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强”企业将获支援 “三弱”企业申请就业准证将更严

2016年4月09日 星期六

国会

【拨款委员会辩论】

人力部

除了现有申请条件,林瑞生透露,当局日后会考虑另三项与申请者就职企业有关的指标,包括企业雇用的新加坡员工比重、是否有计划栽培新加坡员工及该企业和领域对新加坡社会和经济的重要性。

有心栽培和聘请新加坡籍员工并且对新加坡经济有显著贡献的“三强”企业将获政府更多支援。反之,“三弱”企业在为外籍员工申请就业准证时,可能面对更严格审核。

人力部长林瑞生昨天在国会谈及如何加强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工作队伍时,提出要区分有心栽培新加坡籍员工和一心依赖外籍员工的企业。

目前在审批就业准证申请时,当局主要关注申请者的资历、经验和薪酬,但林瑞生透露,当局日后也会考虑另外三项与申请者就职企业有关的指标。

这三项指标包括:企业雇用的新加坡员工比重、是否有计划栽培新加坡员工,以及该企业和领域对新加坡社会和经济的重要性。林瑞生将三项指标中表现优异的企业形容为“三强”公司,不达标的则称“三弱”。

“三弱”公司将由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负责监督。后者将帮助这些企业改善人力资源管理。据悉,目前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已对约100家公司发出警告。

昨天在国会上,部分议员就2014年推出的“公平考量框架”(Fair Consideration Framework)及职业库(Jobs Bank)的成效提问。

其中郑德源(西海岸集选区)提到,一些跨国企业和中小企业虽在职业库打广告,并声称遵循“公平考量框架”,但实际上只是装个门面。因此,他建议当局在审核无心栽培新加坡籍员工企业的就业准证申请时更严格,并确保企业认真使用职业库招聘新加坡籍员工。

谢健平(马林百列集选区)则建议,除了金钱奖励,给予那些有心栽培新加坡籍员工的企业一些福利,例如招聘外籍员工时享有一些灵活性。

目前,对于所谓的“三强”企业,人力部已决定与他们合作,帮助他们培养本地人才。人力部将推出“人力资本伙伴关系”(Human Captial Partnership)计划,将有前途的本地人才培养成区域人才,甚至是全球人才。

林瑞生强调,对无心栽培新加坡籍员工的企业更严厉“不是因为我们反外劳”,而是因为“这些企业的行为加深了新加坡劳动队伍中本地人和外国人之间的分歧。”

目前我国劳动队伍中,新加坡人占三分之二,外籍员工占三分之一。林瑞生指出,若本地员工和外籍员工能合作不竞争,一心为新加坡劳动队伍奋斗,那新加坡将能更具竞争力,赢得良好投资与工作。

他也指出,如果放任本地和外籍员工的竞争不管,负面情绪将会滋长,进而削弱新加坡劳动队伍的团结与和谐,甚至是新加坡的整体竞争力。

更多企业申请

工作与生活平衡津贴

更多企业申请工作与生活平衡津贴,相关申请从2014年的287个增至去年的549个。

人力部政务部长张思乐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该部门开支预算时,提供上述数据。他说,开发津贴(Developmental Grant)的申请率尤其高,这是企业用以抵消实行灵活工作安排成本的津贴。

工运议员朱倍庆(淡滨尼集选区)参加辩论时,建议人力部考虑立法让雇员有权利要求灵活工作安排,并指出诸如英国等地的雇主会因为没有合理处理相关要求而被控上法庭。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也提出类似建议。

对此,张思乐说,我国必须认真研究立法的利与弊,因为其成功与否取决于社会、雇主和雇员对灵活工作安排的观念。他指出:“基本上,灵活工作安排要可持续,雇主和雇员必须了解和愿意致力于打造灵活的职场文化。”

张思乐也说,当局将推出网站,集中为雇主和雇员提供采纳灵活工作安排的资料,包括有关的工作坊、培训人员和顾问的名单。针对没那么积极实行灵活工作安排的领域,人力部也将更针对地提高它们这方面的意识。

雇佣纠纷索偿庭延至明年设立

人力部将在明年初设立雇佣纠纷索偿庭,该部门今年较迟时将提出相关新法案。

雇佣纠纷索偿庭(Employment Claims Tribunal)原定今年第一季成立,后因国会有许多法案需通过,宣布延至今年下半年才投入运作。昨天,人力部则表示要到明年初才会成立。

议员郑德源(西海岸集选区)昨天在国会再次建议,拟议中的雇佣纠纷索偿庭不应只处理薪金、合约和裁员津贴三方面的纠纷,并提议取消受益者薪金上限。他也认为,必须相应调整劳资关系法令下的劳资政调解框架条款。

郑德源是政府国会人力委员会主席,也是负责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Professionals,Managers and Executives, 简称PME)事务的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

他说,面对职场纠纷的PME有增加趋势,从2014年4月1日至今年2月间,共有1420名PME前往职总U-PME中心求助,当中约500人面对职场相关问题。

他也询问人力部将如何确保雇佣纠纷索偿庭发扬劳资政协作精神,不削弱工会在代表会员、处理会员不满和提供咨询方面的角色。

人力部长林瑞生回应时说,人力部也十分注重劳资政协作在解决纠纷时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将为工会参与的部分案例提供更高额的索偿。他也说,人力部将提出设立雇佣纠纷索偿庭的新法案,以便推出与修正劳资关系法令相关的改变。

随着人力市场变化,过去的生意经营模式在未来经济已不管用。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跑,我会陪你跑。你冲,我会陪你一起冲……只要更多中小型企业一起跑,这股冲力会更强,动力也会更大。我们可以互相推动,一齐冲向新天地。

——人力部长林瑞生敦促本地中小企业积极转型,

并承诺政府将从旁提供援助。

一些曾在跨国公司工作的PMET到中小企业求职,老板却因他们有三高——“高学历、高职位、高薪水”而犹豫不决。PMET也觉得中小企业的环境和待遇不好,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困境。这是个令人惋惜的现象……请允许我借用中国名著《三国演义》的故事来做比喻,想当年,刘备也是中小企业,三顾茅庐请到诸葛亮,从此事业快速发展,最后还可以和大公司的曹操抗衡。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官委议员蔡其生呼吁中小企业

和PMET改变思维,为中小企业转型出一分力。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