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穆仁理举例证明自己深耕基层

人民行动党武吉巴督补选准候选人穆仁理关注如何改进居民的生活,帮助迫切需要援助的居民。对他来说,能否进入国会是选民的决定。(李天錡摄)

2016年4月06日 星期三

穆仁理曾长期在武吉巴督为民服务,他用亲身经历和例子回应,展现出个人深耕基层的笃定和自信。他表明个人聚焦的是如何改进居民的生活,帮助迫切需要援助的居民。

何惜薇 报道

hosb@sph.com.sg

专访原定在咖啡店里进行,但因记者担心环境吵杂而转移到行动党武吉巴督支部。专访开始前,两位基层党员摆出了多年前由武吉巴督基层印刷,并有代表人民行动党出征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准候选人穆仁理简介的书籍做背景。穆仁理曾长期在武吉巴督为民服务,对选区并不陌生,这个信息显然有必要毫不含糊地传达出去。

短短30分钟的专访,无论记者怎么提问,穆仁理(48岁,律师)都气定神闲,用亲身经历和例子回应,展现出个人深耕基层的笃定和自信。

补选的结果不会影响执政全局,向来对执政党不利,问穆仁理如何应对,他表明个人聚焦的是如何改进居民的生活,帮助迫切需要援助的居民。

例子一:武吉巴督居民陈先生3月31日被裁退,他得知消息后马上在基层党员的协助下安排陈先生面试新工作。陈先生前天应征当叉车驾驶员,并成功受聘。

“这一来,他就能继续如常生活,能够照顾家庭还有他自己了。”穆仁理说话时难掩帮助到人的喜悦。

有意参选的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自认更能向行动党政府问责,也更能带来改变,对此穆仁理淡定地说:“视居民所面对的问题,我们能透过不同的途径解决问题,公开地提出问题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方法。我多年的基层经验显示,具针对性的方式,去仔细聆听问题、了解问题特性,与利益相关者合作和协商,这么做更有效。”

例子二:2013年,后港一带的联合庙对政府只发放租期10年的土地,而不是一般30年的租期感到不满。他当时在阿裕尼集选区基层服务,了解到居民担心庙宇活动导致交通拥挤和环境吵杂,一方面建议庙宇承诺不会造成拥挤问题,另一方面要求庙宇通过定期捐赠物资和颁发助学金等,促进与社区的关系。之后,他再代表庙宇与有关当局洽谈,获得当局正面的回应。

穆仁理说:“这应证了解决问题不只有一个方法,我相信我能凭着经验,竭力协助有需要的居民。”

行动党第二助理秘书长、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上月21日在宣布穆仁理将代表行动党披甲上阵时曾透露,在武吉巴督必须举行补选的背景下,各族基层领袖纷纷向他举荐穆仁理参加补选,华族居民对他印象深刻,凸显穆仁理与武吉巴督民众结下的深厚情感联系。

穆仁理拥有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荣誉和硕士学位、国大商学院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是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 Tann)商业诉讼部门的主任,是100多名律师的主管。

尽管身为社会精英,他也有丰富的基层服务经验,曾在武吉巴督基层服务16年,担任过该区印度族活动执行委员会和族群与宗教互信圈主席,并曾于2007年至2011年出任行动党武吉巴督支部秘书。然而,最近却有武吉巴督居民上网留言提出质疑,要知道他在10多年间究竟做了什么贡献。

对此,穆仁理不以为意,坦言诸如法律诊所等援助贫困家庭的计划,未能接触所有武吉巴督区居民。

例子三: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过后,一些裕廊集选区居民受迷你债券所累,他集合了大约20个受影响的居民,讨论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以及如何提出申诉等。

穆仁理说:“……法律诊所外,我们也定时为社区关怀(ComCare)计划和公共援助金受益者办活动,让他们有交流的机会,也说明我们在背后支持着他们。”

武吉巴督区因原议员王金发涉婚外情辞职而促使补选必须举行,原国会议长柏默2012年也基于同样原因退出政坛,建立居民对他的信任成了穆仁理的当务之急。他说:“我们任何时候都必须努力维持人民的信任,这不是上帝赋予行动党的权利。我希望有机会为居民服务,维系民众的信赖。”

父亲曾因冷藏行动被拘

但同意儿子从政当清官

穆仁理的父亲比莱(P. K. Pillai)是1963年“冷藏行动”中的一名被拘留者,也是社会主义阵线领袖林清祥的亲密战友,曾被囚禁长达两年半。穆仁理当年加入人民行动党前,决定先征求父亲的同意。

父亲为了确定他是基于正确理由加入行动党,问了他几个问题。最后问他的是:“当你引退时,你要确保除了身上的衣服,不带走其他东西,你做好这样的准备吗?”

秉持宁可两袖清风、不图一己私利的信念,穆仁理最后得到父亲的祝福。

1963年2月2日,新马和英国殖民地政府援引内安法,在代号“冷藏行动”(Operation Coldstore)的逮捕行动中,拘留了百余名被指参与颠覆活动的左翼人物及工运领袖,包括社会主义阵线和人民党领导人、工会会员及大学学生会会员等。

比莱从不主动谈起本身的政治背景,一直到穆仁理长大后才看到父亲遭拘留的文件,也才知道父亲当年曾担任行动党三巴旺支部主席,但不愿意就支部遭左派人士入侵而将它关闭,并因为反对新马合并而在“冷藏行动”中遭拘留。

穆仁理父亲:

唯李光耀和团队能带来繁荣

比莱在2007年去世。他从不表达对执政党的不满,反而是在晚年坦言,如果当年是社阵主政,新加坡不会这么繁荣。“这是他的说法:‘如果当年由社阵主政,我们只会推行劫富济贫的罗宾汉经济。’父亲清楚知道,只有行动党让人民发挥了创意和创新精神,他也清楚知道唯有李光耀和他的团体能为新加坡带来繁荣,社阵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父亲“从不买新衬衫只修补旧的,为了省钱不论去哪里都骑着脚踏车,不把五六公里的路程当一回事”,这些都在穆仁理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父亲勤俭、踏实的美德更是他不敢遗忘的榜样。

穆仁理说:“对我而言,父亲终身以家庭为中心,他为了家庭完全放弃了他所热衷的政治事业。”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