包括李显龙总理在内,出席率达到近一半。

许文远也许不是刻意避开“世界级”这个用词,但他昨天以一贯平稳的语气针对提升地铁可靠度提出愿景,即“打造一个让国人引以为豪的地铁系统”,在我看来这个表述比类似“迈向世界级”的口号还要鲜明,也更为重要。

许文远也进一步承诺,恢复国人对地铁服务的信心和自豪感,必须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做到。

在迈向智慧国的总蓝图中,减少拥车和用车是少不了的环节,这个目标与加强地铁网络的连接与覆盖率,以及提升系统的可靠性,也有着密切关系。然而,许文远昨天在勾勒我国整体交通规划时所陈述的现实,在我看来坦白地让人有些担心:我国交通系统现阶段达到的水平与理想目标以及同其他业者的水平,都还差好一段距离。

许文远在讲话中至少三次提到,要达到理想目标,还需要有“大幅跃进”(quantum leap)。他进一步说明,要真正完善公共交通与脚踏车网络等的完整连结,我国的水平还未跟上欧洲两大“单车首都”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

另外,我国去年列车平均每行驶13万3000公里就有一起延误超过五分钟的小型事故,与前年每行驶9万3000公里就有一起事故相比,情况虽有所改善,但如果要与香港地铁列车平均每行驶30万公里才有一起事故的表现比较,却还相差甚远。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空间,再多一点点温柔,不要让我如此难受……”许文远昨天呼吁国人,给予那些为改善地铁服务而在幕后努力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更多“温柔呵护”,不要打击他们的士气时,我的脑海中浮现了歌手周华健《让我欢喜让我忧》的旋律。许文远在讲话中也一度激动地握紧拳头,表示现在只要有地铁线达到在100日内不发生任何事故的“小里程碑”,工作团队就会受到一点激励,这一方面透露了些许无奈,一方面也让听者动容。

不过,换个角度看,许文远的呼吁除了是对工程师与技术人员的精神喊话,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是在给地铁乘客打预防针,希望大家继续包容。毕竟他指出,接下来要进一步提高地铁可靠度,地铁公司必须进一步采取预防性维修措施,乘客可能必须接受某些天地铁服务会延迟约一小时开始,或提早结束;在进行提升信号系统这项艰巨的任务时,乘客也可能还要面对更多延误。

然而,犹如昨天在国会中也广泛讨论的跨境烟霾课题一样,尽管知道有关当局的无奈,也了解各方都在尽力,如果最后影响到的是生活,人们沮丧或气愤的情绪都将无法压抑。许文远打的预防针是否有效,还难以保证。

从宏观层面看,城市空间与交通是否妥善规划,很多时候都对社会凝聚力有些影响。例如,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询问,拥车一向被国人视为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而政府在提倡“少车”文化时,如果到最后只有富有者有能力拥车,会不会带来社会不平等的效应,其实就涉及这层面的思考。

同样的,地铁首次通车在我国的建国历程中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不完善和不稳定的地铁服务对于习惯“世界级”的新加坡人来说,也将是难以接受的缺点。帮大家找回对我国公共交通服务的那份过国民自豪,当局需要有迫切感,人们也许也需要些体谅。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