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陞:网络罪案须跨国执法密切合作 打击网络罪案须靠三方法

2016年4月07日 星期四

国会

【财政预算案辩论】

内政部

内政部将三管齐下打击剧增的网络罪行,包括修改滥用电脑和网络安全法,迎战跨国犯罪和层出不穷的干案手法。

内政部将三管齐下打击剧增的网络犯罪活动,包括修改滥用电脑和网络安全法令,让它更合时宜。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昨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说,网络犯罪案日益猖獗,国外的不法之徒利用网络在本地干案,手法层出不穷。他说:“近年来,虽然传统犯罪活动持续下降,网络罪案却急速上升。”

新加坡警察部队早前发布的数据显示,网上情色骗局去年大幅增加17倍,从前年的66起飙升至去年的1203起。

去年的网上爱情骗局案例也增加超过九成,从前年的198起,增加至383起,单起最大涉案金额为52万8000元。类似骗局的受害者超过八成是女性,受骗金额也普遍偏高。

去年,情色诈骗案、网络爱情骗局和电子商务欺诈案涉及的总金额达到1600多万元。

李智陞指出,这类罪犯可匿名在网络上干案,并在干案后迅速关闭网上户头,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尽管各国的执法单位密切合作,仍无法杜绝这类跨国犯罪案。

为应对新的犯罪形态,内政部将修改现有的滥用电脑和网络安全法令(Computer Misuse and Cybersecurity Act),让它更合时宜。

该局也会继续透过2015年设立的网络罪案指挥中心(Cybercrime Command),以及加强与社区的合作,打击跨国网络犯罪活动。

李智陞透露,警察部队接下来也将与网络购物平台业者合作,杜绝网上的非法交易。

典型“小燕子”情色骗局

他也在辩论时描述典型的网络情色骗局干案手法。

受害者一般会在社交应用软件如微信,收到自称是“小燕子”的陌生女子发来的短信。干案者声称自己在新加坡念书或工作,他先与受害者谈天,但很快就会表明自己急需用钱。

干案者会建议与受害者见面提供性服务,两小时价格约150元,若过夜收费则更高。受害者一开始可能会拒绝,但干案者会再三发短信求助,直到受害者答应见面。

干案者会要求受害者在见面前先购买100元或150元的iTunes卡,通过微信把兑换密码传给他。受害者抵达见面地点时,“小燕子”不会出现,他们这时才发现自己已上当,但为时已晚。

李智陞强调:“公众不只自己要谨慎,也要多留意身边的子女或年老父母和长辈, 因为他们可能对网络威胁比较没有意识。”

误以为大麻不易上瘾和无害 嗜毒者日趋年轻化

本地嗜毒者这几年出现年轻化趋势,内政部将继续加强宣导工作,鼓励家长为孩子灌输信息提高防毒意识,以控制本地滥用毒品的情况。

去年七成新嗜毒者不足30岁

内政部政务次长安宁·阿敏昨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指出,本地年轻人越来越轻视毒品对健康造成的严重伤害,过去五年,超过60%的新嗜毒者年龄不超过30岁。去年,这个数据依然居高不下,每十名落网的新嗜毒者中,就有近七人的年龄在30岁以下。

冰毒仍是初犯者最普遍滥用的毒品,不过,滥用大麻的情况在近几年来也不断增加,去年取代海洛英成为第二大普遍滥用的毒品。过去五年,滥用大麻的个案增加近一倍,从2011年的约80起,增加至去年的150多起。这些数据显示越来越青少年对毒品的态度更宽容,尤其因为受误导,以为大麻无害而尝鲜。

安宁·阿敏指出,以为大麻比较不会上瘾且对人体无害是非常错误的观念。心理卫生学院一组研究员参考超过500份国际医学期刊后得出的结果显示,每天滥用大麻者,有超过50%会依赖成瘾,长期吸食大麻也可导致精神分裂和抑郁等精神问题,而年轻嗜毒者的认知能力发展和智商都可能受到永久性伤害。

安宁·阿敏强调,尽管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国家放宽对大麻的管制,国际压力不断增加,新加坡仍坚持对滥用毒品采取零容忍的一贯立场,并将继续加强力度打击毒品犯罪活动。

发手册帮家长教子女防毒

为确保本地滥用毒品的情况继续受到有效控制,内政部会进一步加强防止毒品教育。

除了透过学校宣导防毒信息,该局也将为中学及大专学府学生的家长提供教育手册,鼓励他们在家中向子女灌输防毒知识。新手册预计于今年底推出。

该局也会与教育部及保健促进局等机构合作,在社交网站上定期发表有关防毒的贴文。

安宁·阿敏也指出,政府去年已推出“防毒辅导及援助”计划,协助21岁以下,曾服食毒品但验尿测试呈现阴性反应的青年。

年轻嗜毒者可透过小组辅导学习如何控制毒瘾,他们的父母也可在计划下参与工作坊,学习如何为嗜毒子女提供援助。

内政团队更重用服役及战备人员

国民服役人员和战备人员未来将在内政团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不仅可参与前线职务,还有更多机会负起领导和专才的职务。

内政部已经完成相关检讨工作,改进国民服役人员和战备人员职务范畴。

警察部队和民防部队在未来几年,将调配更多国民服役人员和战备人员到前线执行任务。

其中,警队将设立新的保卫指挥处(Protective Security Command,简称ProCom)。该单位设有国民服役人员和战备人员两个单位。一旦发生全国紧急事故,保卫指挥处人员将负起保护主要建筑设施的任务。至于平日,他们会负责监管警队的保卫工作。

六成退休警员重新受雇

民防部队则在海事消防指挥部设立新的战备职务,这些战备人员回营受训时将参与日常行动。更多国民服役人员也有机会到紧急医药服务的单位服务。

警队也不忘继续善用退休警员和前警员的丰富经验。

内政部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回应郑德源(西海岸集选区)和朱倍庆(淡滨尼集选区)的提问时指出,过去五年有约六成的退休制服人员获重新受雇,当中多数继续担任制服人员。

内政部也定期检讨制服人员的退休年龄,退休年龄已在2013年从50岁提高至55岁。

安宁·阿敏说,即使过了55岁,有关人员的表现、品行和体能如果符合要求,或有机会继续工作到60岁。

警队积极向离开警队的警员招手,希望吸引他们重新归队。

另一方面,尚穆根指出,本地聘有约7000名辅警,超过一半是新加坡人。当局派遣辅警到前线进行任务时会谨慎考量,例如陆路关卡的辅警就严格规定只能调派新加坡公民。

监狱署着重改造 释囚再犯率降至27%

本地释囚再犯率由2000年的40%下降到平稳的27%,比英国苏格兰(40%)、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48%)、西澳大利亚(31%)和新西兰(36%)的再犯率来得低。

内政部长尚穆根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该部门开支预算时,透露上述有关我国和其他地方的释囚再犯率的比较。

他说,通过监狱的改造等干预措施,本地释囚再犯率得以从40%下降至27%,但再犯率还是可能回升,视释囚多么冥顽不灵。

尚穆根说,内政部会尽量防止人们犯罪和释囚再犯。现在有数据能够推测青少年犯罪的可能性,“辍学生通常是一个指标,但还有其他的指标”。

新加坡监狱署着重于囚犯的改造,包括在监狱里让囚犯养成自律和自制力,然后根据他们能否符合条件如危险评估等获选参与就业计划,以便他们出狱后能维持生计,重新融入社会。“获释后的日子是他们最脆弱的时期,却也是最重要的时期,所以我们对(囚犯)获释后的情况较为注重。”

内政部政务次长安宁·阿敏补充说,释囚的就业机会是他们重新融入社会的要素之一。新加坡复员技训企业管理局(SCORE)去年培训了超过5000名囚犯,并帮助超过2000名囚犯出狱前就找到工作。

SCORE在探讨与雇主和伙伴新的合作机会,例如与新加坡餐饮业协会携手建立了培训和聘请模式,安排释囚在餐饮业就业。截至今年2月,餐饮业协会属下近100家公司为超过130名释囚提供工作。

1411无国籍者居留本地

截至今年1月31日,本地共有1411名无国籍人士,当中85%为永久居民,可享有医疗、教育、住屋等福利。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昨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指出,这些无国籍人士大多来自其他国家。

他们可能原本持有其他国籍,但由于长期在本地或其他国家居住,原有的国籍遭撤销。

当中有一小部分的人称自己在新加坡独立前于本地出生,但无法证明这点。

也有一部分的无国籍人士在本地出生,但出生时父母不是新加坡人,因此无法成为本地公民。这些人原本可获得父母家乡的国籍,但他们的父母没有为他们提出申请。

这些无国籍人士一般可向移民与关卡局申请特别准证(Special Pass)在本地工作或读书。他们在本地长期居住后,若符合资格,可申请当永久居民或新加坡公民。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